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今世界

伊朗核問題--俄羅斯的強硬與中國的壓力

音頻 06:07

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的一則關於伊朗核問題的講話引起世界注意,同時也讓國際社會更加把注意力集中在中國,因為中國被認為是伊朗另一個傳統友好國家並繼續對伊朗提供支持。

廣告

俄羅斯的文傳社詳盡報道說,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周一聲明說,伊朗接近擁有製造核武器的能力。梅德韋傑夫是在俄羅斯駐外大使和常駐代表會議上發表講話肯定:“伊朗正在接近擁有製造核武器的能力。”

梅德韋傑夫還呼籲在伊朗核問題上放棄“實施任何的簡化立場”。他指出,核不擴散條約並沒有禁止擁有製造核武器能力。他說:“這是其中的一個問題。”梅德韋傑夫表示,這個問題是普遍性問題,涉及到當今有關核不擴散的國際法的缺陷。他強調說,解決這個問題的立場應當是不可選擇的,應當是一致的。

他重申了俄羅斯立場,制裁“不會帶來預期的結果”。但他承認,伊朗“所作所為非常糟糕”。他說:“我們不斷在呼籲德黑蘭方面表現出應有的公開和與國際原子能機構的合作。” 梅德韋傑夫還說,聯合國安理會就伊朗問題通過的最新決議的主要目的是儘快恢復談判。

星期二出版的法國世界報評論,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的講話表明俄羅斯正在轉變伊朗問題的立場,在伊朗核問題上態度轉為強硬。世界報認為,俄羅斯作為與伊朗傳統友好國家,立場發生轉變顯現重要影響。上個星期伊朗一方面表示願意在幾個月後有條件同國際社會5加1組織即5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與德國進行談判,但另一方面又挑釁性的宣布已經提煉了20公斤濃度為百分之20的濃縮鈾。伊朗的宣布可能刺激了俄羅斯,同時也把伊朗能夠製造原子武器的威脅進一步現實化。

法新社在相關的報道評論中指出,俄羅斯正在悄悄的修正同西方的關係,梅德韋傑夫主張同歐美展開更多的合作。如果說俄羅斯已經對伊朗採取強硬的立場,那麼中國是否還應當繼續支持伊朗的提問就再次提上議事日程。一般認為,中國雖然在聯合國安理會推出的第四輪制裁伊朗的決議案投票支持,中國並沒有改變支持德黑蘭的根本立場,繼續同西方保持距離。中國是因為自身的戰略平衡與利益而堅持同伊朗保持親近和支持。但是伊朗越來越固執的堅持秘密核發展計畫更多遭到國際社會的反對,讓中國的支持伊朗態度變得更加困難。

美國國際問題評論家史文認為,中國的伊朗政策是中間路線,以中庸之道盡量不得罪伊朗和西方。但中國在伊朗問題上走鋼絲。敏感的伊朗問題是擺在中國面前的另一個戰略挑戰。它同朝鮮問題在性質上有所差別,因為德黑蘭與北京之間並沒有長期同盟關係的歷史淵源,也不屬於中國周邊的安全緩衝帶。但作為一個冉冉升起的區域性政治經濟大國、中國的核心石油供應者、以及發展中的第三世界國傢夥伴,它對北京的價值不言而喻。但由於伊朗無視國際社會規則、公然挑釁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核心利益、孤注一擲地發展核技術,使得北京在處理伊朗問題上不得不走上一條需要調動高度外交與政治技巧的鋼索,既要保持同這個地緣政治核心地帶的大國之間利潤豐厚且具有高度戰略回報的政治經濟紐帶,又要全力支持國際社會加固核不擴散機制的努力,避免一個已然動蕩不安的地區陷入更大的危機之中。

根據史文的分析,中國在伊朗的利益無非有二:第一是強化中國與中東關鍵地緣角色之間的政治經濟聯繫,同時伊朗作為中國制衡美國在中東勢力過度擴張的籌碼。第二,在經濟上伊朗是中國進口石油的主要來源,也是中國能源和基礎建設投資項目的主要接收地,同時還是中國儀器和工程服務的主要輸出市場。

按照史文的評論,北京在伊朗問題上的態度是一條微妙的中間路線,一方面試圖強化豐富的政治、經濟和軍事雙邊聯繫,另一方面又要限制其參與程度以協同世界其他大國施加有所限制的壓力。很大程度上說,這條中線路線為中國帶來了好處,因為不論支持哪一方,北京的立場都會為其換來利益。但與此同時,北京也應當儘力避免這些政治舉動及其經濟補償為中國蒙上“操縱國際社會共同關心問題以謀取私利”的壞名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