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印太/中國

澳軍少將:與中國發生衝突的可能性大

澳大利亞特種作戰部前指揮官芬德利少將資料圖片
澳大利亞特種作戰部前指揮官芬德利少將資料圖片 © 網絡圖片

據《悉尼先驅晨報》和《時代報》5月4日報導,時任澳大利亞特種作戰部指揮官芬德利少將(Adam Findlay) 曾在2020年4月任內的一次向麾下官兵訓話時表示,北京已經在對澳大利亞進行“灰色地帶 ”戰爭,澳軍必須為未來很可能蔓延到實際衝突的情況做好計畫。

廣告

芬德利現在已不再擔任該部指揮官一職,但他仍然為澳大利亞國防軍提供諮詢,他強調了澳軍正在採取的防止戰爭的措施,但也描述了由於外交事務的不可預測性,實際衝突爆發的“可能性大”(high likelihood)。這兩家同屬澳大利亞九號娛樂公司(Nine Entertainment Co.)的報紙表示,經過從多個消息來源獲得的芬德利在2020年4月發表簡報的細節顯示,芬德利告訴他的部隊,如果衝突的威脅得以實現,澳大利亞國防軍不僅需要依靠傳統的空中、陸地和海上力量,還需要依靠澳洲在使用網絡和太空戰的能力。

報導稱,這些消息來源要求匿名,因為他們未被授權公開發言。芬德利據報當時曾向他麾下的官兵們問道,“你們認為主要的(地區)威脅是誰?”他隨後自問自答稱,“中國”。芬德利說,“好,那麼如果中國是一個威脅,中國有多少個特種部隊旅?你應該知道中國有26000名特種作戰部隊(SOF)人員。”

報導稱,在描述澳軍如何發現了顯示出中國正試圖利用 “我們(澳大利亞)在該地區的缺席”的信息時,芬德利在發言中還凸出了澳大利亞國防軍需要重新確認其存在,並在東南亞和西南太平洋地區發揮“第一級”作用的表態。“我們需要確保我們不會失去動力......回到該地區,”芬德利說,他強調了澳大利亞與印尼的密切關係。

報導指,芬德利當時向其部下做出的發言從來不是為公眾或政治受眾準備的。相反,他告訴幾十名訓練有素的澳軍特種部隊官兵,“中國有遊戲計畫”,以避免跨越傳統的軍事紅線,而是發動一種更微妙的攻擊。據消息人士說,芬德利告訴部下,“他們知道西方民主國家有和平,然後,當他們越過一條線,我們就會非常生氣。然後我們開始轟炸人”。他補充說,“中國說,讓我們更聰明一些。在開戰之前,讓我們在門檻以下玩玩。讓我們在不發生戰爭的情況下實現戰略上的事情。所以,現在我們有了一個新的層面。"

芬德利稱,“中國一方面說著‘合作,我們都有幸福的家庭’的語言。但是,與‘俄羅斯、朝鮮、伊朗和所有其他結盟國家’一起,北京正在‘灰色地帶’與澳大利亞競爭。”他說,“中國一直專註於‘政治戰’,使其能夠‘在不使用武力的情況下實現戰略影響’。”報導指,“政治戰涉及一個國家通過使用一系列不屬於實際戰爭的隱蔽和公開手段來實現其利益,包括貿易槓桿、情報行動、外國干涉、外交和網絡行動。‘運動’戰爭是一個軍事術語,指的是衝突涉及致命武力。”

芬德利說,為了“阻止戰爭爆發”,澳軍必須與中國強加給澳大利亞的“脅迫性限制”競爭。在執行自己的灰色地帶任務時,澳大利亞的目標是“使對手處於劣勢,使我們處於優勢”,並避免戰爭。報導稱,芬德利還說,這是自二戰以來澳大利亞第一次面對在中國的一個“同級敵人”(peer enemy)。他說,澳大利亞的特種部隊必須應對這一挑戰,同時接受軍事監察長最近關於士兵涉嫌在阿富汗犯下戰爭罪的調查結果所引發的前所未有的改革。

芬德利說,在接受艱巨的雙重任務,即應對中國帶來的威脅,同時進行重大改革時,澳大利亞軍隊也應該接受英國戰時領導人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l)的名言建議,“如果你正在經歷地獄,請繼續前進”。他說,“我們有一個文化和專業轉型,它比澳大利亞國防軍將要發生的任何事情都要重要。與此同時,我們必須為應對一個新的對手提供工具。因此,這是我們即將進入的地獄之谷的終點。”

報導稱,包括芬德利和澳洲國防部長彼得·達頓(Peter Dutton)及內政部秘書長佩祖羅(Michael Pezzullo)連日來放出的爭議性言論表面,澳洲政治體系現在開始在公開場合發出一些警告,而軍方在12個月前就明確提出了這些警告。達頓等澳洲國防官員最近都公開表示,在2020年11月監察長關於阿富汗戰爭罪行的嚴厲報告之後,澳大利亞國防軍需要專註於其核心軍事職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