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聯合國就簽訂國際移民公約展開新一波談判

音頻 04:58
紐約聯合國總部門前飄揚的成員國旗幟。
紐約聯合國總部門前飄揚的成員國旗幟。 ONU/JC McIlwaine

美國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顯然並沒能阻止全球移民公約談判的步伐。美國之外的其他聯合國成員國20日就全球移民公約談判啟動六輪談判,每月一輪,爭取在年底的摩洛哥峰會上正式簽署相關文本。近年來日顯凸出的難民問題使得世界各地排外勢力多有擡頭,移民問題隨之成為令各國政府撓頭的難題。去年9月的聯合國大會將移民問題作為2018年度的重要議題,希望推動簽訂一項安全、有序、合法的移民公約。

廣告

其實早在2016年9月,聯合國大會包括美國在內的193個成員國就罕見地採取一致行動,通過了一項名為“難民與移民紐約宣言”,宣布要保護難民基本權利,幫助難民重新安置,確保難民的教育和就業機會等等,並希望在2018年達成具體協議。

作為這次六輪談判基礎的文件是一份25頁的公約草案。草案提出22項具體措施,內容涉及信息搜集、向無證件者提供身份證件、為婦女和兒童提供特別照顧、讓移民可以享受社會服務、避免歧視等等。其主旨是加強在國際移民領域各個方面的合作,既力圖尊重各國國家主權,另一方面,也不得不承認,正如氣候變暖問題,沒有一個國家可以獨自應對移民問題。公約草案強調,至關重要的是,移民問題應當讓各國團結起來,而不是四分五裂。但是,一名未披露身份的外交官向法新社記者表示,有些國家在這個問題上非常敏感,談判會非常複雜。

的確,近些年來,世界各地,尤其是美歐國家都面對極大的移民-難民潮壓力,各國政府都在人道精神與本國眼前利益之間搖擺,越來越多的政府以不同形式收緊移民接納政策。法國政府本周三也將討論新的避難和移民法律草案。幾個月以來,相關草案不僅在民間引發參與難民和移民救助的協會團體的批評,而且在執政黨內部也引發不同意見,認為提交政府討論的相關草案遵循的更是一種打擊移民的邏輯。相關草案是否會在執政黨內部引發某種危機、是否會引發民間社會的反彈因此十分引人關注。

在美國,總統特朗普雖然在上任第一年就推出一系列控制移民措施,但不僅招來民間社會強烈抗議,而且在法律程序上也不斷受阻。但在2017年12月初,已經宣布退出2015年國際社會艱難達成的巴黎氣候公約的特朗普,又宣布美國退出國際移民公約談判,不再參與“紐約宣言”的談判進程,認為相關談判可能有損美國主權。美國駐聯合國代表黑莉致信聯合國秘書長指出,“紐約宣言”所採取的全球性戰略與美國的主權“格格不入”。她強調,美國的移民政策應當由、也只能由美國人自己決定。

但美國的退出並沒有阻止相關的談判進程。自2月20日起,聯合國成員國將就最新達成的公約草案展開六輪談判。談判在紐約舉行,每月一次,直到今年7月。目標是在今年12月10日至11日的摩洛哥峰會上正式簽署。但即使正式簽署,這也是一項不具有約束力的公約。

應該說,移民問題已經成為規模無法忽視、也難以憑藉一國之政策得到解決的問題。據估計,全世界目前大約有2.58億移民,佔總人口數字的3.4%。許多專家都指出,在各種衝突引發的戰爭難民潮之外,氣候變暖也會引發大規模的移民潮。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今年1月在一份與此項公約草案相關的報告中強調,聯合國成員國必須準備好應對大規模移民潮。他指出,各國政府亟需制定一項應對大規模移民的戰略。古特雷斯同時提醒各國政府,那些試圖極力阻止移民潮、或制定嚴厲措施限制移民就業的努力不僅會造成不必要的經濟損失,而且還會事與願違,鼓勵非法移民活動。

在聯合國秘書長看來,各類移民應當是希望之舉,而不是絕望之舉。他呼籲國際社會推動正面認識移民問題,以此打擊排外主義和各種歧視行為。

未來幾個月的談判相信不會一帆風順。聯合國秘書長的美好願望能否具體落實成一項爭得共識的公約?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