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中共19屆六中全會

中共百年3份歷史決議:中央社說第三決議習近平自架光環超鄧趕毛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China Xi JInping 資料照片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China Xi JInping 資料照片 © AFP

中共19屆六中全會,正式推出百年黨史上第3份歷史決議。比較這3份決議,習近平超越鄧小平,和毛澤東同在決議中肯定自己路線的正確性,更標榜繼往開來,為自己架起了歷史光環。

廣告

就中共六中全會推出中共第3份歷史決議,中央社今天報道稱,習近平自架光環超鄧趕毛。

相較於鄧小平不敢在第2份決議中自我標榜,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儼然以“總結者”自居,在第3份決議中歸納中共建黨百年的“重大成就”,且不像前2份決議般否定過去特定時期的錯誤政治路線,僅以“歷史經驗”帶過。這既提高中共光榮正確的形象,也賦予自己承先啟後的角色。

也就是說,在中共第1、2份歷史決議中,既看得到黨一直以來的“偉光正”,也看得到重大路線上的“撥亂反正”。但習近平主導的第3份決議,只看得到“偉光正”,意在強化中共在中國長久執政的合法性。而決議里對習近平完美無瑕的正面評價,則在強化習近平在中共長久執政的合理性。

中共黨史上的第1份歷史決議,是1945年4月20日由六屆七中全會作成的“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當時,藉由多年鬥爭取得最高政治地位的毛澤東,為整肅黨內暗存的異己,先是發動殘酷的整風,進而要求作出歷史決議,否定先前執行的左右傾及小資產階級革命路線,並肯定自己路線的正確,以建立自己的權威。

於是,在這第1份決議中,隨處可見“企圖分裂黨和實行叛黨的托洛茨基陳獨秀派,和羅章龍、張國燾等的反革命行為”、“以陳獨秀為代表的一小部分第一次大革命時期的投降主義者”、“(李)立三路線的一貫右傾機會主義”等批判。

相形之下,這份決議反覆提到諸如“毛澤東同志所代表的正確路線”、“黨在奮鬥的過程中產生了自己的領袖毛澤東同志”、“毛澤東同志代表中國無產階級和中國人民”等語,更作出“今天全黨已經空前一致地認識了毛澤東同志的路線的正確性,空前自覺地團結在毛澤東的旗幟下了”的結論。

因此,這份歷史決議,既強烈地點名批判及否定了毛澤東在遵義會議掌權前的政治路線,也全面吹捧毛澤東掌權後執行的政治路線才是“正確路線”。從此毛澤東的政治路線得以貫徹全黨,獨一無二,更是日後“毛澤東思想”形成,以及他至高無上地位的重要基礎。

據中央社,中共黨史上的第2份歷史決議,是1981年6月27日由11屆六中全會通過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當時文革結束近5年,相繼發生“四人幫”倒台、毛澤東指定接班人華國鋒執行“兩個凡是”左傾路線、鄧小平聯合盟友鬥倒華國鋒、11屆三中全會決定改革開放等大事,政局變動劇烈。

在華國鋒下鄧小平上、全黨全國陷入“究竟要聽誰的”的混亂、全社會百廢待舉的情況下,為了“統一思想”以持續推動改革開放,並斬斷擁毛派復辟的念頭,鄧小平及盟友決定推出這項歷史決議,藉此否定文化大革命的錯誤路線。

這第2份決議,是一份小心翼翼執筆的文件。原因是既要否定文革及林彪、四人幫的錯誤路線,又要像拆除炸彈引信和地雷般地謹慎,不能傷及毛澤東這尊“神主牌”。否則,不但會引起黨內外不少擁毛派的反彈,更會危及中共自身執政的正當性和合法性。同時,還不能凸顯鄧小平的角色,以保持“集體領導”的形象。

因此,這份決議除了正面回顧中共建政前的歷史,並基本肯定建政至文革間的成就外,更緊緊護着“尊毛”的大旗,對毛澤東作出了“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戰略家和理論家”、一生“功績是第一位的”的正面評價。但也小心地加上了“錯誤是第二位的”、“晚年犯了嚴重錯誤”的負面評價。

在文革的評價上,這份決議才定性為“由領導者錯誤發動的,被反動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並指毛澤東應為“這一全局性的、長時間的左傾嚴重錯誤負主要責任”,算是對毛澤東斟酌再三的相對直白批評。同時直指文革“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義上的革命或社會進步”。

但第2份決議的最大特色,就是淡化當權者的地位與理念。幕後掌權的鄧小平,反而以“受害者”的身份出現在決議中,諸如“對所謂劉少奇、鄧小平司令部進行了錯誤的鬥爭”、“錯誤地撤銷了鄧小平同志的黨內外一切職務”;只提到1976年四五運動“實際上是擁護以鄧小平同志為代表的黨的正確領導”等語。

中央社說,相形之下,習近平主導出爐的第3份歷史決議,早在決議出爐前的10月18日中共政治局會議審議初稿時,就預見了習近平比照第1份歷史決議,和毛澤東一樣自我肯定的梗概,這是鄧小平的第2份決議所沒有的。然而,第1、2份決議對特定政治路線的批判及否定,卻是這第3份決議所沒有的。

初稿除了依例肯定歷任領導人的功績,並直指習核心的黨中央“帶領全黨全國取得新的重大成就、積累了新的寶貴經驗”;黨和人民“向世界莊嚴宣告,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進入了不可逆轉的歷史進程”,完全拋棄了鄧小平確立的“集體領導”原則。

更有甚者,這第3份歷史決議,事前已被港媒披露為是中共黨史“三段論”的成形─第1段是毛澤東、第2段是鄧小平加江澤民、胡錦濤,第3段就是承先啟後、繼往開來,追求中共永遠執政、自己長期執政的習近平。

這份歷史決議,追求的不只是中共執政下的中國以強國之姿走向建政百年,更試圖追求中共下一個百年在中國繼續執政。至於習近平,則利用這份決議為他建立的光環和地位,依自己的需要,決定要再執政幾年,直到自己想站回台下,或自己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