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之窗

他們與諾貝爾獎失之交臂

音頻 06:02
位於蒙塔尼和佛朗索瓦絲•西諾西中間的是Chermann
位於蒙塔尼和佛朗索瓦絲•西諾西中間的是Chermann afp

 不要以為一個偉大的發現家就註定會獲得諾貝爾獎。由於一些難以解釋的原因,一些科學家被不公正地剝奪了這一世人矚目的桂冠,但是他們的貢獻至少同等甚至超過獲獎者。下面就讓我們回顧幾個著名的例子。

廣告

謝爾曼痛失2008年諾貝爾醫學獎

當2008年諾貝爾醫學獎授予艾滋病病毒發現者、法國人蒙塔尼和佛朗索瓦絲•西諾西的消息傳來時,Chermann為諾貝爾委員會終於確認法國人是這一領域的發現者感到高興,但他同時無法掩飾內心的失望。他被認為是“發現艾滋病毒的核心人物”。他有點看透世事地解釋說:“逆轉錄病毒是在我的實驗室發現的,我是三人中唯一的逆轉錄病毒專家”。的確,當年他們三位的論文在美國『科學』雜誌發表時,他的名字排在第二位。支持他的委員會要求諾貝爾委員會“修補這一令人遺憾的忘記”。但徒勞無功。當年除了他的兩位同事得獎外,第三位是一位德國醫生。諾貝爾委員會的章程很清楚:諾貝爾獎同一獎項不能同時授予三人以上。Chermann就這樣成了一個“多餘的人”。
同一年,與Chermann遭遇同樣命運的還有意大利物理學家卡比伯。諾貝爾物理獎授予一名日裔美國人和兩名日本人。表彰他們在亞原子物理中自發對稱性破缺機制的發現。意大利國家核物理研究中心主席出面寫信籲求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Stéhelin與1989年諾貝爾醫學獎無緣

1989的諾貝爾醫學獎授予了Bishop和 Varmus。但他們兩人同時為一名法國人,法國里爾巴斯德醫學研究院研究者Stéhelin辯護。諾貝爾委員會表彰兩名美國人發現了癌基因。可是,科學界承認Stéhelin在這一領域的貢獻至少與他們是等量齊觀的,最重要的是他的發現比兩位同事更早。儘管法國科研部部長出面支持和干預,但沒起到任何作用,瑞典皇家科學院充耳不聞。

Hoyle沒有得獎科學界驚愕

Hoyle很可能為他的同事大聲吶喊鳴冤付出了沉重的代價。他的同事Burnell沒有獲得1974年度諾貝爾物理獎,他憤怒地指責這是“巨大的科學醜聞”。也許由於他的某些荒誕的科學信念,以及經常性地拒絕承認錯誤,1983年的物理獎授予Chandrasekhar 和Fowler。表彰後者的理由是他對星球內部化學元素構成研究的貢獻。但恰恰是這一領域的研究,最主要的發現者是Hoyle。大多數科學家對諾貝爾評委會的決定感到驚愕。1997年,可能是為了彌補這一不公正的待遇,瑞典皇家科學院授予Hoyle相當於諾貝爾天文學獎的Crafoord獎。

學生慘遭老師取代

誰都知道,並非Hewish首先證實了脈衝星就是正在快速自轉的中子星。而且,正是由於它的快速自轉而發出射電脈衝。發現這一奧妙的是他的年輕的博士生Burnell。奇怪的是,Hewish卻領到了1974年度的諾貝爾物理獎,表彰他的理由是因為他在證實脈衝星就是正在快速自轉的中子星上起到的“關鍵作用”。不過,Burnell從來也沒有叫屈,也沒有指責被導師摘取了自己的成果。她認為在她那個時代,榮譽或者批評都是課題組的頭頭照單全收。

1962年醫學獎的遺憾

由於得獎人不過三的規則限制,Franklin,這位英國分子生物學家即使活到1962年也難以得獎。在這一年,她的三位同事因發現DNA雙重螺旋結構而獲獎,況且Franklin女士已經逝世了好幾年。諾貝爾獎不能授予死者,唯一的可能是死亡時間發生在公布獲獎消息後到領獎之前這一階段之內。Franklin是一位愛可斯光線專家,多虧了她的底片,她的同事們才得以取得重大發現。她沒有得獎不算,三位獲獎者,Crick, Watson 和Wilkins ,居然沒有一位在頒獎儀式上發表演說時提及她的名字。由於長時間地暴露於自己製造的機器散播的光線之下,Franklin死時年僅37歲。只有到了2003年,Watson才承認了Franklin的功勞。他對美國Scientific American雜誌說,Franklin理應獲得諾貝爾醫學獎。

Mertner錯失諾貝爾卻得到了費米

1945年,諾貝爾委員會把化學獎授予Hahn,表彰其對原子裂變的發現。事實上這是Hahn的合作者Mertner第一個發現的,並且使其理論化。Mertner被愛因斯坦稱作是奧地利的居里夫人。她出身猶太家庭,被迫於1939年離開德國,到瑞典避難。後來加入了該國國籍。據說就是因為這一荒誕的原因,她被瑞典諾貝爾委員會忘記了。但她本人並未記恨,繼續跟Hahn一直合作到戰後。這位有時被稱作“原子彈之母”的女士,後來終於得到全球科學界的承認,於1966年獲得了非常珍貴的Fermi大獎。為了紀念她的貢獻,1997年,第109號元素被命名為 MEITNER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