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澳大利亞/印太

日駐澳大使:在對華關係上日澳身處同舟需共同努力

日本駐澳大利亞大使山上信吾資料圖片
日本駐澳大利亞大使山上信吾資料圖片 © 網絡圖片

日本駐澳大利亞大使山上信吾7月21日在澳大利亞國家新聞俱樂部發表了題為“日澳關係:當前形勢和未來前景”的演講。他在演講中呼籲澳洲政府考慮與日本在東海進行聯合軍事演習,並表示該航道與南海對澳大利亞的安全和繁榮同樣重要。在談及對華關係時,山上信吾提出,日本和澳大利亞“在同一條船上,我們應該一起努力”。

廣告

上信吾在演講中對日澳關係的歷史進行了回顧,並對過去15年來雙方關係的發展進行了總結。他說,“我們(的關係)不再僅僅由貿易和投資來定義。我剛才提到了我們的共同價值觀。但是,我們今天的關係也是以共同的戰略利益為基礎的。2007年,我們的總理和首相簽署了《安全合作聯合宣言》。同年,我們的外交部長和國防部長走到一起進行了第一次2+2磋商。2014年,安倍首相在澳大利亞議會宣布,在加深了我們的經濟關係之後,我們將‘像橄欖球一樣加入到爭奪戰中,以培育區域和世界秩序並捍衛和平’。”

山上信吾說,“而這正是我們一直在做的事情。我們將我們的關係提升為特別戰略夥伴關係。我們為四方安全對話(Quad)創造了勢頭,最終在今年3月舉行了歷史性的、首次領導人會議。在那裡,日本和澳大利亞,以及美國和印度,同意‘支持諸如法治、航行和飛越自由、和平解決爭端、民主價值和領土完整等原則’。”

談及日澳在向區域內國家提供新冠疫苗及經貿往來等領域的合作後,山上信吾稱,“日本和澳大利亞現在已經全部上壘,準備好迎接大滿貫的全壘打。在未來15年裡,我們可以實現超越過去的繁榮和穩定。”他提出雙方今後可在包括經貿領域、基礎建設、太空探索、維護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氣候合作和戰略性夥伴關係等方面合作。

就日澳防衛合作,山上信吾說,“目前,我們的國防合作已經達到了一個新的階段。在實際操作層面上,它已經有了很大的發展。去年9月,澳大利亞皇家海軍和日本海上自衛隊對南中國海進行了聯合過境。11月,莫里森總理成為第一位與新當選的菅義偉首相會面的外國領導人,以討論《互惠准入協定》(RAA)。”

山上信吾說,“談判現在已經進入最後階段。《互惠准入協定》的簽署將是我們國防合作的一個重要里程碑,也清楚地表明了日本對這種夥伴關係的重視。最近,我們還宣布建立一個框架,使日本自衛隊能夠保護澳大利亞國防軍的資產。這將進一步加快我們聯合活動的複雜性。”

山上信吾說,“我們提高我們國防部隊之間雙邊演習和行動的複雜性的雄心,包括通過空對空加油,將進一步加強我們地區的威懾力。現在,我今天不能不提到東海的重要性。我預見到,我們將需要深化有關這一水域的溝通和合作。那裡的局勢絕非與澳大利亞無關。”

山上信吾說,“對於澳大利亞的航運業來說,交易額最高的國家都在東北亞。世界十大最繁忙的港口中有五個也是如此。所有這些港口都與經過東海的航運路線相連。在這方面,東海與南海一樣,對澳大利亞的安全和經濟利益至關重要。兩者都是我們的生命線。”

山上信吾說,“任何在這些海域以武力或脅迫挑戰現狀的單方面企圖都將不可避免地影響到我們的繁榮。台灣海峽的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也得到了我們兩國的認同。我希望,未來幾年我們關係的進一步深化將使我們能夠進行前所未有的國防合作”。他表示,“只有在一起,我們才能確保一個自由和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在那裡所有國家都能平等地享受法治下的和平、繁榮和穩定。”

在稍後的問答環節中,山上信吾還駁斥了一些分析家提出的論點,即日本政府在處理中國問題時,比澳洲政府有更細緻和有效的戰略,他表示, “這一論點的概要是,日本的情況遠遠好於澳大利亞。我的簡單回答是‘並非如此’。”

山上信吾舉例說,在日中兩國因東海撞船事件出現外交僵局期間,北京方面非正式地禁止向日本出口稀土。他說,“我不贊成這樣的說法......。澳大利亞、日本、美國--志同道合的國家必須走到一起,聯手應對這個新興大國崛起帶來的這些挑戰”。

山上信吾說,“(在處理對華關係時)日本每一天都在掙紮”。他補充說,“我們在同一條船上,我們應該一起努力”。他還警告說,“今天的地緣政治環境不能,也不應該用冷戰時代的二元術語來理解。我們所面臨的是新興大國崛起所帶來的挑戰...... 澳大利亞和日本是前線國家。”

當被問及就澳洲政府正在審查中國企業對具有戰略意義的達爾文港的租約問題時,山上信吾回答說,“這可能發生在日本嗎?我無法想象同樣的事情會發生在佐世保或橫須賀這樣的港口。我無法想象”。他說,“但這是由澳大利亞政府做出的決定,所以作為日本駐澳大利亞大使,我正在制定一項規則,不對澳大利亞和日本的國內政治進行干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