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縱橫

禁止核武器: 聯合國啟動國際談判

音頻 09:40
《不擴散核武器條約》每5年審議執行情況
《不擴散核武器條約》每5年審議執行情況

聽眾朋友,聯合國《禁止核武器條約》談判今年3月27日在紐約正式啟動,以便談判制定一項具有法律約束力的禁止核武器的文件。在會議的開幕式上,聯合國裁軍事務高級代表金垣洙強調,建立一個沒有核武器的世界是所有國家的共同義務,他呼籲有核武器和無核武器國家都參與到這項談判中來。

廣告

啟動該談判的決議案在去年10月27日通過。這個決議案由墨西哥、奧地利、巴西、愛爾蘭和南非等非擁核國提出,在最終的表決中,有123個國家表示贊成,美英法俄等38個國家反對,中國等16個國家棄權。這是聯合國成立71年來第一次通過有關禁止核武器問題的投票。據估計,在2016年,全球仍儲存有1萬5000多枚核彈頭。雖然這與冷戰期間的庫存相比大幅度減少,但近年來削減速度卻有所下降,而且出現了安全理論繼續依賴核武器以及現代化改造核武器的計畫不斷增加的勢頭。

聯合國裁軍事務高級代表金垣洙在會議上代表秘書長古特雷斯發言。他表示,秘書長希望國際社會達成一項禁止核武器的國際法文書,以加強《不擴散核武器條約》,使世界更加接近於徹底消除核武器,並將有助於實現核裁軍和全面徹底裁軍的最終目標。金垣洙指出,失敗主義和漠不關心現在滲透到了國際裁軍談判中,大眾似乎也對這個問題失去了興趣。現在很難想像世界會像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那樣見證上百萬人在街頭集會,支持核裁軍。金垣洙說:“我們需要找到一種啟發和激勵公眾來支持裁軍的新方式,就像人們有活力來應對氣候變化這一威脅人類生存的挑戰一樣。”金垣洙指出,對核武器和非核戰略武器的推崇不會帶來安全,反而會引發新的和破壞穩定的軍備競賽,加劇地區和全球緊張局勢。金垣洙強調,擁有核武器及威脅使用核武器與人類對和平與安全的共同願望從根本上相違背。他呼籲各方加倍努力,創造性地工作,實現一個沒有核武器的更安全、更美好的世界。

《禁止核武器條約》以從速將核武器非法化為訴求。聯大的決議建議在工作組報告基礎上開展談判。該報告建議首先確認核武器的“非法性”,禁止獲取、發展、擁有、試驗、生產及使用核武器,禁止核武器以任何方式部署及過境;對核武器銷毀及核查等複雜問題則留待締約後解決。以此繞開技術障礙,降低談判難度,加快談判進程。《禁止核武器條約》談判2017年將在紐約分兩個階段展開,第一階段是3月27日到31日、第二階段是6月15日到7月7日。非政府組織也可以參加談判。國際廢核運動官員表示,禁核條約將在一兩年快速達成。總得來看,無核國家對數十年磨一劍的傳統機制較為不滿,希望效仿《禁止殺傷人員地雷公約》及《國際禁止集束炸彈公約》方式,在一兩年內完成“禁核條約”文本制訂並締約。聯合國安理會五大常任理事國集體缺席條約談判,在無核國家意料之中,反而將促使其進一步堅定決心,從速締約。

英國、法國、以色列、俄羅斯和美國去年10月27日都投票否決了這一提議,中國、印度和巴基斯坦則選擇棄權。媒體指出,聯合國《禁止核武器條約》正式啟動,但幾乎所有的核大國都不參加。朝鮮外務省發言人事前就表示,朝鮮決定不參加聯合國關於禁止核武器條約談判的會議。朝鮮外務省發言人稱,今年3月末、6月中旬至7月初將在聯合國總部召開關於禁止核武器條約談判的會議。鑒於美國今年將戰略武器大規模引入朝鮮半島,並實施聯合軍演,朝鮮必須強化以核武力為中樞的自衛性國防力量,在此生死關頭,朝鮮最終做出不參加會議的決定。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經慎重研究,中方決定不參加談判。華春瑩說,中方做出不參加談判的決定是出於維護現有國際軍控和裁軍機制,以及堅持循序漸進推進核裁軍原則的考慮,體現了中方對維護全球戰略平衡與穩定的負責任態度。“儘管不參加談判,中方堅定支持最終全面禁止和徹底銷毀核武器的立場沒有改變,願與各方保持溝通,繼續為建立無核武器世界而共同努力。”

