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評述

看朝鮮獨裁政權為擺脫孤立而採取的外交攻勢

音頻 05:30

朝鮮當局最近為擺脫孤立而採取了一系列的外交舉動。朝鮮外相樸義春已經從本月12日訪問了莫斯科,並同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等舉行了會談。而美國新墨西哥州州長比爾•理查森16日也抵達平壤,對朝鮮進行為期5天的訪問。 理查森是應朝鮮外務省第一副外相金桂冠的邀請來朝鮮的。這也是朝韓11月23日發生延坪島炮擊事件,朝鮮半島緊張局勢因而驟然加劇以來,美國高官首次訪問朝鮮。

廣告

 中國國務委員戴秉國最近也出訪朝鮮,會晤了朝鮮領導人金正日。戴秉國的出訪曾被一些媒體解讀為“最有可能促使半島局勢出現轉折點”。據韓國媒體透露,中國政府向韓國方面解釋說,金正日對最近訪北的中國國務委員戴秉國表示:“可以考慮接受國際原子能機構對核設施的核查。”這就是說,當戴秉國提議重啟六方會談,協商解決北核問題時,金正日做了上述表態。就此,韓國政府高層人士說,不提及何時何地接受何種程度的核查,而只說“可以考慮”,則難以取信於人。

朝鮮外務相樸義春與俄羅斯外長謝爾蓋-拉夫羅夫舉行雙邊外長會談後,俄羅斯外交部立刻發表新聞公報說:“俄羅斯重申了炮擊韓國領土導致人員死亡的行為應該受到譴責。”從國際慣例來看,即使雙方存在分歧,也不會在會談結束後立刻對外公佈。此次俄羅斯在會談結束後立即高調譴責朝鮮實屬罕見。北韓外務省通過朝鮮中央通訊社報道了此次外長會談,但沒有言及俄羅斯對北韓的譴責。俄羅斯不僅譴責了北韓炮擊延坪島一事,還談到了朝鮮的鈾濃縮問題。據俄羅斯外交部的新聞公報,俄外長拉夫羅夫就寧邊的鈾濃縮設施表示憂慮,並敦促北韓履行聯合國安理會1718號和1874號決議。

據亞洲周刊報道,為了擺脫國際孤立,朝鮮已意識到不能單靠北京,為進一步尋求政治與經濟等援助。尤其要迎合“金正恩時代”到來,朝鮮在東南亞地區展開了“黨對黨”外交攻勢。十二月初,兩個月前在朝鮮勞動黨大會晉陞黨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的黨中央國際部長金永日,代表金正日出席在柬埔寨首都金邊舉行的亞洲政黨國際會議第六屆大會,再赴老撾首都萬象參加慶祝老撾人民革命黨建政三十五週年活動,然後作客河內會見越共領導人,鞏固黨政關係。金永日訪問三國之際,正好也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馬曉天在越南和泰國訪問,展開加強雙邊防務安全的戰略對話,也交換朝鮮半島軍事局勢的看法。

朝鮮勞動黨特使金永日,六十三歲,堪稱是能者多勞的外交官,曾任駐利比亞大使、總管中國和亞洲事務的外務省副相等要職,與時任中國副外長王毅同是出席朝核六方會談的團長。今年「中朝友好年」,金永日也走訪中國東北各地,以便為金正日今年兩度訪華鋪路。

平壤仍視越寮柬三國是在長期的革命鬥爭中相互支持,是“牢不可破”的傳統友邦,金日成社會主義青年團已在上述國家設了“親善中心”,以朝鮮文化和體育活動推動交流。據悉,金永日此次亮相東南亞,也是追蹤三年前時任政務院總理金英日訪問以上三國以來的後續關係發展,尤其要借鑑東南亞經濟發展模式經驗來突破困局。

儘管柬埔寨是印支三國唯一的非社會主義國家,但基於前國王西哈努克是金日成盟友,過去曾把平壤提供的長壽苑當成金邊、北京之後的“第三個家”,柬埔寨也因此成為承認韓國的最後一個東盟成員國。至於老撾,開國元勳凱山•豐威漢與金正日關係十分密切,一批老撾共幹部派送平壤研修社會主義理論,老撾境內一些水壩工程過去都有朝鮮專家指導的身影。而最具話語權的越南,上世紀五十年代,胡志明和金日成進行互訪,現任越共總書記農德孟零七年十月對平壤歷史性訪問,開啟越朝黨政關係新篇章。當時,金正日欣然答應訪越,但在三年後的今天,金正日因為健康不佳、內困外憂等問題纏繞,恐怕訪問東南亞計畫難以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