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傳統國技大相撲面臨危機

音頻 05:21

周三,名古屋展開的7月相撲場所,即中國人說的比賽進入了第11天。相撲每年有6個場所:1月初場所、5月夏場所、9月秋場所都在東京;3月春場所在大阪;7月名古屋場所;11月九州場所在福岡,每個場所兩周。本來進入了第二周後半,全勝或接近全勝的力士優勝在望,觀眾聚焦、場面熱鬧,但這次名古屋場所只有一天滿座,其餘空席近半。

廣告

觀眾吶喊聲稀疏、場面冷清力士情緒也低落;贏了常常沒獎金、有獎金時金額也有限。而看電視轉播像太陽東升西落一樣習慣的日本人,因官方電視台NHK這次停播,也重新審視相撲價值。NHK會長福地茂雄在名古屋場所開幕前,宣布停止這次現場直播時說,他們無法用納稅人的錢支持與黑社會有瓜葛的相撲界。他說:“今後如果超出現有的問題,那就不是NHK能不能直播,是相撲這個公共事業能不能繼續下去的問題。”日本相撲360年歷史上,力士與黑社會有瓜葛的流言蜚語不覺於耳。但在相撲凋零的現代,更突出了相撲的危機。

1648年前江戶時代起,職業力士不但與神道、武道和商業結緣,而且壯健的力士聚集角鬥,每個時代的社會都存戒心,歷史上再三被禁止或取締。相撲團體起起落落地走到明治維新時代,首次得到社會公認,成立了相撲協會,開始形成現在金字塔式的力士級別體制。20世紀初,日本確立了相撲為日本國技、奠定力士受社會崇敬的地位。50年代末日本進入體育多元化時代前,相撲達到巔峰期。60年代起,相撲出國表演頻繁,中日建交後73年在北京和上海也表演過,法國前總統希拉克是著名的相撲迷。

力士的級別按勝負升降,最低的幕下力士沒有月薪和獎金,進入幕內後,從最低級的十兩到最高級的橫綱、第二級的大關,地位、待遇大相徑庭。十兩月薪約100萬日元,超過1萬美元;橫岡的月薪接近三倍。此外幕內力士還有其它津貼和各種名目的獎金、退職金等。相撲協會年收入約100億日元,分配給各個培育力士的部房開銷,其中NHK繳付的直播費約佔3成。

隨着體育多元化發展,相撲開始走下坡。力士訓練苦、規矩多,收入不及職業棒球、足球、高爾夫明星,老後百病纏身,沒法吸引仰慕高薪、有趣運動、瀟灑形象的日本少年投入。

80年代,夏威夷出生的外國人力士開始在日本嶄露頭角,到05年日本人最後的橫綱若乃花、貴乃花兄弟相繼引退後,金字塔的尖端已沒有日本人,現在唯一的橫綱白鵬是蒙古人。

今年5月,雜誌《周刊新潮》披露,日本人大關琴光喜涉及黑社會經營的棒球賽賭博,警方也調查只有相撲界才能到手的前圍票如何落入黑社會手中,使得幾個場所的前圍觀眾中都有黑社會幫派頭目。前圍觀眾在NHK直播中會進入攝像鏡頭,黑社會用以炫耀幫派頭目與相撲界的關係來振興手下士氣、威脅其他幫派。主管相撲界的政府文部科學省和警方調查結果,證實31名力士和培育力士的親方等參與賭博、部分人與黑社會交往。NHK的民調中,66%的被訪者反對直播、長年的贊助商也紛紛宣布退出。

相撲協會開除了涉案嚴重的力士和親方,降格了情節稍遜的力士、親方等,理事長武藏川也為領導無方帶頭接受禁閉懲戒,代理理事長村山弘義則率領頂級橫綱與大關9名力士在名古屋場所開幕時舉行特別儀式,表示道歉和反省。不過名古屋場所還未落幕,傳媒又爆新醜聞,今後NHK是否直播、相撲迷是否繼續離棄,都關係到缺乏日本人力士、缺乏門票和直播費收入的相撲能不能維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