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特金二次峰會能否催生朝鮮半島和平終戰?

音頻 05:22
第一次特金會
第一次特金會 路透社圖片
作者: 林蘭
17 分鐘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的第二次特金會正在成形,特朗普在2月5日的國情咨文講話中宣布了峰會將於2月27-28日在越南舉行。特金二度峰會,外界除了關注能否對朝鮮去核議題實現切實的推動之外,也激發了對半島終結戰爭狀態的重新關注。在理論上仍處於戰爭狀態的韓北韓,是否在此次峰會上催生和平協議的簽署? 法新社周五發自首爾的報道引述多方的專家分析指:半島達成最終的和平協議尚有遠途。

廣告

發生於上世紀中頁的朝鮮戰爭持續三年,以1953年簽署《朝鮮停戰協定》而實現停火,但停火並非和平協議,因而從技術層面,首爾和平壤目前仍處於戰爭狀態。也正處於這個原因,朝鮮停戰也成為世界上時間最長的停火。

美國有關朝鮮問題特別代表斯蒂芬·比根在上周就此次第二次特金會的講話中,曾說,特朗普表示“準備結束這場戰爭”,比根的這一講話增加了外界的猜測,因而有預期雙方或許在月底即將舉行的峰會後很快簽署和平協議。

然而來自專家的分析讓這一預期變得複雜。據專家表示,簽署全面和平協議意味着將會有眾多的挑戰,需要冗長而複雜的協商才可能達成。

首先來看朝鮮半島的現狀。在 1953年7月27日停戰協定上簽字的各方,包括由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司令部、  韓國一方、以及中國和朝鮮。而就半島狀況,特朗普和金正日6月在新加坡的首次峰會提到了建立“半島持久穩定的和平制度”為目標之一,而終結戰爭也是金正恩與韓國總統文在寅首次峰會所提出的目標之一。但分析指,由於平壤和華盛頓之間在朝鮮核武庫問題上的持續分歧,現實情況下實現和平協議取得進展將可能非常有限。而就這一內容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在其新年演講中的提法是,實施“以多邊的談判取代現有的停火.....,同時推動與停戰協定簽署方進行密切接觸的和平機制”

誰希望和平,為什麼要和平?

首爾一名朝鮮問題學者具甲佑(Koo Kab-Woo)教授認為,首先朝鮮希望簽和平協議,簽署和平條約對於保持其政權的生存至關重要,因為它意味着“朝鮮和美國不再是敵人”;同樣,韓國總統文在寅也是和平的支持者。但華盛頓方面則會有顧慮,美國會擔心這樣的條約簽署,會動搖韓美現有的優先軍事聯盟,並對美國在韓領土28500名美軍的現實合理性受到質疑。

首爾東國大學研究朝鮮問題的教授高有煥(Koh Yu-hwan)認為,“美國擔心在一個中國將受到肯定和接受的大背景下,半島區域秩序的突然變化將對美國利益產生影響” 他認為,在中國一邊,中國是青睞於簽署和平條約的,因為中國希望“減少美國對半島事務的參與”。

此次特金峰會能否催生和平協議的簽署?

考慮到議題的複雜程度,專家分析多認為這一可能性非常有限。具甲佑教授認為,簽署和平條約可能導致“全球性的震蕩”,這不僅表現兩個朝鮮將要重修各自的憲法,同時也意味着對美國軍事的角色和作用要做出重新的評估。

另一名朝鮮問題專家、總部設在首爾的遠東研究所 金東燁(Kim Dong-yub)則提出,簽署和平條約的談判可能需要長達三年多的時間。而目前情況下最有可能出現的狀況是,相關各方、 即韓國、朝、中國和美國制定出一份正式宣布結束戰爭的政治性聲明。這一聲明可以為之後簽署和平條約鋪平道路。

法新社報道援引香港南華早報提到,習近平可能將前往舉行特朗普 - 金正日峰會的越南峴港市會見美國總統。如果成形能否為促成這一和平協約的契機尚未可知,但據周五的報道,美國白宮周四晚間明確表示特朗普在3月1日之前不會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晤。

朝鮮半島戰爭狀態的正式結束將可能帶來何種影響?

對此幾乎所有分析都認為,半島實現終戰首先將會將美國在韓國部署軍力的問題重新被提及,因為在朝鮮戰爭期間交戰方與朝鮮並肩作戰的中國軍隊已於1956年撤離了朝鮮半島,而一旦戰爭宣告正式結束,華盛頓則很難再有理由讓外界理解其繼續保留在韓國駐軍的合理性。

其次簽署和平條約的另一大影響是對半島去核化問題,無疑將會增加對平壤在核問題上的壓力。而迄今為止,朝鮮發展核武始終都是以需要防衛可能的美國入侵為理由。一旦達成最終的和平協議將促進朝鮮半島的場地去核。

總之,按照高有煥所說的,“停戰協議只是一種以口頭的方式結束敵對關係的方式,而簽署和平協議則意味着將以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方式來最終敲定這一關係”。特金二次峰會能否推動這一和平的敲定,我們可以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