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專欄

日本慰安婦問題難過美國關

音頻 08:39
DR
21 分鐘

美國眾議院當地時間1月15日通過了有關促使日本遵守美國於2007年在眾議院通過的《慰安婦問題決議案》的相關法案,該法案要求美國國務卿促進日本政府解決慰安婦問題懸案。美國參議院也於1月16日通過了該法案,並在1月17日送往美國政府,由奧巴馬總統署名正式立法。

廣告

美國議會通過有關譴責日本在慰安婦問題上的對應的法案,早在2007年就已經通過,而促進這一法案通過的,正是美國日裔民主黨眾議員邁克爾•實•本田(Michael Makoto Honda,)。

本田出生於加利福尼亞州, 2000年當選眾議員後,一直以人權派政治家著稱,他曾致力於讓當年遭收押的12萬日僑日裔獲得國家賠償運動。1988年,美國國會通過法案,向日裔美國人道歉並提供賠償。議案經時任總統里根簽署成為法律。

1999年前後,日本再次涌動修改歷史教科書、否定侵略歷史的暗流。1998年6月,時任文部大臣的町村信孝在國會答辯中稱,歷史教科書“否定明治以後日本歷史的地方太多”。根據町村的旨意,文部省1999年1月向教科書出版社施壓,當年便有數家出版商在對“慰安婦”的表述中刪除了“從軍”、“強制”等詞句。

本田對此義憤填膺,他成功推動加州參眾兩院於1999年8月通過“AJR27號”決議,譴責日軍戰爭罪行。

2006年安倍出任首相後,日本否認慰安婦問題的暗流漸成高潮。

2006年10月5日,安倍迫於各方壓力,在國會上明確表示繼承“河野談話”。

但是安倍的官房副長官下村博文在2007年1月18日的《產經新聞》上撰文說:有關“強制性”的意思,有“狹義”和“廣義”之分。從廣義上說,日本也有過貧窮時代,也有父母賣女兒的,從女兒來看,也許就是強制的;但是另一方面,日本官方沒有那種蠻不講理的強制帶走的行為,沒有狹義上的強制性--安倍首相也在預算委員會上做了如此答辯。

原本對“河野談話”深惡痛絕的安倍,在心腹下村的“感召”下,於2007年3月1日表示,沒有證據證明日本在二戰期間曾強征“慰安婦”,是年3月5日,安倍又聲稱,即使美國眾議院通過譴責日本在二戰時期徵用“慰安婦”的決議案,日本也不會對此問題再進行道歉。本田則反駁安倍說,日本在隨軍“慰安婦”問題上犯下了罪行是客觀史實。不容否認的歷史記錄、“慰安婦”受害者在美國國會所做的證詞,以及前日本官房長官河野洋平所做的道歉,都明確無誤證實日本軍隊在二戰期間曾強迫20多萬婦女充當性奴隸。

本田於2007年1月30日,正式向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提交編號為“H.Res.121”的“慰安婦”決議案,要求日本正式承認“慰安婦”問題,道歉並承擔歷史責任。

美眾議院正式會議在2007年7月30日以口頭表決方式,一致通過了一項譴責日本在二戰期間強征亞洲其他國家婦女充當日軍慰安婦,並要求日本政府進行正式道歉的議案。

決議案的主要內容是:1、慰安婦制度是由日本政府所進行的強制賣淫制度。2、日本的一部分教科書和公職人員輕視這個問題。3、日本政府應該承認歷史責任,進行正式道歉。4、如果以首相公開聲明的方式謝罪,可以防止問題再燃。5、日本政府不應該容忍“並不存在將女性當成日本舊軍隊性奴隸的事實”的主張。6、日本政府在慰安婦問題上要傾聽國際社會的聲音。

而2012年左右,否定慰安婦問題又掀高潮,2012年11月9日,日本右翼媒體人士櫻井良子所在的歷史事實委員會與39名日本國會議員一同在美國新澤西州當地報紙《Star Ledger》上刊登了題為“我們記得事實”的廣告,否定慰安婦問題。

廣告聲稱,沒有找到有關日本政府和日軍參與徵調慰安婦的歷史信息,他們甚至聲稱慰安婦們是獲得許可的“賣春女”。署名的人中有下村博文和稻田朋美,這兩個人在一個多月後開始的安倍第二次內閣中,一個擔任文部科學大臣,一個擔任內閣府特命擔當大臣。

下村博文最近一直宣揚要再次修改教科書,而自民黨在1月19日通過的今年的運動方針中,明確地提出,將繼續把“脫自虐史觀”的教育再生作為政策重點,所謂“脫自虐史觀”的中心內容之一,就是否定日軍曾強征慰安婦。

這些動向再次激怒了將自由、平等、人權作為基本價值觀的美國議員,促使美國眾、參兩院通過了新的譴責日本否定慰安婦問題的決議。

美國本希望作為同盟國的日本,也能在價值觀上和美國一致,並以尊重人權的“普世價值觀”影響中國等周邊國家,沒想到日本現政權不僅早就忘了自己作為民主國家的這一責任,而且死死抱住踐踏人權的歷史觀和價值觀不放,並為此和周邊國家糾紛不斷,這使美國非常失望。(東京專欄 法廣特約記者楚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