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連線

平可夫:朝鮮核試反映大國對朝政策失敗

音頻 11:59
朝鮮平壤民眾觀看街頭大型屏幕播放的電視節目
朝鮮平壤民眾觀看街頭大型屏幕播放的電視節目 路透社照片

朝鮮1月6日宣布成功舉行氫彈試驗引發國際輿論嘩然,此次核試是否真如朝鮮所宣稱的那樣“貨真價實”?為什麼平壤選擇在此時再次試爆?將會對地區穩定和中朝關係帶來怎樣的影響?國際社會應該如何應對朝鮮的再次挑釁?針對以上問題,我們電話專訪加拿大漢河防務主編平可夫先生。

廣告

RFI:朝鮮再次核試爆,各國政府在紛紛譴責的同時質疑這次試驗是否是“貨真價實”,您是怎麼看?

平可夫:
國際基本上絕大多數、恐怕佔99%的專家學者都認為,這應該不是一個氫彈的爆炸,我也是這麼看的,一直都是這麼看。從金正恩宣布有氫彈技術以來我就這麼分析 。因為非常複雜的氫彈技術,像北朝鮮這樣一個國力資源非常有限的國家,要成功地去研製它,比原子彈的研製精度會艱難很多,需要非常大的投入。而且最關鍵的是,氫彈在朝鮮半島沒有試射的地區。

什麼叫氫彈?氫彈的意思就是讓原子武器發生的衝擊波以及爆炸當量達到最大的極限,採用新的一系列的熱核材料使一顆氫彈可以相當於兩到三顆、甚至四顆、五顆以上的原子彈的爆炸當量。這個情況朝鮮不具備這樣的技術實力和這樣的試射實力。至於北朝鮮說“小型氫彈”就更沒有什麼技術意義了,因為我剛才說過,氫彈的意義就是要強化核爆炸的威力,目前國際上最小的氫彈試驗是1967年中國測試的30萬噸當量,蘇聯曾經測試過5千萬噸當量的所謂“沙皇氫彈”,美國也在50年代測試過一千萬噸當量的氫彈。

什麼是一千萬噸當量和五千萬噸當量?用廣島和長崎受到的原子彈氫彈相比,廣島原子彈爆炸的大概當量約6萬噸(當量),六萬噸對五千萬噸,這個比例就太懸殊了。換句話說,一顆五千萬噸的氫彈如果真的在朝鮮半島發生爆炸,那整個朝鮮半島可能就趨於毀滅了。所以開發出小型氫彈的意義是不大的,因為低於十萬噸當量的原子武器通常原子彈就夠了。這是我對朝鮮發展所謂氫彈技術的一個基本推斷。

那麼為什麼北朝鮮要這麼宣布?其實它的弦外之音是向國際表達一個很清晰信號,就是北朝鮮掌握了小型核彈頭的開發技術。眾所周知,原子彈是開發氫彈的門檻,氫彈所使用的起爆裝置就是小型原子彈的爆炸,先爆炸一顆小型原子彈,然後再和這顆小型原子彈外層所包含的鋰及其它各種化學元素產生新一輪的聚變,從而形成更大的熱核裂變。 這就很麻煩了,所以現在北朝鮮的意思就是 向外界表明,自己成功地掌握了小型原子彈的開發。

RFI:朝鮮為什麼要在這個時間宣布做這個試驗?

平可夫:這個問題問得非常好。這裡面有內外諸多因素,首先北朝鮮所有的問題,在這樣一個獨裁體制的國家,對內的因素要遠遠大於對外。北朝鮮的科學家非常清楚,這樣的謊言國際上是不會相信的,可是朝鮮的百姓並不懂什麼是原子彈什麼是氫彈,這就是增加金正恩的凝聚力,因為他畢竟上台剛剛第四年,同時試射是在他的生日前兩天完成的,作為斯大林思想體系的國家,朝鮮需要獻禮工程,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北朝鮮今年五月份要召開勞動黨第七次代表大會,上一次是1980年。1980年確定的是金正日體制的誕生,在那年的六大上,金正日被選舉為勞動黨中央書記兼政治局常委。那麼這一次的七大應該是奠定金正恩的有效領導地位。我個人的判斷,應該是政治局、中央委員會多數委員都會改選,會換成他自己的更年輕的人。

