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南海/中國

菲總統發言人向副總統下戰書 要就被占海域問題辯論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與副總統羅布雷多資料圖片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與副總統羅布雷多資料圖片 © 網絡圖片

自馬尼拉方面消息,菲律賓總統發言人哈里·羅克(Harry Roque)5月10日晚表示,願意就西菲律賓海被占海域問題與來自反對派的副總統萊妮·羅布雷多(Leni Robredo)辯論。羅布雷多周日對杜特爾特最近關於該爭議海域所發表的言論表示嚴重關切,並稱這些言論對菲律賓的影響甚至超過了政府的任期。

廣告

據菲律賓最大廣播電視公司ABS-CBN報導,杜特爾特上周曾同意與已退休的菲律賓最高法院大法官東尼奧·卡皮奧(Antonio Carpio)就被中國控制的海域問題進行辯論。杜特爾特說,將問這位前大法官是誰下令菲律賓船隻從斯卡伯勒淺灘(中國稱黃岩島)撤退的,阿基諾三世政府之後做了什麼,以及菲律賓是否可以執行2016年的南海仲裁裁決。杜特爾特說,如果他關於西菲律賓海的說法是錯誤的,他將 “立即辭職”。卡皮奧第二天接受了杜特爾特的辯論邀請,並說自己“從未參與過2012年斯卡伯勒對峙期間讓菲律賓海軍艦艇撤出西菲律賓海的決定”。卡皮奧說,“當時我正在最高法院任職,我所知道的關於菲律賓海軍艦艇撤離的情況只是在報紙上看到的。”

杜特爾特後來退出辯論,並選擇其發言人羅克代理出戰。在周一晚的記者會上,羅克將鋒芒轉向副總統羅布雷多並指,“如果副大法官不想和我這樣的普通律師辯論,那就讓我們辯論吧”。他補充說,“一勞永逸,反對派應該有人站出來辯論杜特爾特總統是否向中國贈送了領土,或者其他政府是否這樣做。”對此,羅布雷多的發言人回應表示,“你膽子不小,但在你要求的第一次辯論中就退縮了。應該像萊妮副總統那樣:工作。你的空閑時間太多了。” 菲律賓與中國南海主權爭執之際,杜特爾特5月6日稱,菲律賓在南海問題上對中國的仲裁勝利“就是廢紙一張,可以扔進垃圾桶”。

羅克說,他與同為律師出身的羅布雷多是“朋友”,他們在上大學時就是同宿舍的同學,並稱“朋友之間可以辯論”。他說,與副總統的辯論可以圍繞杜特爾特的“外交政策是否導致了主權的減損或領土的喪失”。杜特爾特指責,其前任阿基諾三世政府在2012年中菲對峙後,使中方有效控制了西菲律賓海的斯卡伯勒淺灘。曾擔任阿基諾三世政府外長的羅薩里奧(Albert del Rosario)稱,中國 “欺騙性地違反了”與菲律賓達成的結束對峙的協議,從該地區撤回了船隻。他在2013年外長任內推動了對中國的南海仲裁案。

卡皮奧上周說,杜特爾特應該“信守諾言”宣布辭職,因為後者謊稱他參與了2012年中菲南海對峙。羅克對此則回應說,那是“一廂情願的想法”。他說,“作為一個新政黨的領導人,卡皮奧法官當然希望總統辭職,因為他希望他的盟友能夠坐穩,這樣在選舉中,他的候選人,如果不是他自己,也會有機會。”此外,杜特爾特本人更是在周一稱,他在2016年大選期間提出,“當選後會騎着摩托艇挑戰中國對菲律賓海域侵佔的選舉承諾是一個‘純粹的玩笑’”,並稱相信這個承諾的人是“愚蠢的”。

杜特爾特說,“那是競選時期,那個笑話,我們稱之為誇誇其談。我的誇誇其談純粹是一個競選笑話,如果另一方相信,也許甚至卡皮奧也相信,我會說你很愚蠢。”杜特爾特半開玩笑說,他(為此)買了一個二手摩托艇,但它的備件還沒有到。杜特爾特說,在海中央不會有摩托艇的加油站,而且海浪會像船一樣高。

杜特爾特說他也不會游泳,如果他的摩托艇翻入海中,“我就會成為已故的羅德里戈·杜特爾特”。他說,“我連幾個小時都活不了,我會在海中央暈倒。我害怕死亡。”在2016年大選期間,杜特爾特曾頗具煽情地說,(在當選後)會要求菲律賓海軍把他帶到西菲律賓海的斯普拉特利群島(中國稱南沙群島)邊界,這樣他就可以“一邊騎着摩托艇,一邊高舉菲律賓國旗”。杜特爾特當時還告訴選民稱,會去中國在人工島礁上建造的機場,並在那裡插上菲律賓國旗。他說,“成為一名英雄是我長久以來的雄心。如果他們在那裡殺了我,請在菲律賓這裡為我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