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澳大利亞/中國/新冠肺炎

就國際獨立調查問題各持己見 澳大利亞與中國外交關係加速緊張

澳大利亞貿易部長西蒙·伯明翰資料圖片
澳大利亞貿易部長西蒙·伯明翰資料圖片 © 路透社圖片
作者: 弗林
17 分鐘

澳大利亞貿易部長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4月28日證實,澳大利亞外交貿易部常務副部長孫芳安(Frances Adamson)在27日與中國駐澳大使成競業通電話。伯明翰介紹稱,孫芳安在通話中向成競業表達了,澳洲政府對後者在日前接受採訪中,就獨立調查新冠疫情提出的所謂“經濟脅迫威脅”發言的不滿。

廣告

澳大利亞政府在近日提出了對新冠肺炎疫情的國際獨立調查呼籲,並引發了中方的反對和批評。《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The 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在26日刊登的一篇對成競業的專訪中,後者則表態指,澳洲總理莫里森對獨立調查的推動是“危險的”。成競業亦稱,在當下這一關鍵時刻,採取猜疑、指責或分割的手段只會削弱對疫情的全球回應。他並否認此次疫情來源於武漢濕貨市場的說法,並稱科學人士對其起源尚無定論。他說,“病毒的來源很複雜,我認為專業人員,科學家和醫學專家應該解決這一嚴肅的科學問題。”

此外,成競業在採訪中談到,認為澳方所提出的獨立調查呼籲,是與“華盛頓的那些希望將自己的問題責怪於中國,轉移視線的力量結盟”。他並指,“這是一種針對中國的政治運動”。但此前莫里森曾在接受媒體質詢時,就是否在美國的授意下提出這一要求而予以否認,並指如若疫情率先於其他國家暴發,仍會推動對疫情相關問題進行獨立調查。

成競業還提出,澳大利亞推進的獨立調查使“中國公眾感到懊惱 、驚愕和失望”。他續稱,從長遠來看,如若中國國內的這一情緒進一步惡化,人們將就“為什麼還要去一個對中國不很友好的國家”加以思考。他還指,中國的家長們也會考慮是否應繼續將他們的孩子送往這樣一個“對華不很友好,甚至具有敵意”的地方留學。成競業稱,“這將由(中國)人來決定,也許普通(中國)人會說‘為什麼還要喝澳大利亞葡萄酒?為什麼要吃澳大利亞牛肉’。”

對於成競業的這一表態,澳大利亞外交部長佩恩已於27日發表聲明指出,澳大利亞對在中國武漢初始的新冠肺炎疫情暴發,提出進行獨立調查“原則性呼籲 ”,澳方拒絕接受任何認為“經濟脅迫”威脅是對這一評估為合適的回應,並指“此時我們需要的是全球合作”。對此,伯明翰並進一步證實,在成競業對澳大利亞推動調查新冠肺炎病毒起源提出“經濟脅迫威脅”後,聯邦政府已經向後者致電。

伯明翰當天在接受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採訪時表示,“澳大利亞不會因為受到了經濟脅迫或有脅迫的威脅,就在重大的公共衛生問題上改變我們的政策立場,正如我們不會在國家安全事務上改變我們的政策立場一樣。”他在採訪中還介紹,澳方官員在與成競業的通話中表達了澳洲政府的不滿。伯明翰稱,“澳大利亞人當然希望我們的政府已經(這樣)決定,世界各地數十萬人的死亡值得進行透明度調查,以防止再次發生。”

澳大利亞工黨領袖、聯邦反對黨領袖阿爾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亦表示,同意伯明翰的評論,並支持政府要求進行調查的呼籲。他強調,“澳大利亞希望與中國建立積極的關係,但必須建立在信任和透明的基礎上,而透明度是評估這種病毒及其發生的必要條件。”同樣在當天,中國駐澳使館發言人則回應指,相關報道具有誤導性。發言人稱,孫芳安秘書長首先高度評價武漢實現病例清零,並感謝中方為澳方8家企業在華採購相關醫療物資提供的協助。成大使肯定了澳方抗擊疫情取得的積極進展。

發言人提到,孫芳安秘書長為澳方有關國際調查的建議作了很多辯解,強調該建議是非政治性和不針對中國的,承認現在不是開展調查的時機,澳方也沒有具體方案,不希望此事影響澳中關係。發言人續稱,成大使詳細闡述了中方相關立場,指出無論澳方怎麼辯解,都掩蓋不了有關建議是政治操弄的事實。正如西方諺語所說,“表面叫賣酒,實際出售醋”。

中國駐澳使館發言人還強調,成大使嚴辭拒絕了澳方就其近日接受《澳金融評論報》採訪時有關表態的關切,要求澳方放下意識形態偏見,停止政治操弄,多做有利於雙邊關係發展的事。中國官媒《 人民日報海外版》另在稍早發表了題為“ 疫情當前,澳政客又跳出來搞事”的評論文章。文章指,美國就新冠疫情“甩鍋”給中國及世界衛生組織,“澳大利亞政府火速遞上一份‘投名狀’”,並“遊說德國、法國、新西蘭等國‘入夥’”,對中國在新冠疫情早期的應對情況展開獨立調查,還“揚言”要發揮“領導作用”。文章寫道,“近年來,某些澳政客唯美國馬首是瞻,癡迷於做美國的‘馬仔’,在國際輿論場中不斷抹黑中國,在南海問題上無端挑釁中國,就南海問題肆意污名化中國。”

另據資料顯示,中國是澳大利亞最大的貿易夥伴,兩國貿易佔澳洲約26%的貿易總額。在2018至2019年,中澳貿易總額約為2350億澳幣(約1500億美元)。中國還是澳大利亞出產的包括煤炭、鐵礦石、葡萄酒、牛肉等產品的最大海外市場。中國人赴當地留學和旅遊人數近年來也在一直上升。

對於雙邊重要的經濟關係,伯明翰表示,儘管仍然堅定認為需要研究冠狀病毒的起源和疫情如何形成等問題,但他非常希望將外交事務與商業貿易區別開來。他說,“我們與中國政府之間的任何政策分歧,都不應該,無論是從我們的角度還是從他們的角度,妨礙繼續保持正面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和對話,以及正面的企業與企業之間的關係和交往。”

伯明翰提出, “澳大利亞是中國經濟關鍵的供應方之一,正如中國經濟確實向澳洲的經濟提供了高價值商品、資源和服務”。他還介紹指,澳大利亞希望與中國保持這種積極的關係,但也會與此同時尋求發展在諸如印度和歐盟的經濟合作。澳洲與印度和歐盟在2018至2019年的貿易總額分別約為303億澳幣,及1143億澳幣。

據路透社報道,儘管中澳兩國在近期中外交關係緊張,特別是澳洲通過立法限制了中資對一些具有戰略意義企業的投資,但雙邊貿易在去年還是增長了20%。另一名來自執政的澳洲自由黨聯邦參議員帕特森(James Paterson)則告訴澳大利亞天空新聞(Sky News.)稱,“不要忘了,中國也需要我們。很多向中國製造業供應的關鍵性出口,如鐵礦石、煤炭和天然氣都出自於澳大利亞”。他稱,“要替換這三項重要進口(資源),對中國製造業來說將不是一件易事”。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