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埃爾多安訪美能否讓美土關係翻開新篇章?

音頻 05:11
2017年5月15日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攜夫人抵達華盛頓訪問。
2017年5月15日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攜夫人抵達華盛頓訪問。 Kayhan Ozer/Presidential Palace/Handout via REUTERS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16日在白宮與美國總統特朗普會晤。這是特朗普上任以來,美土兩國最高領導人的首次會晤。埃爾多安希望此次會晤能夠成為兩國關係走出奧巴馬任下的冰點、翻開新篇章,但不按規矩出牌的特朗普能否滿足他的期待卻很難說。

廣告

應該說,對特朗普新政充滿期待的埃爾多安尚未啟程就被美國政府的一項決定潑了一瓢冷水。5月9日,特朗普政府決定允許美國國防部向在敘利亞境內與伊斯蘭國恐怖組織作戰的庫爾德人武裝提供武器。這項決定立即引發土耳其政府的憤怒。土耳其總理耶爾德勒姆表示,完全不能接受這樣的決定。埃爾多安也強烈要求特朗普政府立即收回成命。但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回應說,他毫不懷疑美土兩國能夠就此找出解決辦法。

土耳其政府的強烈反彈源自土耳其與美國政府的不同戰略考量。土耳其政府雖然也參加打擊伊斯蘭國恐怖團體的軍事行動,但埃爾多安政府更在意的是清剿庫爾德人武裝。因為在土耳其境內,庫爾德工人黨自80年代起就與政府軍交戰,試圖實現庫爾德人獨立。庫爾德工人黨被土耳其政府列為恐怖活動團體。在土耳其政府看來,在敘利亞境內與伊斯蘭國武裝交戰的庫爾德人民保護部隊(YPD)是庫爾德工人黨在敘利亞境內的延伸,因此也是恐怖組織。但是,在美國政府看來,這支庫爾德人民保護部隊卻是圍剿伊斯蘭國恐怖組織的一支尖兵。該民兵武裝是敘利亞民主力量的重要組成部分,而敘利亞民主力量一直得到美國的支持,站在打擊伊斯蘭國武裝的最前線。如何既打擊激進伊斯蘭武裝,又防止庫爾德人武裝在衝突中壯大因此成為土耳其與美國關係中的一道難題。美國國務卿蒂勒森上周利用在倫敦的機會與土耳其總理會談,他表示,向庫爾德民兵提供武器是迅速將伊斯蘭國武裝趕出敘利亞城市拉卡的唯一辦法。他完全理解土耳其政府對庫爾德工人黨的擔心,美國也將該組織看作是恐怖活動團體,但美國不是在向庫爾德工人黨提供武器,美國從來沒有這樣做過,今後也不會做。

其實,埃爾多安啟程赴美之際,土耳其政府的口氣已經有所緩和。上周五,埃爾多安在安卡拉機場向媒體表示,他樂觀看待土美關係的未來,相信兩國關係將隨他此次華盛頓之行翻開新的篇章,在他看來,特朗普政府目前還處於過渡磨合期,因此各方都應當謹慎行事。

埃爾多安能否如願說服仍然處於過渡磨合期狀態的美國總統改變立場呢?美國一家智庫的研究員Aaron Stein向法新社表示,在他看來,埃爾多安與特朗普的會晤恐怕會只是羅列一系列要求而已。

事實上,美土兩國之間的難題並不僅限於是否應當向敘利亞境內的庫爾德民兵提供武器。自土耳其去年發生未遂政變之後,安卡拉與華盛頓之間的關係進一步惡化。埃爾多安政府堅信已經旅居美國多年的土耳其穆斯林領袖人物葛蘭是幕後推手,在國內展開了大規模清洗葛蘭運動支持者的行動,並要求美國將葛蘭引渡回土耳其。葛蘭本人絕口否認與未遂軍事政變有關,美國方面到目前為止也沒有接受安卡拉方面的引渡要求。

與此同時,埃爾多安政府近年來越來越傾向專制,在國內強力打擊異己力量。2016年4月,奧巴馬曾針對土耳其境內的新聞自由狀況,認為埃爾多安政權走上了一條“令人不安的道路”。埃爾多安政權對國內媒體以及不同政見力量的打壓在去年7月的未遂政變之後更加變本加厲,招徠美歐國家不斷抗議和警告,這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一直是美國在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框架下的重要戰略盟友的土耳其開始向俄羅斯靠攏。

另外,美國政府在上世紀初土耳其政府追殺亞美尼亞人歷史問題上的立場也是與土耳其關係中的敏感話題。今年4月特朗普曾表示,這是二十世紀最兇殘的大規模行動之一。特朗普雖然沒有使用“種族屠殺”這樣的字眼,但土耳其政府已經嚴詞反駁,指責特朗普“歪曲事實”,“定義錯誤”。

美國某智庫研究員Aaron Stein向法新社表示,預計,埃爾多安將會努力說服特朗普,但他也必須清楚,他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