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專欄

昂山素姬參加2020緬甸大選

音頻 06:05
Podcast
Podcast © FMM

緬甸將於2020年11月8日舉行全國大選。即將參選的97個註冊政黨自7月20日以來陸續向緬甸選舉委員會進行登記。現年75歲的緬甸國務資政昂山素姬宣布將會參選。據東南亞問題研究分析,儘管受到新冠肺炎傳染疫情的影響,而緬甸領導人昂山素姬個人的民意支持度不減反增,她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NLD)在新一輪緬甸大選中仍占很大勝算。

廣告

越南通訊社預測緬甸現政府執政班子仍將取得新一輪的大選勝利。緬甸上一次全國大選於2015年11月舉行,昂山素姬(Aung San Suu Kyi)領導的民主聯盟獲得國會絕大多數席位,比例高達77%,由民盟領導的新政府於2016年4月正式上台執政。泰國法政大學東南亞問題研究專家敦雅帕 (Dulyapak Preecharush) 認為,當今緬甸政體仍具有“民主兼獨裁相結合”的綜合性特點,經過前兩次全民投票洗禮的緬甸民主聯盟,在2020年大選中取得大選勝利並不令人感到意外。值得注意的是,民盟能否繼續保住所佔有的高比例議席、如何開展內部改革以及協調軍政關係才是關鍵。

緬甸國務資政昂山素姬近日宣布將會參加2020年全國大選。這一決定牽涉錯綜複雜的緬甸修憲問題。外界普遍認為,緬甸憲法中關於 “凡涉外婚姻者或擁有外籍子女者不具備參選資格”的條例,正是為了阻止昂山素姬參加政治大選而量身打造的一道門檻。目前,緬甸國會兩院各自保留25%的軍人份額,這些議席無須經過選舉產生,一旦要修改重要的憲法條例,必須獲得75%的支持票。可見緬甸軍人對國家政治體制依然牢牢掌有控制權。泰國學者認為,民盟過去四年在擔任治理國家任務的同時,不得不艱難周旋在固有的軍人勢力和由軍人衍生的各種黨派勢力之間,因此在治理國家和發展經濟方面建樹並不明顯。因此說,如果民主聯盟無法像以往那樣取得輝煌的選舉勝利,勢必影響到未來組閣的話語權。

不過,泰國學者認為昂山素姬領導的緬甸政府在改善地緣關係上表現出不俗的戰略眼光。由於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後並未給予東盟足夠重視,西方國際社會就羅興亞人危機不斷向緬甸政府施加壓力,但昂山素姬預判國際形勢後對外來壓力表現出不屈服的強硬姿態,反而令其在“原本不認可羅興亞人國籍”的緬甸社會更加深得人心。昂山素姬造訪中國,強化彼此依存的近鄰關係,緬甸由此成為中國發展“一帶一路”的重要支點。昂山素姬走訪日本招商時揚言“全面開放緬甸投資機會”。除此之外,緬甸政府也積極發展與印度的外交關係和商貿往來,透過湄公河-恆河合作計畫協助印度擴大在東南亞地區的影響力。

值得注意的是,泰國《民意報》專欄作家拉莉達(Lalida Hanong)撰文稱俄羅斯與緬甸平淡關係背後保存着深厚的傳統友誼。俄羅斯的前身蘇聯是緬甸獨立後最早邦交國之一。冷戰期間緬甸高調宣布保持中立,實際上傾向於支持前蘇聯。緬甸獨立後首任緬甸總理吳努(U-Nu)曾於1955年訪問前蘇聯長達兩周時間,並以時任緬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主席身份積極響應前蘇聯最高領導人赫魯曉夫(Nikita  Khrushchev)的外交主張。1953年朝鮮半島實行南北分治,緬甸表態支持北朝鮮;在台灣島主權、中國爭取聯合國合法成員地位等問題上緬甸均附和蘇聯立場;1960年赫魯曉夫與布爾加寧(Nikolai Bulgnin)訪問緬甸時一度受到“封城舉行歡慶儀式”的盛情款待。可以說,前蘇聯自緬甸獨立以來始終在政治思想意識、軍事武器裝備、財金援助以及醫療酒店等多方面給緬甸予支持和援助,蘇聯解體後,俄羅斯繼續對緬甸的政治經濟和社會文化產生深刻影響。當今俄羅斯與緬甸在能源、糧食和武器軍售等方面互為重要的合作夥伴。2016年,緬甸與俄羅斯簽訂軍事科技與安全合作協約,進一步促進俄羅斯對越南、緬甸、菲律賓等東盟國家的軍售貿易;2018年,俄羅斯與東盟關係升級為戰略合作夥伴。

無獨有偶,五年一度的緬甸大選跟四年一度的美國大選即將在今年十一月上旬先後登場,此間國際態勢隨着各自選舉結果出爐而演繹的嶄新格局值得密切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