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朝鮮人權報告出台 真正改變不容樂觀

音頻 05:42

2月17日,聯合國人權調查委員會發表報告,嚴厲譴責朝鮮大規模侵犯人權的體制,流亡難民和政治異議人士為此歡欣鼓舞,但也有評論稱,真正要把這些暴行的責任人繩之以法、送交審判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廣告

這個調查委員會由三名國際法官組成,其中澳大利亞退休法官邁克•科比擔任主席。在經歷近一年的調查後,這個委員會提交長達近400頁的報告,結論是朝鮮當局“系統地、大規模地、嚴重地侵犯人權”。報告通過超過80名證人的訪談,認為朝鮮當局的罪行殘忍程度堪比二戰時期的納粹德國。

報告認為,朝鮮所發生的侵犯人權行為的嚴重性、規模和性質在當代世界各個國家中是絕無僅有的。這些危害人類罪行涉及滅絕、謀殺、奴役、酷刑、監禁、強姦、強迫墮胎及其它性暴力、基於政治、宗教、種族和性別理由的迫害、強迫轉移平民、強迫失蹤、以及故意造成長期挨餓等不人道行為。

報告中還包含了一封委員會致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的信。信中警告,依據國際刑法,領導人由於不能預防和遏制大規模罪行將可能承擔個人責任刑事責任。委員會還明確表示,建議將朝鮮人權狀況移交國際刑事法院審理,以使那些應當對危害人類罪行負責的人得到追究,其中有可能包括金正恩本人。

此前很久以來,雖然已經有大量證據記載了朝鮮內部侵犯人權的行為,但這一次聯合國指派的人權調查委員會仍然構成了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事件”。尤其是, 聯合國調查委員會直接針對一國元首提出指控,仍然是較為罕見的例子。

                                                              逃北難民和觀察者不表樂觀

現年77歲的金永順(Kim Young-Soon)1970年代時曾經是朝鮮統治集團中的一員,但後來被投入勞改營,她被釋放後取道中國到達韓國定居,是調查委員會訪問過的證人之一。金永順對此表示,朝鮮當局永遠不會承認存在過這些勞改營,這份報告也不會立刻改變什麼現狀。但這並不意味着人們就應該消極等待,而應該繼續收集證詞,以便有朝一日這些證詞可以用來無可辯駁地指控暴行責任人。

另一位朝鮮難民洪淳慶(Hong Soon Kyung)曾經是朝鮮駐泰國大使,隨後投奔韓國,領導一個推動朝鮮民主化的委員會。洪淳慶表示,沒有哪份報告能真正描繪朝鮮政權的慘無人道。

某些國際觀察家對報告發表後的前景並不表示樂觀。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研究員萊奧尼德•佩德羅夫認為,在目前情況下,並不存在一個簡單易行的出路。

換句話說,佩德羅夫認為,在整個地區的政治氣氛沒有發生變化之前,不可能有單邊的或者迅速的解決辦法。而要制止大規模侵犯人權,必須終結朝韓之間的戰爭敵對狀態  1953年的停戰協議迄今為止都沒有被和平協定取代,此外還要在國際舞台上給朝鮮充分空間,並解除因為核計畫而引發的國際制裁。否則,朝鮮將繼續停留在“永久性緊急狀態”當中,而人權也因此成為犧牲品。

美國前駐聯合國大使比爾•理查森則預料,中國“很可能”會在安理會把任何試圖將朝鮮人權問題提交司法途徑的做法否決掉,但是他同時也認為,朝鮮當局面對報告引發的衝擊波,不可能無動於衷。理查森認為,雖然朝鮮是個孤立而不可預測的國家,但對於體制內的溫和派來說,這份報告可能會構成一個壓力來源,讓他們意識到必須有所改變。

                                                                  中國何去何從?

作為朝鮮的保護人,中國在朝鮮人權惡化的過程中也很難擺脫干係。2013年12月,委員會主席科比就曾向中國在日內瓦的臨時代辦吳海濤發出警告,中國強制遣返朝鮮移民和脫北者可能構成“協助和教唆反人類罪”。

而在報告發布之後,中國已經對司法解決朝鮮人權問題的可能性發出了明確的否定信號。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中國主張在平等和相互尊重基礎上,通過建設性對話與合作處理人權領域的分歧。將人權問題提交國際刑事法院無助於改善一國人權狀況。

雖然人權報告發布時,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正在朝鮮訪問,但外交部強調這是“兩國外交部門間的例行交流”,因此也很難設想中國是否會在這個問題上迅速向朝鮮施加壓力。

就目前而言,能夠把朝鮮領導人提交國際司法的途徑有三種,一是國際刑事法院,二是由聯合國安理會設立的特別法庭,三是由聯合國大會設立的特別法庭。而報告發布之後,多數觀察意見都認為,中國將會動用自己在聯合國的投票權和影響力,阻止安理會設立特別法庭,或者經由安理會將案件提交給國際刑事法院。

即便退一步說,國際刑事法院最終規避開中國因素受理此案,效仿針對蘇丹總統巴希爾的方式簽發逮捕令,但對於朝鮮這樣著名的與世隔絕的國家,如何真正能把責任人繩之以法,始終是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