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報紙摘要

那些缺席新加坡美朝峰會的力量

音頻 06:28
作者: 瑞迪
20 分鐘

法國各大媒體6月12日紛紛關注在新加坡舉行的美朝領導人歷史性峰會,以及一些缺席此次峰會的國家可能發揮的作用。關於中國,《費加羅報》觀點版專欄記者Renaud Girard發表文章,針對上周末相繼舉行的世界七強峰會以及上海合作組織峰會,認為西方世界始終難以面對中國聯合起來。

廣告

美朝峰會:歷史性峰會,還是令人抓狂的峰會?

《解放報》的頭版畫面將美國總統特朗普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的頭像合二為一,同時邀請讀者在“歷史性”和“令人抓狂”這兩個字中選擇如何形容本次峰會。該報的分析文章指出,此次峰會雖然史無前例,但最難做到的是,不只停留在輿論效應,而是讓平壤放棄核武器。該報的社評文章以“孤注一擲”為題,認為即使是在峰會前、或峰會期間、或峰會之後,事件再出波折,但朝鮮半島形勢一年以來的變化足以說明對任何事都不要放棄希望。倘若這種瘋人戰略成功,那就需要重新審視世界地緣政治格局。

那些缺席新加坡峰會的力量

《費加羅報》稱此次峰會是實現一次歷史性緩和的賭博。該報綜述了美朝兩國近70年無休無止的衝突關係,也特別關注那些新加坡峰會媒體聚光燈前缺席、卻同樣發揮影響的國家。報道指出,特金會的可能性提出後,金正恩已經兩次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晤。習近平還慷慨地借給金正恩飛機,送他前往新加坡,明確顯示中國的保護。俄羅斯總統普京則在峰會前派其外長訪問平壤,帶去他的“熱情致意”,並邀請金正恩訪俄。而據日本《朝日新聞》報道,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擔心特朗普忽視日本利益,願意親自與金正恩會談。韓國總統文在寅自始至終都在努力消解戰爭威脅,促成對話。就連朝鮮核武計畫以及導彈計畫的老顧客敘利亞總統阿薩德都可能前往平壤訪問。美國國際戰略研究中心亞洲部負責人Michael Green懷疑特朗普可能錯誤地判斷了形勢。他指出,特朗普準備好面對一場雙人遊戲,而金正恩則準備拉開一個對多台同時進行的棋局。朝方對新加坡峰會的期待並不是去核化,而是恰恰相反,而是在國際舞台上獲得承認。這篇文章指出,與特朗普的會晤即使失敗,也可以讓出現走出孤立。習近平雖然人不在新加坡,但他的影子圍繞着此次峰會。曾經代表美國參加朝核危機六方會談的Victor Cha指出,北京更希望能重啟六方會談,保證中國對會談進程有一定控制。但特朗普對這樣的多邊會談不感興趣,這就迫使中國另行打算。特朗普雖然每次都肯定中國發揮了積極作用,但中國的並行外交也讓他措手不及,他發現金正恩與習近平第二次會晤之後,態度轉為強硬。Michal Green指出,中國主席習近平另開棋局,看到的是比特朗普看到的更廣泛、更長遠的利益。中國公開ia支持可以減少緊張關係的對話,但中國始終將美國看作是其勢力影響範圍里的一個戰略對手。此外,日本關心的是朝鮮的中程導彈以及被綁架日本人命運,而韓國最關心的則是避免再退回到有戰爭威脅的緊張關係。俄羅斯則一直在尋找它在東北亞失去的影響力和支點。在Victor Cha 看來,俄羅斯看中的也是長遠目標,尤其是鐵路以及能源運輸接軌。在短期內,俄羅斯樂見任何可以減少美國霸權的努力。這篇文章指出,無論美朝峰會結果如何,中國、韓國、俄羅斯都已經準備好恢復對朝貿易以及對朝援助。Victor Cha提醒說:倘若事情不如想象那樣順利,特朗普有可能不再有中國和韓國支持他恢複製裁。

財經報刊《回聲報》駐京記者的報道也指出,儘管中國缺席新加坡峰會,但中國手中還有很多牌,中國對朝鮮這個難以駕馭的鄰國還有很大的影響力。這篇報道注意《朝鮮勞動新聞》刊登的照片上,正準備登機飛往新加坡的金正恩身後可以看到的不是朝鮮國旗,而是中國國旗。那時專門運送金針恩前往新加坡的中國航空公司波音747機身上標示的圖案。文章指出,這張在朝鮮所有官方媒體上廣為轉載的照片象徵意義極強。它顯示,中國雖然缺席新加坡,但未來幾個月,要解決朝核危機,就不能沒有中國。

法共《人道報》今天也例外地以國際話題開篇,在頭版寫着:一次不得錯過的和平機會。該報社評文章以“希望與懷疑”為題指出,無論新加坡峰會結果如何,未來的路都還很長。文章結合此前剛剛結束的世界七強峰會指出,特朗普一條推文就宣告了七強峰會的失敗,這令人擔心是否又會有一個表達憤怒的推文,破壞這次和平的希望。

魁北克七強峰會:西方仍無力聯合面對中國

關於中國,《費加羅報》觀點版專欄記者Renaud Girard發表文章,針對上周末相繼舉行的世界七強峰會以及上海合作組織峰會,認為西方世界始終難以面對中國聯合起來。文章寫道,世界七強峰會一個沒有引起媒體關注,但卻後果嚴重的可悲之處,是面對強勢崛起成工業、貿易和軍事大國的中國,西方國家顯示他們無法聯合起來。當代歷史上,為了遏制一個被實力快速成長而蒙蔽雙眼的國家的霸權傾向,曾組成了各種聯合。但魁北克七強峰會上值得注意之處,不是特朗普無視多邊外交,不是加拿大總理不太彬彬有禮的公報,也不是德國總理默克爾冷冷的憤怒,而是西方國家領導人無法有戰略思維,無力迎戰地緣政治的當務之急。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