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暑中現實恐怖片越演越烈

音頻 05:22
15 分鐘

每到夏日酷暑,日本就流行兩個活動,一是放焰火、二是上演恐怖片。放焰火是給納涼的市民添情趣,上演恐怖片據說能令人暫離酷熱感。夏日炎炎中,日本國民目前正連日看着現實恐怖片每天案情發展。先是上周東京足立區戶口登記上111歲的男士加藤宗現被揭發懷疑死在家中床上32年,接着是本周東京杉並區記錄上113歲的女士古谷失蹤至少20年。

廣告

加藤生前熱心宗教,同居的54歲孫女說,30多年前,祖父說立身成佛後,自閉室內、不進飲食,今年3月25日她窺視祖父房間,看到床上的白骨。最近祖父房門忽然自動開啟,她認為是祖父顯靈,便向警方報案。警方現場所見是一個日式房間,推拉門沒裝鎖,室內有個廁所。從白骨推算死去超過30年,床邊有一盤象棋,棋盤上攤開的報紙是1978年11月5日,於是斷定死亡時間在該日期後不久,目前東京警視廳正通過DNA確定白骨的身份。

不過,足立區戶籍住民課課長初鹿野學召開記者會說出藏屍案可能涉嫌的詐騙問題。他說:“加藤宗現先生現在不存在的情況下,家人申領社會養老金,就可以被認為不正當冒領。”如果以加藤32年前死後家人繼續領取每月約700美元社會養老金,和04年加藤的妻子死亡後,家人改換冒領每月約1600美元遺屬養老金,加上90年以後獲得政府頒發約1350美元的“長壽獎金”和“健康高齡者紀念品”等合計,共冒領了超過34萬美元。據區政府說,07年後,區職員幾次登門要求與加藤會面,都被加藤的81歲女兒以本人不想會面的理由拒絕。今年1月,區職員又登門造訪時,家人說他在岐阜縣某個寺廟誦經,區職員經調查發現不存在該寺廟,益發加深了疑心。

日本雖是中國的近鄰,但日本人的倫理、是非概念與中國人距離很遠。父母與子女、兄弟姐妹之間成人後見面往往以年作單位。即使同居,也不意味着每天見面。不過,同居的家人不進飲食30年,家人不過問,加上屍臭等,警方和輿論普遍懷疑加藤的子孫藏屍只為冒領“死人養老金”,案件可能會被刑事起訴和審判,輿論也置疑,提出應調查百歲以上人口。

杉並區存在東京最高齡113歲的古谷戶口,本周一區政府登門調查,結果區健康福祉課課長和久井義久當天就宣布40年的戶籍成疑:“戶口上記錄是113歲,可區政府從沒與本人接觸過。”租住在杉並區一棟簡陋樓房裡的古谷79歲的女兒說,她40年前搬到東京,母親戶口跟她,但不與她同居。她說,最後一次見母親是20多年前,此後就沒通音訊,她以為母親與弟弟同居,但不知道弟弟住所,她也沒領取母親的養老金。區政府帶她報警,警方周二在監獄裡找到她的弟弟,弟弟也說母親2、30年前就失蹤了。

周二各地紛紛報告緊急調查的結果,全國百歲以上人口至少14人失蹤,此外還有很多拒絕會面、無法確認生死的個案。

傳媒、輿論紛紛議論,此起彼落的案件折射出現代日本社會,尤其是窮人世界裡冷漠的現實,人瑞更沒人關切;案件也反映了本來就備受爭議的養老金制度的明顯漏洞和官僚的腐敗作風。

日本政府上周發表統計,日本婦女平均壽命86.44歲,維持25年來各國婦女平均壽命第一的紀錄,男士79.59歲雖排名世界第五,但男女都更新了日本平均年齡的最高紀錄。日本到去年為止,百歲以上人口有4萬多人,比20年前的3000多增加了10倍以上。但這些長壽記錄可能由一些看準漏洞,詐取社會福祉的手段形成,結果不止欺騙日本政府,還欺騙了世界,上演着人類高齡記錄的荒唐恐怖片。

東京費麗文,法國國際廣播電台中文部專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