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治/亞洲

岸田文雄當選自民黨總裁演講:為日本更美好的未來而努力

日本自民黨新任總裁岸田文雄資料圖片
日本自民黨新任總裁岸田文雄資料圖片 © 路透社圖片

自東京方面消息,日本自民黨總裁選舉9月29日投計票,現年64歲的前政務調查會長岸田文雄當選第27任總裁。在由自民黨議員主導的第二輪投票中,岸田以257票對170票擊敗了競爭對手河野太郎。岸田文雄取得了勝利,總裁任期為3年,至2024年9月底。

廣告

在10月4日召集的臨時國會上,岸田文雄將接替已表明卸任意向的首相菅義偉,被指名為日本第100任首相。此次總裁選舉中,包括前總務相高市早苗(60歲)、代理幹事長野田聖子(61歲)在內共有4名候選人。這是第5次進行最終投票,上一次是前首相安倍晉三獲勝的2012年的總裁選舉。最終投票結果是岸田獲257票,河野獲170票。第一輪的總裁投票結果是岸田256票,河野255票,高市188票,野田63票。

黨內普遍認為新內閣上台後,岸田將發表施政演說(所信表明演說)並接受各黨的代表質詢,之後將宣布解散眾院舉行大選。在眾議員任期屆滿的10月21日之後的11月上半月舉行眾院選舉,被視為熱門方案。這將是日本現行憲法下首次在任期屆滿之後舉行眾院選舉。得知自己勝選的消息後,岸田文雄以自民黨新任總裁身份周三在東京一家酒店的自民黨國會兩院議員大會上發表了講話。

岸田文雄說,“我叫岸田,剛剛當選為自民黨總裁。首先,我想向全日本的所有黨員和朋友,以及黨組織的所有成員和黨部的工作人員表示衷心的感謝,感謝他們在這次選舉中的支持。”他說,“我想向大家表示誠摯的謝意,感謝你們為舉行這次重要的新冠病毒災難中的自民黨總裁選舉所做的努力和奉獻。我想表達我誠摯的謝意。”

岸田文雄說,“我還想向所有在總裁選舉中一起戰鬥的候選人,包括河野太郎、高市早苗和野田聖子,以及支持他們的各自團隊的所有成員表示衷心的感謝。我想對你們的努力表示誠摯的敬意。”

岸田文雄說,“最重要的是,我想向首相兼總裁菅義偉表示衷心的感謝和敬意,他一直站在處理新冠災難和我們國家面臨的其他困難問題和挑戰的最前沿。非常感謝你。”他說,“大約一個月前,即8月26日,我宣布參加總裁選舉的競選。你們中的許多人告訴我,政治中聽不到人民的聲音,你們不相信政治。正是帶着這種強烈的危機感,我搶先宣布參加總裁的競選。”

岸田文雄說,“我相信,每一位總裁候選人都證明了自民黨是一個人民的政黨,它傾聽人民的心聲,並參與建設性的政策辯論。”他說,“我們現在必須面對眾議院和參議院的選舉。我們必須向人民介紹重生的自民黨,呼籲他們的支持。總裁選舉已經結束,沒有任何一方了。讓我們都作為一個團結的自民黨來打棒球,統一面對眾議院選舉、大選和參議院選舉。”

岸田文雄說,“目前,我們的國家繼續面臨國家困難。我們必須繼續作出拚命的努力來對抗新冠疫情。我們還必須確保到今年年底,我們有一個價值幾萬億日元的經濟刺激計畫。”他說,“有許多重要問題影響着我國的未來,如新型日式資本主義、實現‘自由和開放的印度-太平洋’,以及應對出生率下降的措施。今天我將開始全力以赴地跑步。我希望所有的黨員和所有的國會成員都能和我一起競選。”

他說,“岸田文雄的專長之一是認真傾聽人們的意見。我決心與你們所有人一起努力,建立一個開放的自民黨,為日本創造一個更光明的未來。我想藉此機會,請大家支持我的演講。我期待着與你們合作。 非常感謝你們。”另就人事問題,岸田文雄在就任自民黨總裁後的第一次新聞發布會上說,“重要的是不要只任命年輕人,而是要在老少之間取得平衡。”

據共同社報導,岸田文雄畢業於早稻田大學。在擔任銀行職員、眾議員秘書後於1993年首次當選眾議員。歷任自民黨青年局長、沖繩北方擔當相、自民黨國會對策委員長、外相、自民黨政務調查會長。岸田是自民黨岸田派(宏池會)會長。現年64歲。9次當選眾議員,選區為廣島1區。所在派係為岸田派。

岸田文雄來自廣島選區,有着強烈的廢核意願,在擔任外相的約4年零8個月期間,為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訪問廣島而儘力,還實現了關於慰安婦問題的日韓共識。他擔任政調會長約3年,磨練了政策制定能力。在去年9月的總裁選舉敗北後,岸田造訪了離島及農村等全國各地,把接觸過的人們的要求和對政治的忠告寫在筆記上,反映到政策制定當中。

值得一提的是,岸田是出名的酒量好,新冠疫情導致聚餐減少,他苦惱於“在家時酒量增加了”。他在東京與同住的兩個兒子分擔家務,自己負責洗碗和打掃浴室。他閱讀了全套人氣漫畫《鬼滅之刃》,是職棒廣島東洋鯉魚隊的忠實粉絲,自己在高中時也打過棒球。

對華政策方面,被認為是自民黨內溫和派代表的岸田文雄月初在接受《日本經濟新聞》採訪時稱,“對中國在外交和經濟方面的‘侵略性為’深感震驚”。報導稱,“對付中國”將成為岸田文雄的“首要任務”。岸田文雄稱,為了保護“自由、民主、法治和人權等基本價值觀,我們將與美國、歐洲、印度和澳大利亞等具有相同價值觀的國家合作,反對專制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