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縱橫

看國際貨幣戰的新動向

音頻 11:05

引起廣泛爭議的貨幣戰繼續受到高度關注。各國政府試圖通過降低本國彙率來增強各自的競爭力。據路透社報道,隨着發展中經濟體景氣放緩、西方國家暫停大印鈔票、及新興市場貨幣熱度退燒,原先像是一面倒的"全球貨幣戰爭",今年或許正出現一波反攻。這場為期三年的"戰爭"很可能就此完成整個歷程,偃兵息鼓。巴西認為,發達國家為了減輕國內信貸緊縮壓力而推出讓本幣貶值的政策,引發了這場戰爭。但是,新興貨幣掉頭轉為走貶,本身也存在巨大風險,包括影響投資決定傾斜及貿易外交惡化等。中國增強人民幣彙率彈性的政策,不僅沒有令人民幣大幅升值,反而今年人民幣彙率實際上還下滑了,因中國的經濟和通脹率雙雙放緩,而且貿易收支狀況也惡化,此外對於中國經濟"硬着陸"的擔憂揮之不去。人民幣升值恰恰是美國和其它有關國家的核心訴求。雖然過去五年中人民幣兌全球主要貨幣上漲逾10%,但2012年迄今,人民幣仍是新興貨幣中為數不多的兌美元彙價下滑的貨幣之一。在2011年的糟糕表現之後,俄羅斯盧布、印度盧比、墨西哥比索、和南非蘭特均上漲了5-10%。中國2月創下10年多來最高貿易赤字,且從房地產價格到鐵礦石需求甚至外商直接投資,均顯示出經濟活動放緩的跡象。但若中國允許或人為壓低人民幣,其他大型新興國家也不太可能坐視不管。

廣告

巴西財長曼特加最近在接受《金融時報》專訪時指出,巴西不會坐視其它國家競貶彙率取得競爭優勢,他矢言壓低里拉及保護國內製造業等產業,以重振疲軟的經濟動能。台灣《工商時報》報道,曼特加首度拋出“貨幣戰”一詞距今已近18個月,但國際貨幣戰依然煙硝瀰漫,似乎沒有停火跡象。曼特加表示,巴西不會再“裝傻”,眼睜睜看着自家貨幣升值,而讓富國用貶值手段取得經濟優勢。他說,“我們不想失去自己的製造業,巴西不單是商品出口國而已。”但他否認巴西擁抱貿易保護主義。曼特加透露,政府擬將目前僅少數產業享有的減免稅優惠擴大適用對象,新受惠的包括紡織與成衣業。其它提振經濟的新措施還有提高進口車關稅及與墨西哥重議貿易協定等。

另外,金磚國家正在討論建立共同的開發銀行。預計下周金磚國家在新德里舉行會議時,將會討論這個組織創建一個共同的開發銀行的問題。金磚國家包括中國、巴西、俄羅斯、印度、和南非。金磚國家的政治體制截然不同並且位於全球不同角落,不過它們還是有一些共同的地緣政治、經濟和貿易利益。它們屬於全球規模最大的經濟體之列,在全球外彙儲備中佔據很大的比重。預計在3月28日至29日的金磚國家會議上還會提出其他倡議,包括中國的 項向其他成員提供借貸的計畫。預計中國的國家開發銀行將與另外幾個國家的對等機構簽署 份諒解備忘錄,宣布它將提供人民幣貸款,同時其他幾個金磚國家的開發銀行也將以本幣形式提供貸款。儘管建立金磚國家開發銀行的設想仍處在討論初期,它的目標最好應該設定為讓儲蓄在金磚國家之間流動起來。不過,印度官員說,中國很可能不願意支持這個構想,除非它擁有對金磚國家開發銀行的控制權。這並不意味着該提議無望成功,但意味着俄羅斯、巴西和印度將不得不在沒有中國支持的情況下做這件事。

