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習通話

拜習通話 習近平感覺良好?

美國總統拜登2021 年 9 月 10 日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電話通話。圖為當日拜登正在離開白宮,前往紐約。
美國總統拜登2021 年 9 月 10 日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電話通話。圖為當日拜登正在離開白宮,前往紐約。 AP - Manuel Balce Ceneta

拜習通話,這是美國總統拜登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七個月以來首次。從中國外交部長王毅的反應“這次通話還是有它特殊的意義”來看,中方似乎比較滿意。儘管通話無多少實質性內容,至少通話本身在中方看來就有“特殊意義”。在中方眼中畢竟美方地位重大。而拜登主動打來電話,也讓中方有一種面子上的榮耀。其中究竟有多少中方所要的“實質內容”,中方自己明白。

廣告

拜登為何要與習近平通話

中美關係近來越來越緊張,自從阿拉斯加中美對話失敗,原本期待從拜登新政府那裡“贏得時間”來爭取空間的北京沒想到拜登政權伊始,就開始與民主陣營結盟,一道應對專制中國,楊潔篪王毅到了阿拉斯加感到拜登政府沒有迴轉的可能,就豁出去了,“中國不吃那一套”。

拜登接下來的歐洲之行,與歐盟,與北約,與日本,澳大利亞,與北約組織,有形無形結下一種不同程度的對抗專制的聯盟。就連以前在對華關係上表述謹慎的日本政府,也公開對南海問題、東海問題,台灣問題,香港及新疆維吾爾人權表態。北京愈顯孤立,北京的憤怒也越來越表面化,戰狼風格發揮到極致,幾乎到了不顧任何外交禮儀的地步,美國國務院二號人物舍曼7月到訪天津,中方官員的非理性程度令美國吃驚。

美國一名不具名資深官員對金融時報就這次天津訪問表示,“我們聽到的都是為宣傳目的設計的談話要點,加上習主席的多方面集權,因此要推動雙邊關係前進可能需要領導階層的往來。”也就是說,較低層官員接觸的成果美國無法滿意,中方扮演不負責任角色,所作所為都是對內宣傳。

金融時報報道說,這次通話是拜登要求通話,因為美國官員認為“中國官員不打算進行嚴肅實質的對話”,他們只生硬讀稿,只為了大內宣。

白宮一名官員對法新社表示,“美中外交僵局已到了難以支撐,潛在危險很大的地步。”“我們支持激烈的競爭,但我們不希望這一競爭蛻變為衝突。”

因此,拜登打電話的目的是建立預防機制,強化管控。使得“負責任地處理”雙邊關係,“競爭而不尋求衝突”,“使得美中之間達致真正穩定的處境。”其實,這與拜登上台以來表達的對華戰略並無二致。

習近平的“世紀之問”

習近平與拜登通話九十分鐘,涉及“廣泛而具戰略性”的問題,缺乏具體內容,也沒有確定未來何時舉行中美峰會。但從中方的反應看,對長達7個月來的拜登首次打來的電話有點過分解讀。

央視報道中強調習近平對中美如何解答“世紀之問”“給出了答案”: “中美分別是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和最大的發達國家,中美能否處理好彼此關係,攸關世界前途命運,是兩國必須回答好的世紀之問”,習的說法,與其說給出了答案,不如說習近平以自己的方式表達對美方的期待,習近平的 “世紀之問”,雖然比奧巴馬時代中方曾期待的“G2”要遠得多,但看看今天惡化的雙邊關係,能有機會發表“世紀之問”已經不容易了。

根據中方通稿,習近平還補充,“中美關係不是一道是否搞好的選擇題,而是一道如何搞好的必答題”,官媒解釋習近平這是在表達不滿,暗示拜登沒有在搞好雙邊關係上邁出大步?不知對這一說了等於沒說的空洞表述美方究竟如何理解,一名美國官員對路透社表示,北京的發言通常大多僅具象徵意義,他們的強硬言論其實不太有用。

從拜登上任以來美方的諸多表態可以看出,中美關係到今天這種地步,中方恐怕負有重大責任。習近平上台以來,尤其近年,中國不僅在人權,法治諸領域倒退,而且違背中英聯合聲明,蠶食香港一國兩制,直至取代香港製定安全法,以安全名義大舉逮捕香港民主人士;在新疆問題上,國際人權組織不斷揭露北京關押百萬新疆維吾爾人,把他們強制性聚集在所謂的培訓中心折磨,聯合國人權高級署多次提出前往調查,歐盟也就此採取制裁,北京卻予以反制,結果導致中歐投資協定流產;對台灣,對南中國海,習近平的中國也是越來越具挑釁性;在新冠疫情問題上,當澳大利亞提出要對武漢疫情進行國際獨立調查以求溯源,中國採取一系列措施予以報復,與西方國家全面對立。阿拉斯加中美對話,美方代表開場白強調的就是上述問題,舍曼去天津,照提上述問題。

中方似有一種錯覺,“時與勢,已經在中國一邊”,對美關係總在強調“解鈴還須繫鈴人”,也就是美國只要放下“身段”,別管中國的“核心關切”,一切就皆大歡喜了。北京一直強調要“相互尊重”,如何相互尊重,要求尊重人權都不行,如何相互尊重?

根據美國之音報道,白宮資深官員說,在與普世民主價值相關的香港、西藏、新疆,以及台灣議題上,即便中國認為美國在干涉其內政,但拜登政府也不會退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