新疆人口遽減北京被控強迫婦女結紮裝節育器

中國新疆再教育集中營(資料圖片)
中國新疆再教育集中營(資料圖片) © ART截圖

中國新疆出生率大量降低、人口減少,北京被指控強迫少數民族婦女結紮或安裝節育器,甚至連停經婦女也不放過,這是法國媒體的報道。

廣告

塞迪克(Qelbinur Sedik)女士,她的年齡已不足以生孩子,但中國當局仍然強制執行,替她安裝節育器。 塞迪克向法國媒體指出,她是中國當局特別故意針對新疆穆斯林人口進行整治運動下的受害者。 塞迪克現在在荷蘭申請庇護,她說,自己在2019年懇求街區委員會免於安裝避孕環IUD:兩年前強行安裝的一個避孕環引起了劇烈疼痛及出血。 

這篇截自觀察家雜誌的報道指出,這名烏茲別克族裔的中國人向記者說,她被迫安裝避孕環,而當時她年齡已過50歲,然後接連幾天流血不止。塞迪克在接受法新社訪談時質疑為何強迫一個年過50歲進入更年期,沒有理由會懷孕的女人安裝避孕環呢? 

這些烏茲別克族裔在新疆的穆斯林人當中屬於少數族群,那裡主要是維吾爾人(有1200萬維吾爾人)。這些穆斯林人佔了新疆人口的一半,超過漢族人口數。 

根據澳大利亞阿斯皮地緣政治研究所(Aspi)取官方數據進行一項分析結果指出,在新疆,2917至2019之間,出生率幾乎折掉一半。這項數據來源顯示,在過去三年當中,這是中國所有地區人口下降最厲害的地區。 

相反趨勢: 

然而,在幾十年當中,新疆曾經是全中國出生率最高地區的其中之一,特別是維吾爾族人口快速的增長。 雖然每個少數民族農村家庭的孩子數量限製為3個,但政府對“非法”生育數的量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自2107開始,北京開始對這個被視為動亂的阿富汗/巴基斯坦邊界戰略地區的族群試圖介入掌控。據研究人員和人權組織稱,雖然2016年,全國範圍內廢除了獨生子女政策,但在新疆卻盲目地實行計畫生育,他們談到絕育配額、強迫戴避孕,以及對生育過多子女的夫婦執行監禁處罰。 

種族滅絕的指控: 

據他們說,採取這些措施與有一百多萬人口的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被關押在政治教育中心是同時進行的。 北京對此數字提出異議,並保證說,這是旨在打擊激進分子的職業培訓中心,該地區經常發生伊斯蘭或分離主義者的恐怖襲擊,是恐襲的受害者。 

塞迪克女士2017年在新疆的其中一個婦女集中的場所工作。她告訴法國媒體,每天有10至20名囚犯被帶到診所接受安裝避孕環,或者宮內節育器或接受消毒。 然而在全國範圍內,共產主義政權卻正試圖鼓勵生育,因為此際中國年輕人口比例正在下降。 5月公布的2020年中國人口普查結果顯示,全國出生率急劇下降。 

也就是這種差別待遇的做法,讓某些人指控北京對新疆少數民族進行種族滅絕,這種做法也包括在聯合國的阻止人口出生措施的種族殲滅定義範圍內。 

這項種族殲滅的指控已被多個國家(如:加拿大、荷蘭、英國)的議會通過,並由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hony Blinken)重新提出。 

被刪除的統計數據: 

根據國研究員亞德里安·曾茲(Adrian Zenz)去年在該地區的工作表示,在某些維吾爾族人口眾多的新疆地區,尤其是新疆南部地區,人口增長率已降至零,甚至成為負成長;曾茲因為對於該地區的工作被北京政府視為眼中釘。 

根據官方數據,他說,新疆的絕育手術數量從2014年的3,000多件躍升至2018年的60,000多件。僅這一年,新疆地區的安裝節育器就佔了全中國安裝總量的80%。   

根據中國地方當局關於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年度報告,2017年至2018年期間,喀什和和田地區的自然人口增長率分別下降了70%和75%。 

在其他地方,克孜勒蘇州(Kizilsu)的人口在2018年至2019年之間下降了44%。2019年的衛生服務預算提到為103,300多名已婚婦女提供“長期”避孕措施。 

根據澳大利阿斯皮 Aspi 地緣政治研究所指出,這項政策主要針對少數民族,“將新疆南部的出生率降低到成為世界上最低水平的地區之一”。 2020年《新疆統計年鑒》,首次沒有包括人口的主要數據,這也代表了該主題的敏感性。 X 

根據替華盛頓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館工作的德國學者曾茲指出,阻止人口增加也正符合了中共對於新疆的整體大目標。這項政策主要是為了控制少數民族。 

生育的機器: 

報道指出,中國主席習近平的政權已經承認,自2017以來,新疆的出生率下降。  去年一月,地方政府發言人將其歸咎於當地的經濟發展以及隨之而來的社會變革,並指出要知道延長學業導致了婚姻的延後。 與政府有聯繫的智囊團說,現在那些少數民族婦女“同意接受輸卵管結紮術或安裝宮內節育器”。 

根據這個新疆發展研究中心的說法,新疆出生率減少,這是因為後者“不再被宗教極端分子強迫成為生殖機器”。 當地政府沒有回應法新社通過傳真發送給它的問題。 

但是一些獨立研究機構人員將新疆出生人口的下降歸咎於對穆斯林少數民族受到中國當局的政治壓迫。 美國科羅拉多大學的人類學家達倫·拜勒(Darren Byler)觀察到,由於集中到再教育中心實習生活而造成的家庭分離,破壞了許多維吾爾人的婚姻生活。 

達倫·拜勒說:“由於年輕人與家人分離,維吾爾人的社會再生產嚴重受到破壞,因為傳統上,是他們的家庭為他們找撮合到理想的伴侶。  

為了確定是否存在種族滅絕,聯合國關於這一主題的公約保留了《意圖》這個字眼的重大概念。 

根據這位人類學者拜勒指出,而這種《意圖》越來越清楚的顯出來。他譴責中國當局說:“新疆的出生率無可比擬的自由落體下降,證實了新疆的維吾爾族和其他種族群體是正在遭到《種族滅絕》的瞄準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