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為何對加入“亞投行”從消極轉向積極

音頻 05:00

日本一直以“亞投行”(AIIB)運行機制的不透明和融資時能否考慮環境和人權等國際標準等問題為理由,對加入亞投行持謹慎觀望態度,但是最近發生了變化。

廣告

日本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5月15日下午在訪問地北京向隨行媒體就日本是否加入“亞投行”表態,他說:日本政府應儘快決定加入。二階說:“關鍵是儘早決定加入,趁着還沒有大幅落後,有必要做好應對的思想準備。”二階還說:如果不儘快參加,將被世界潮流拋棄。 

與二階俊博相呼應,安倍晉三在15日晚播出的BS日本電視台一檔節目中,表示一旦條件成熟,會對加入“亞投行”進行考慮。安倍說:“如果消除疑問,將積極探討。目前正在關注其運作。” 

首相官邸和經濟產業省也出現了希望參加AIIB的意見,某政府高官5月12日表示存在參加的可能性,還指出“AIIB缺乏開發投資的知識經驗,或許正希望獲得日本的經驗和技術。” 

日本經濟同友會代表幹事小林喜光在5月16日的記者會上表示,日本應該積極探討加入中國主導的國際金融機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經濟團體聯合會(經團聯)會長榊原定征也在當天的民營電視台節目上稱“我認為亞投行具有滿足(亞洲地區)基礎設施需求的有效金融功能”,要求日本政府積極應對。 

為什麼日本突然轉向了呢?這與“亞投行”的發展及各種國際形勢的變化有關。 

首先,日美主導的亞洲開發銀行,其目的和“亞投行”的目的相似,是通過這一銀行,推進對亞洲基礎設施建設的投資,參加國家為67個國家和地區,但是“亞投行”雖然從2014年籌建開始到現在還不滿三年,但是來勢迅猛,最近參加國已達77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的主導權正在向中國主導的“亞投行”傾斜,如果日本不趕快參加,有像二階所說的那樣,“為世界潮流拋棄”之虞。 

第二是國的態度。在亞投行成立當初,美國沒有參加,日本要和美國步調一致,並希望以日美領導的亞洲開發銀行與其抗衡,但是美國的態度最近發生了變化。 

中國在5月14日到15日,主辦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這次一次有關經濟投資、合作、發展的多邊平台。29位外國元首、政府首腦及聯合國秘書長等3位重要國際組織負責人,130多個國家的約1500名各界貴賓前來參會, 美國在這一峰會召開之前不到48小時,突然宣布派遣由總統特別助理、美國國家安全保障會議(NSC)亞洲部高級部長波廷傑帶領的代表團參加,波廷傑在5月14日的峰會相關會議上表示,美國企業擁有國際基礎設施項目合作的良好記錄,已經做好了參與“一帶一路”倡議的準備。 

此次與二階俊博一同訪華的相關人士稱:“美中正在接近,日本有可能被扔下。”日本一直都在觀察美國的動向,因此這次安倍在讓二階俊博給習近平帶去的親筆信中指出:希望在“一帶一路”構想上加深對話和合作,而習近平回應說:日方明確表示肯定“一帶一路”倡議。我們歡迎日方同中方探討在“一帶一路”建設框架內開展合作。 

第三,日本也是一個國內市場趨於飽和,國內消費低迷的國家,需要以外需和出口帶動其經濟發展,因此安倍政權把TPP作為其成長戰略的支柱之一,由於TPP帶來的各國取消關稅,日本產品出口將增加,同時低價外國商品得到進口,日本消費者在購買外國廉價商品時節省下來的資金,又將用來購買其他商品,消費整體將隨之擴大。 

在特朗普政權宣布退出TPP後,日本一直在尋找其他的TPP的代替物,首先日本正在積極推動排除美國的11國TPP,但是十分不順利。5月21日,正在河內參會的澳大利亞、文萊、加拿大、智利、日本、墨西哥、新西蘭、馬來西亞、秘魯、新加坡和越南11個參加TPP談判國家的貿易部長發表聯合聲明,稱即使美國退出TPP,仍必須就建立合作夥伴關係繼續努力,但實際上各國的主張很不一致,支離破碎,日本打出的“除去美國的11國首先使TPP生效”的主張胎死腹中,因此日本也希望參加亞投行和中國“一帶一路”計畫,以輸出其過剩產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