第三點關於政治上來說,今年是美國的大選年,每一次美國的大選年,金正恩、金正日一定要鬧事,這是我長期觀察的結果。2012年美國上次大選時,北朝鮮發射了“光明星三號”衛星,引發了國際上劇烈譴責,而且因為發射行動形成了當年美國總統大選辯論的議題。今年朝鮮的伎倆是同樣的,又要讓朝鮮問題形成美國總統大選的辯論議題。它的政治目的很清楚,就是儘快地讓美國、中國、俄羅斯、日本等有核國家承認北朝鮮的核地位。這是政治上的因素。

在軍事上的因素方面,如果我的判斷沒有錯的話,這種小型的核試驗還要繼續進行下去,而且彈道導彈試驗還會繼續下去,它必須這樣做,你從觀察六十年代、七十年代蘇聯美國頻繁進行地下核試驗就可以看出,目前對於北朝鮮發展核武器、尤其進入實戰狀態是一個非常關鍵的時期,他一直在測試彈頭的小型化。什麼是彈頭的小型化?必須把彈頭安裝到彈道導彈上,彈頭至少要小於900公斤,怎麼小型化?從數噸的大型彈頭逐漸要變成能運用到彈道導彈上的低於900公斤的彈頭,每一次消減重量,一定意味着要試爆,起爆裝置的可靠性、它的整個爆炸體系有沒有發生爆炸臨界?必須通過具體的試驗來測試,這是電腦的模擬試爆無法完成的。所以在這樣的一個前提條件下,我個人認為他還要進行不斷地核試驗。這確確實實是技術上需要。同時只要中國不承認它是有核國家,它還要通過這個辦法向中國示威,主要是向中國示威,迫使中國率先承認它是一個有核國家。

RFI:那是不是可以解釋它在這第四次核試,不同於此前三次,平壤沒有事前通知北京,而且北京對其核試驗的表態也比以往更加強硬、“堅決反對”朝鮮的這個行為?

平可夫:當然要強硬,我認為這是兩個國家核心利益之間的外交鬥爭,誰也不會妥協讓步,發展核武器是他(金正恩)爺爺、父親既定的路線和方針,是北朝鮮的國家利益。而朝鮮半島無核化不僅是中國的核心利益,同時也是周邊國家的核心利益,不會讓步。但是我在這裡可能要評價一下中國和美國對北朝鮮發展核武器政策是否現實這個問題,當然我並不主張北朝鮮發展核武器,可是就像一個女人,她已經懷孕了,周圍的男人還說“沒有”,“不承認”,好,七個月了,八個月了,她肚子大了、非常明顯了,周圍的男人還是說,“沒有,她沒有懷孕”,“我們不承認”,到最後這女人一生氣說,“我乾脆就生給你看”,結果生下來了。而周圍的男人還在說,“沒有這個男人”…

北朝鮮發展核武,它確實已經有了,你還不承認它的核武地位,我看是不是認為,現在大國對北朝鮮的政策是失敗的,應該想一點別的辦法,這個辦法我也想不出來,它確實是令人頭疼的國家,因為它不受信用,即使和它和談、承認它的核地位、要求它停止下一步的核試驗,它也不會就範。但是我想,大國之間的對朝政策恐怕要改換一下思維方法了,具體怎麼改?接下來我們要繼續研究。

RFI:美國提出要對朝鮮採取更加強硬的措施,並且批評北京對朝鮮的懷柔政策,說“不能一切在照舊”了,您對此怎麼看?

平可夫:
北京對北朝鮮的政策基本上可以說是愚蠢的,其實這個也不意外,北京在被朝鮮推行的國家核心利益並沒有辦到,不僅沒有辦到,而且遠遠地偏離了其對朝的外交軌道。半島無核化、六方會談,越去越遠,不僅沒有無核化,現在更加有核,而且越試驗只能證明北朝鮮儘管核武器達不到氫彈的水平,可是它的小型的原子彈技術很可能日趨成熟,實戰的能力越加提高。在這種情況下,中國還與其他國家保持相當的距離,而且對北朝鮮推行一定的接觸與懷柔的政策,這對於它的國家利益來講,有什麼好處?我們看不出來 。而且北朝鮮並不買它的帳。我估計北朝鮮接下來就是要公開論戰了,北朝鮮會公開地批判中國,過去它是內部批判中國。從這次朝鮮中央電台的官方聲明談到了“美國以及敵對勢力”,而且隻字就沒有提到韓國、日本,因為這不是它的主要 的核威懾的對象,所以我個人認為,中國是不是已經被北朝鮮當作了敵對勢力?這個恐怕是下階段需要觀察的外交重點。總而言之,中國對朝鮮的外交政策絕對不是成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