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國/軍事

美海軍陸戰隊司令:美中戰爭並非不可避免,競爭將日常化

美國海軍陸戰隊司令大衛·伯傑資料圖片
美國海軍陸戰隊司令大衛·伯傑資料圖片 © 網絡圖片

美國海軍陸戰隊司令大衛·伯傑(David Berger)5月18日在出席活動時表示,他在過去十年中一直在研究中國,雖然美中之間發生戰爭並非不可避免,但兩國之間的競爭將日常繼續下去。伯傑稱,把美國海軍陸戰隊進行前沿部署,可能會減緩中國擴展疆界和霸凌近鄰的意願。

廣告

伯傑當天在出席由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主辦的一個在線論壇上說,“我和那些認為與中國的戰爭已成定局的人不同。我不屬於那個陣營。我認為雙方都可以採取一些措施,不至於讓戰爭成為一種不可避免的事情。其並非如此。我不認為它是不可避免的”。伯傑說,“儘管如此,中方顯然有一個戰略。他們有一個計畫。他們正在為該計畫提供資源。他們有個一致的政府,這給了他們一個優勢。這也有不利之處。我相信他們正在為實現他們的目標而行進。這很清楚,他們對這些目標是公開的。"

就美中兩國的關係,伯傑說,“我確實認為在可預見的未來,這將是一種活躍的日常競爭。他們正在繼續擴展。”他說, “我們正在努力梳理,我們應如何適應(這種情況),但不允許任何一個國家改寫一套70年來為大家服務的非常好的規則......而這當然是一個難題。”美國海軍研究學會(USNI)的報導稱,海軍陸戰隊官員強調,該軍種的部隊設計工作,包括通過減少較重的裝備使其更輕便,以便海軍陸戰隊能在太平洋島嶼之間輕鬆移動。這是為了跟上美國國防戰略對與中國和俄羅斯等國潛在衝突的回應。

此外,伯傑將台灣描述為一個 “不對稱的問題”,並指出,台灣必須自衛,因此美國應該想辦法協助台灣這樣做。他說,“你不能談論全球競爭,或者戰略競爭;而不談論台灣和其在當中應佔據的位置。但就這一問題,我認為如果用對稱的視角來看待台灣、中國和美國,這就太過簡單了。”他補充說,“從安全方面來說,這是一個不對稱的問題,而且它不僅僅是區域性的。因此,首先,我們必須打開我們的腦洞,認為這不僅僅是一個他們與我們和台灣之間有多少火力的問題,對吧。這不是那麼簡單”。

伯傑說,如果中國選擇奪取台灣的控制權時,那麼美國應該準備好應對衝突擴大到所有領域和印太地區以外的可能性。他說,“你如何遏制,你如何防止奪取台灣的老式做法可能將不(適用)於未來,因為在其他領域有以前所沒有的能力”。他談到,“還有一些事情坦率地說是要確定的,比如太空,任何國家會走多遠,因為相關的規則還沒有寫好,即涉及在太空領域的事情將如何運作的國際規則(的制定)。”

伯傑說,“我認為我們必須且正在調整看待任何潛在的台灣衝突的方式。而且我百分之百同意你的觀點,必須進入所有領域,遠遠超出軍事領域,遠遠超出美國對(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它必須是一個比這更廣泛的對話。”他認為中國在該地區的行動有兩種可能的情況。伯傑解釋說,“一個是我們在南中國海等地區和其他地區看到的,一寸一寸、一碼一碼的向前移動,我只是用一種武術的比喻,如果你退後,他就向前靠近。”伯傑說,“這對他們有利,因為這一情況下沒有戰鬥。他們只是移動,移動,每次都向前挪動一點。”

伯傑續稱,“但另一部分是更有活力的,像台灣這樣更有動力的情況,這顯然符合他們的利益,他們已經如此公開地表示,他們想把台灣置於保護傘之下”。他補充說,“這將與我們美國到目前為止的政策背道而馳。”他說,“我認為你應通過不同的視角來看待他們:有每天、每周的競爭,也有(中國)可能向台灣移動的一系列情況,以及這可能會是什麼樣子的。”他稱,北京的野心也可能以在發生自然災害時,以先於美國提供人道主義援助的形式出現。

伯傑說,“通常情況下,美國一直在附近,並非常迅速地提供幫助。好吧,中國人民解放軍;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在縮小他們的軍隊規模,增加他們的海軍和海軍陸戰隊的規模,這是一個原因。”伯傑稱,“我們將不得不考慮,如果他們首先得到醫療用品,有能力幫助(援助)上岸,而不需要帶整個部隊上岸。我們如何將所有這些因素考慮進去?因為與盟友和合作夥伴的關係也建立在我們如何應對自然災害時發出的求救信號上”。他說,“如果我們不是第一個呢?以前從來沒有過這種情況"。

伯傑指出,雖然美國與盟友和夥伴的軍事培訓是建立和維持這些關係的關鍵要素,但人道主義援助也是至關重要的。他說,“回到你如何利用部隊來發揮你的優勢,你如何發展與盟友和夥伴的關係;其中一些顯然是訓練和互操作性以及動力方面。”他補充說,“但其中一些坦率地說,是以一種在需要時可以幫助人類的方式使用他們的工具加上你的工具。這不是大多數人在軍隊中談論的首要問題,但我的經驗是,當一個國家需要幫助,而且他們現在就需要幫助時,那麼每一天,每一個小時都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