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新西蘭/印太

澳新總理舉行會談 對華政策分歧為重點議題

莫里森與阿德恩行毛利人碰鼻禮資料圖片
莫里森與阿德恩行毛利人碰鼻禮資料圖片 © 路透社圖片

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5月30日抵達新西蘭皇後鎮開啟了對該國為時24小時的訪問,並與新西蘭總理阿德恩(Jacinda Ardern)舉行了會談。這是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澳新領導人舉行的首次面對面會談。此次會議被普遍認為圍繞着兩國近期所表現的不同的對華政策,以及澳洲政府對在澳居住的,有過犯罪記錄的新西蘭公民採取的驅逐政策而展開。

廣告

周日當天,莫里森團隊與阿德恩團隊見面後行毛利人碰鼻禮以示問候。在澳新兩國基本上控制了國內的新冠疫情後,雙方在上個月重啟了無檢疫旅行,使兩國領導人時隔15個月後得以首次面對面會談。在為期兩天的會談的首次公開講話中,阿德恩說,期待着“下一階段編寫(出行)規則手冊”,說明澳新在疫情之後將研究如何重新向世界開放。阿德恩說,“新西蘭和澳大利亞當時開闢的道路是獨特的,而且它仍然具有其獨特性”。她說,“然而,這意味着我們沒有規則手冊,在接下來的一天會談中,我所期待的事情之一就是對下一階段的(出行)規則手冊的撰寫”。

除了商談解封和互通政策外,澳新兩國近期還展現出在對待重要貿易夥伴中國政策的不同。堪培拉因去年年初呼籲對新冠病毒溯源進行獨立國際調查等系列問題,與北京的關係進入冰點。新西蘭則在中國問題上特別是,就北京眼中的敏感話題表現的越發謹慎。新西蘭外長馬胡塔(Nanaia Mahuta)上月在發表首個公開對華政策演講時提出,對擴大“五眼聯盟”的職權範圍感到不適。此前,美澳英加四國外長今年1月就50逾名香港民主派人士遭到逮捕發表聯合聲明。而同樣作為“五眼聯盟”成員的新西蘭卻沒參與這一聯合聲明,引來其國內外輿論的質疑和批評。

在國內外輿論就這一問題的關注下,新西蘭政府似乎對究竟如何處理對華政策並未下定決心。馬胡塔近日又在接受英國《衛報》採訪時說,“顯然,我們不能忽視澳大利亞與中國的關係中所發生的事。如果他們接近風暴眼或處於風暴眼中,我們也必須合理地問自己;風暴接近我們可能只是時間問題。”周日在接待來訪的莫里森時,阿德恩在講話中還花了一點時間承認,澳新兩國並不總是意見一致。她說,“作為兩個主權國家,我們不會總是以同樣的方式看待每一個問題;我們經常會以不同的方式看待和做事情,而且這不僅僅是在板球場上”。阿德恩說,“但在這個日益複雜的地緣戰略環境中,(擁有)家人是令人難以置信的重要,而澳大利亞,你就是家人。”

莫里森則在開場白中表示,“我們在這裡與新西蘭的夥伴關係,將重點關注區域安全等關鍵問題和生物安全等重要議題。新冠疫情非常突出地強調了存在的人類生物安全風險。但是,還有許多其他的問題,我們並沒有忽視,而且確實是今年預算的重點”。他補充說,“當然,除此之外,還有自由和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的區域安全問題”。莫里森強調,“我們是‘五眼聯盟’夥伴,我們也是《澳新美安全條約》的成員。我們現在和過去一直並肩作戰,支持一個有利於自由的世界,很長一段時間都是如此”。他說,“因此,我們將有機會討論這些問題,以及我們如何能夠各自加強我們的共同努力,以確保一個自由和獨立的印度洋-太平洋。”

莫里森發言後,有記者提問稱,“您來這裡的原因是因為新西蘭對中國的溫和方式正在分裂我們的關係嗎?”他回答說,“不,這是一個(雙方)年度領導人對話。我們每年都見面,我們通過作為這種非常成功的夥伴關係的一部分的問題進行工作,特別是無論是經濟夥伴關係還是安全夥伴關係”。他說,“我們在所有這些問題上密切合作,這是加強我們對該地區安全利益、我們雙邊夥伴關係的安全利益的承諾的另一個機會,並為我們的共同繁榮和就業推進雙方的經濟合作。”

新西蘭政府周六向外界確認,將成為澳中之間關於大麥關稅貿易爭端的第三方。由於澳大利亞對新冠病毒的溯源呼籲,中國對從澳洲進口的大麥徵收80%的懲罰性關稅。去年12月,澳大利亞將針對中國的大麥關稅爭議提交給世貿組織處理。對此,新西蘭貿易部長奧康奈爾(Damien O'Connor)證實,惠靈頓將作為第三方介入該爭端。他說,當新西蘭有與爭端相關的商業或法律利益時,通常會採取這一步驟。

奧康奈爾周六受訪時說,基於規則的國際貿易體系是 “像新西蘭這樣的貿易小國能夠確保公平和公正競爭的唯一途徑” 。他說,“新西蘭沒有被要求作為第三方介入,然而,自1995年以來,我們已經成為60多個世貿組織案件的第三方,當我們看到國際貿易規則受到挑戰時,我們加入行動、爭端並不罕見。” 中國是新西蘭最大的貿易夥伴,占該國出口的近30%,比接下來的三個最大貿易夥伴的總和還要多。馬胡塔在接受《衛報》採訪時亦指出,建議新西蘭商家考慮和落實市場多樣化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