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治/民主

支聯會明商解散 鄒幸彤籲會員反對 憂挫公民社會 亦不信「解散救人」傳言

香港支聯會標識
香港支聯會標識 © 網絡照片

有32年歷史的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明(25日)日面對是否解散的命運,成員團體將面對艱難抉擇,因為繼正副主席兼元老的李卓人和何俊仁呼籲會員支持解散後,同在獄中還柙的新生代副主席鄒幸彤亦發出公開信,表明反對解散,呼籲會員堅守,稱這是對「獄中人最大的力量」。她不相信「中間人」傳出的「解散救人」說法,憂慮自動解散會對堅持者和公民社會的未來「影響深遠」。

廣告

根據章程,明天的會員大會至少須有20名團體代表出席才符合法定人數要求,但會員可授權他人出席,毋須親自現身。但據本台了解,仍有會員團體憂慮,投反對票會被當局盯上或針對。

鄒幸彤昨在其臉書發表《致支聯會成員團體公開信》,指出支聯會必會解散,分別是自行解散抑或由港府「被解散」。她指出,作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告的支聯會,早晚會被當局指為「非法組織」,一旦定罪,便可藉《港區國安法》責令支聯會停止運作;但當局已急不及待地表示要引用《公司(清盤及雜項條文)條例》剔除支聯會的公司註冊。保安局長鄧炳強早前建議剔除支聯會的公司註冊時,稱該會可在25日,即特別會員大會舉行之日或之前作出辯解,其後,特首會同行政會議將討論其建議。

她續稱,若「自行解散」,必然對該會堅持了32年的「爭取平反六四」等五大綱領的運動造成一定挫折,令支聯會失去聲音及話語權,斷絕以支聯會之名繼續抗爭的任何可能,日後工作更難展開;相反,若是被取消註冊,只是沒了法律的軀殼,但仍可像其他在極權政體下的公民團體般,不註冊而為公義發聲,「這就是『民心不死,抗爭仍在』的爭取民主必然態度」。

鄒幸彤透露,她8月初獲得保釋後,便有「中間人」傳來不同風聲,包括「如不解散,後果嚴重」,並設下「一周死線」;另又有傳「解散救人」的承諾,但教協、民陣等組織解散後仍逃不過官媒的窮追猛打和追「罪責」,令她對「解散救人」的「承諾」存疑,認為自行解散後,只會讓當局的打壓更肆無忌憚。她相信,政權既已選擇「全面殲滅」公民團體,她選擇「堅持到底」,維持運動能量;若「止蝕離場」,可能會令抗爭被政權弱化為零星的個人反抗,若此,對堅持者和香港公民社會的未來,將是「影響深遠」。而為了自已的選擇,鄒自言「已有長期坐牢獄的心理準備」。

帖文亦回應了李卓人和何俊仁發信呼籲會員支持解散的言論,鄒幸彤開首便表明,不認同二人的意見,覺得二人或許有「另外的考慮」,故雖信任二人的經驗和判斷,但「無法說服自己主動解散是一 個『好』選項,遑論『最好處理』。她認為,政權已經全面亮劍,此時「配合」其行動,不可能換到任何「好處」。

鄒又說,收到傳聞指,明天召開大會的六四紀念館,已被設置針孔和偷聽器,以及反對解散者可能被秋後算賬等,認同紀念館不再是個可以安全討論的地

方。她認為,對方要放出如此風聲,正正說明他們害怕支聯會的道義力量。若有會員出於人身安全的考慮而無法出席、發言,或無法按自己真實的意願投票,她表示十分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