英國《金融時報》的文章指出,在中國努力提高人民幣地位的過程中,一家共同的開發銀行可能成為中國的重要工具。中國正試圖把人民幣變成有朝一日能與美元或歐元相匹敵的國際貨幣。預計國家開發銀行提供人民幣信貸的計畫將擴大金磚五國之間的貿易。據滙豐銀行統計,目前中國在亞洲的貿易僅有13%是用人民幣計價的,但這個比例到2015年可能升至50%。對巴西等金磚國家來說,一個共同的開發銀行可以提供進一步增加貿易往來、尤其是與俄羅斯和中國的貿易往來的途徑。俄中兩國已經是巴西農礦產品的大買主,但巴西熱切希望說服它們購買更多的
製成品。

對於人民幣能否以及何時成為儲備貨幣的問題,中國總理溫家寶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中表示,人民幣必將成為國際貨幣之一,但還不能輕易判斷人民幣何時能夠自由兌換。國際貨幣基金總裁拉加德也在論壇上稱,如果採取適當的以市場為導向的結構性調整,人民幣可能成為全球儲備貨幣。有分析認為,儘管中國具備了成為儲備貨幣的有利條件,但離國際貨幣還十分遙遠,應在內外條件兼備的情況下才能水到渠成,不能急於求成。刊登在《人民日報》海外版的文章援引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余永定稱,人民幣國際化要以人民幣的完全可兌換性為前提,換言之,只有在資本項目完全開放之後,人民幣才能真正成為國際貨幣。人民幣剛剛開始其國際化進程,離成為可以與美元比肩的國際貨幣還十分遙遠,更遑論成為舉足輕重的國際儲備貨幣",但余永定認為,"隨着中國國際政治、經濟地位的提高,人民幣最終將成為重要的國際儲備貨幣"。余永定亦表示,人民幣成為國際貨幣,特別是成為國際儲備貨幣會給中國帶來不少好處。不過,中國也必須為此付出相應代價。特別是,在資本項目自由化和人民幣完全自由兌換的情況下,中國金融體系將不得不面對國際投機資本的衝擊。他說:"隨着資本項目自由化的推進和國際金融形勢的演變,人民幣必然會越來越多地發揮國際貨幣作用,包括國際儲備貨幣的作用。但是一切都應該具體問題具體分析,一切都要權衡利弊"。而在政策制定上,余永定建議,一定要注意掌握資本項目自由化的節奏與分寸,人民幣國際化進程應服從資本項目自由化進程。

國家信息中心經濟預測部研究員張茉楠亦指出,人民幣要想成為儲備貨幣應該是一件內外兼修、水到渠成的事,不能盲目地急於求成。張茉楠認為人民幣成為儲備貨幣後,對於建立資本循環的良好渠道,減輕龐大外儲和輸入性通脹的壓力,在全球金融市場中發揮更大的自主權等都有好處。張茉楠坦言,目前最關鍵的是要把人民幣資產做大,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實際就是要做大做強金融和實體產業,使人民幣有定價權,這樣才會因為推動國際化而使自己國家的貨幣成為各國的投資標的和套利工具。另外,亦要加快國內經濟結構調整,使企業不斷轉型升級,能夠適應金融市場開放帶來的要素成本上升和更加激烈的國際競爭的壓力。

據報道日本最近宣布將購買人民幣650億元中國國債,這凸顯了日本看好人民幣國際化的前景,將對已開發國家發揮示範效應。專家指出,日本的舉動代表已開發國家開始加入將外彙存底投向人民幣的大趨勢,這說明了已開發國家對人民幣及人民幣國際化的信心,有助於在非貿易管道下推動人民幣國際化。中國人民銀行新任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中國人民大學校長陳雨露最近表示,雖然人民幣的國際化指數已由兩年前的0.02%上升到0.41%,上升逾20倍,但與歐元35%的國際化程度以及美元54%的國際化程度相比,人民幣國際化挑戰仍多,尚有漫長的路要走。他認為,2030年到2040年,人民幣國際化指數應由目前的0.41%上升到20%左右。未來20到30年,人民幣國際化之路應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10年要以人民幣周邊化為主,第二個10年要以亞洲區域化為主,第三個10年應實現人民幣全球化。若從人民幣國際化的功能拓展來說,第一個10年應開拓人民幣在國際貿易的計價結算貨幣功能,第二個10年要提高人民幣金融交易的計價基礎貨幣功能,第三個10年實現人民幣的儲備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