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疆

《被流放的命運》作者:讓外界聽到新疆被關押者的聲音

哈薩克族中國公民薩伊拉古-索伊特拜(Sayragul Sauytbay)與德國記者亞歷山德拉-卡維利烏斯(Alexandra Cavelius)合著的《被流放的命運》(Condamnée à l'exil)法語版發行2021年5月25日。
哈薩克族中國公民薩伊拉古-索伊特拜(Sayragul Sauytbay)與德國記者亞歷山德拉-卡維利烏斯(Alexandra Cavelius)合著的《被流放的命運》(Condamnée à l'exil)法語版發行2021年5月25日。 © 網絡圖片

法新社5月25日發布對哈薩克族中國公民薩伊拉古-索伊特拜(Sayragul Sauytbay)的採訪,這名女教師與德國記者合著的《被流放的命運》法文版正在發行。訪談涉及她家鄉的漢化,環境的破壞,新疆大規模拘留當地居民,及她本人在集中營的可怕經歷...

廣告

索伊特拜女士在訪問巴黎期間向法新社解釋說,她與德國記者亞歷山德拉-卡維利烏斯(Alexandra Cavelius)共同撰寫的《被流放的命運》(Condamnée à l'exil)一書的法語版正在發行。

法新社說,重溫她所說的暴行,對她來說是痛苦的,但薩伊拉古-索伊特拜把見證維吾爾人、哈薩克人和其他少數民族成員在中國"被關押在營地中"的困境當作自己的責任。她表示,希望讓外界聽到這些被關押者的聲音。

薩伊拉古-索伊特拜(法語有時寫作Saïragoul Saouïtbaï)過去兩年來一直是瑞典的難民,2018年,她在民眾和非政府組織的幫助下,在哈薩克斯坦展開一場備受關注的司法大戰,這是為了避免被引渡到中國。她最終從哈薩克斯坦出逃。她是最早披露新疆存在集中營的人之一。法新社說,未能核實她的譴責,這些譴責在中國被描述為謊言,中國官員和媒體聲稱,薩伊拉古-索伊特貝女士實際上是在被認定犯有欺詐罪後離開中國的。

這位44歲,兩個孩子的母親,出生在一個蒙古包里,她講述了對"所有少數民族"的歧視、她家鄉的漢化、牧場被鋪上水泥和環境的退化,以及隨後多年的鎮壓,甚至大規模拘留當地居民(其中大多數是穆斯林)的可怕經歷,這些事情受到專家和非政府組織的譴責,但被北京否認。

中國當局聲稱,在新疆主要少數民族維吾爾人發動襲擊後,當局建立了一些教育少數民族的"職業培訓"中心,從而防止少數民族轉向激進,發動襲擊。

索伊特拜說,她曾被關押在這樣一個營地,那是在2017年11月的一個夜裡,她被帶到一個未知的地方,頭上套着一個袋子,據她估計,至少有2500人被關押在那裡。

"負罪和無力"

由於會說漢語、哈薩克語和維吾爾語,她後來被安排在集中營繼續她的教師工作,也就是讓被拘押者學習共產黨大會的決定和"中國人"(漢族)的風俗習慣(婚禮、葬禮......)。而且這些在押者還被迫高呼口號,讚頌中國共產黨和習近平主席的榮耀。

直到今天,薩伊拉古-索特拜仍感到自己"內疚和無力";她激憤地回憶自己不得不忍受的暴力,甚至 "在黑屋子裡受折磨"。她描述了"牆上的鎖鏈",電椅或"散落着尖朝上的釘子的座位",電擊裝置、警棍、鉗子......。從這些"黑暗房間"里傳出尖叫聲,“那種縈繞我們餘生的聲音”。

最大的"創痛"的是什麼?她回答說:"是不得不目睹一名20或21歲的婦女在一群囚犯面前被輪姦的情景。她寫道:目睹現場的囚犯們受到窺探,那些把目光移開人,都被警察帶走了,沒有一個人回來過。

後來,在2018年3月,她因至今無法知道原因,突然被帶回家,被命令對自己所見到的東西保持沉默。

她仍被允許教書,但必須辭去以前的校長職務。她很快感到了壓力,因為她沒有跟流亡的丈夫離婚。她丈夫和孩子確實早在2016年就設法到了哈薩克斯坦。她作為一名公務員,護照已被沒收,她被迫留下來。她感覺絞索正在對自己收緊。然後,輪到她逃亡。她幾乎奇蹟般地成功穿越到哈薩克斯坦。但在那裡,仍感到了威脅。他們一家後來去了瑞典。

從那時起,這位40多歲,曾"過着正常生活","不違反任何規則”的普通大眾一員,變成了一名活動家。她呼籲說:"我希望法國、瑞典和所有國家都承認種族滅絕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