美國駐聯合國常任代表黑利表示,儘管她認可推動條約國家的良好意願,但這些國家必須自問:"他們是否真正了解我們所面臨的威脅何在?" 她指出,"但是我們必須現實一些,有誰相信朝鮮會同意禁止核武器?" 奧巴馬前政府曾以“妨礙實際的核裁軍”為由,不打算參加《禁止核武器條約》的多邊談判。今年1月,剛剛就任總統的特朗普發推特稱,"我們會每一步都贏過他們,並最終活到最後"。批評者認為,這是發出核武軍備競賽的威脅。

甚至連世界上唯一曾遭受核武攻擊的國家連日本也投票反對。日本官房長官菅義偉稱,“加劇擁核國家和非擁核國家的對立,反而會遠離‘無核武世界’的目標”。日本外相岸田文雄指出,“日本的立場無論以前還是以後都始終如一,並未發生動搖”,強調不參加禁核條約談判與力爭銷毀核武器的日本立場並無矛盾。日本國防部國際防禦研究所主席信繁表示:“核武器的裁減與國土安全緊密聯繫。顯然的,要在罔顧現有保安憂慮的情況下實施裁減將是不切實際的,我們絕不能無視現有的保安形勢,尤其在國際社會關係不斷惡化的現今。” 共同網刊文稱,日本宣布不參加聯合國旨在制定《禁止核武器條約》的談判,是因為基於依賴美國“核保護傘”這一現實,重視應對朝鮮的核及導彈開發。雖然作為唯一的戰爭核爆受害國,日本考慮表示力爭實現“無核武世界”的立場不變,但在圍繞“核”問題陷入兩難境地下,日本似乎選擇了優先顧及反對參加談判的美國的意見。《朝日新聞》也指出,日本面臨朝鮮威脅以及中國堅持軍備擴張路線,但禁核條約有損美國“核保護傘”,日本政府內不希望參加的聲音強烈。另有分析稱,欲擴大核戰力的美國特朗普政府強烈反對日本參加談判也對日本的決定造成了影響。72歲的日本原子彈氫彈爆炸受害者團體協議會事務局次長藤森俊希講述了自己在廣島的原子彈爆炸經歷,呼籲“不能讓任何國家的任何人再經歷同樣的地獄”。他表示“希望核爆受害者的呼籲能寫進條約、世界向廢除核武器大步邁進”。他呼籲“讓我們盡最大努力使條約成立並生效”。

有評論指出,由於有核國家沒有參加此次談判,因此,即使《禁止核武器條約》生效了也無法從實質上推動世界的無核化。美俄是世界上擁有最多核武器的國家,推動禁核,美俄態度很關鍵。如果美俄在推動禁核問題上無法達成一致,無核化的夢想根本不會實現。據《原子科學家公報》2016年公布的數據,截至2016年初,美國約有6970個核彈頭。其中,實戰部署核彈頭約1930個(另有2740枚彈頭處於貯存狀態, 2340個退役彈頭在能源部貯存)。俄羅斯共擁有約7300個核彈頭,並部署550部戰略運載工具。其中,約1800個戰略核彈頭部署於導彈和轟炸機基地(700個戰略核彈頭和2000個非戰略核彈頭處於儲存狀態,另有2800個已退役的完好核彈頭待拆除)。2016年,奧巴馬政府已提出一個3480億美元的計畫,準備在未來10年提升其核武能力,改進導彈和彈頭,以及潛艇和轟炸機等運載系統。特朗普上台後曾在推特上發文稱:“在世界對核武器有清醒的認識之前,美國必須大力加強並擴大核能力。” 對於特朗普美國準備加強核武庫的言論,俄羅斯方面的回應一如既往的強硬。普京2016年年底指出,“我們需要加強戰略核部隊的軍事能力”,並表示這是俄羅斯明年的首要任務。他稱俄羅斯當前“比任何可能的侵略者都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