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衛組織/新冠溯源

Jamie Metzl:我們必須追蹤病毒的來源

美國學者,積極推動新冠病毒溯源工作的世衛組織顧問Jamie Matzl, 巴黎2021年10月12日。
美國學者,積極推動新冠病毒溯源工作的世衛組織顧問Jamie Matzl, 巴黎2021年10月12日。 © 法廣 RFI

紐約時報與華盛頓郵報近日都就新冠病毒溯源問題發表文章,呼籲國際社會必須對此展開深入調查,紐約時報文章披露,世衛組織將在本周宣布新病毒溯源調查小組名單,新調查小組將由大約24人組成,其中包括病毒學專家,基因學專家,以及生物實驗室安全方面的專家,這是為了回應外界對病毒可能來自實驗室泄露方面的擔憂。不過,華盛頓獨立公共衛生專家向記者表示,世衛組織無論施展何等法術,也無法獲得中國政府的合作,因為這又將被中方當作是對中方的攻擊。正在巴黎的參加學術討論會的世衛組織顧問,積極推動病毒溯源工作的美國學者Jamie Metzl就此接受了法廣的專訪。

廣告

 

中國政府的不負責任的行為對每個中國人構成威脅

法廣:中國政府拒絕接受調查,並且多次質疑在同樣的背景下美國政府是否會敞開大門接受國際調查團前往美國的實驗室進行調查,您以為呢?

Jamie Metzl:一定會, 美國一定會接受,我們可以舉例說,比如說,美國在蒙泰納州的軍事實驗室出了來自蝙蝠的冠狀病毒的問題,但是,蒙泰納州並沒有蝙蝠,而在德克薩斯州才有蝙蝠,我們當然也會對德克薩斯進行調查。倘若因此而造成了數百萬人的死亡,我們不僅會要求美國政府展開調查,而且還會要求國際調查團展開調查。再比如說,美國人倘若失誤發射了核彈,核彈墜落在世界別的地區,比如說墜落在武漢,造成了數千萬人的死亡,難道我們可以說這是我們美國國內的問題,他國無法干涉嗎?那全世界都會感到憤慨,都會說這是令人難以接受的,所以中國政府的行為不僅令他國政府難以接受,令他國的民眾難以接受,而且,也應該使每個中國人難於接受,因為每一個中國人都受到中國政府的高度不負責任的行為的威脅。

法廣: 您提到澳大利亞總理莫利森最早有勇氣地提出必須追蹤新冠病毒的來源,有評論認為澳大利亞獲得了中國國內官員提供的有關病毒的信息,評論甚至認為中國前公安部副部長孫立軍的下台或許與向外界披露疫情信息有關。此前也有傳聞說有中國官員攜帶情報投奔美國,您作為美國白宮前政府官員以及世衛組織顧問,與各國政府與國際學術界關係緊密,您聽說過上述傳聞?

Jamie Metzl:我對此並沒有具體的了解,但是,我堅信在中國國內有數十個或者數百位中國的官員與學者擁有有關疫情的珍貴的資料,但是,他們十分恐懼,不敢與外界分享。所以,我們必須對可能站出來的吹哨者提供足夠的安全保障。至於是否有中國官方向美國提供信息,我也沒有這方面的消息,不幸的是,中國政府制定了十分嚴厲的規章,禁止中國學者公布任何有關疫情的信息。我們在地球上的每一個人都與新冠疫情息息相關,都有權利了解這其中究竟發生了什麼。這並不意味着僅僅追究中國政府究竟出現了哪些失誤,在美國也同樣如此,美國政府在應對疫情方面也存在巨大的失誤,造成許多無辜的人的死亡,這些我們都必須追究責任。我們必須追究任何人,包括我們自己在內,並不是為了互相譴責,而是因為只有首先指出問題,我們才能夠解決問題。

法廣:美國情報部門八月底公布的有關新冠病毒溯源的調查報告內容十分膚淺,相比之下,美國國會此前公布的報告內容卻更為翔實,您對此感到失望嗎?您覺得美國拜登政府是否有徹底追蹤新冠病毒來源的政治意願?

Jamie Metzl:就我個人而言,我對美國情報部門的調查報告十分失望,因為報告的內容甚至都沒有我們自己的調查組,巴黎小組以及Drastic等網絡民間組織獲得的信息更多。我相信拜登政府有調查病毒來源的願望,但是,我也猜測拜登政府高層有外交官員認為必須仔細掂量對中國施壓的力度。倘若拜登政府能夠有把握確定溯源工作一定會導致新的調查結果,那麼,他們或許會更加咄咄逼人。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必須從國際層面進行合作,必須從政府層面,從民間展開國際合作,這並不僅僅是中美之間的事情。當然,我呼籲拜登政府積極推動溯源調查,要求美國情報部門繼續努力,要求美國組建國會兩黨調查小組,對新冠病毒以及疫情應對等情況召開調查,我相信拜登政府可以也應該繼續工作,我也認為歐盟委員會,歐盟成員國政府也可以作出許多努力,因為這並不僅僅是美國與中國之間的對抗,而是全世界都應該聯合起來,徹底理清病毒的來源,疫情如何爆發等等,因為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夠應對挑戰。

法廣:最後,倘若最終的調查結果是:病毒的源頭是一個經過增功能基因改造(GOF)之後從武漢實驗室泄露而出,那麼,今天我們已經知道,武漢實驗室GOF試驗的技術來自美國,資金也同樣來自美國,武漢實驗室是由法國幫助修建,那麼,最終的責任應該由誰來承擔呢?

Jamie Metzl:這就要看調查結果了,關鍵要看這一GOF病毒基因的功能究竟是在哪一個實驗室完成的,究竟是武漢P4實驗室,還是在武漢CDC實驗室。之後還必須了解武漢實驗室與美國科研機構之間的關係究竟是什麼。武漢的技術究竟是由美國北卡羅來納大學所提供的還是來自中國軍隊自己通過對GOF技術的研究自己研發的技術,這一切都必須水落石出之後我們才能夠究責,我們必須仔細認真地誠實地挖掘,找出問題的根源,或許問題在於中國,或許也在於美國與法國,或許大家都有責任,但是,我們必須誠實地找到這些問題的答案。

感謝世衛組織顧問Jamie Metzl先生接受法廣的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