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特別節目

王軍濤:用“替罪羊”來緩解壓力在民主國家作用有限

音頻 12:06
2020年5月29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賴恩,國務卿蓬佩奧和財政部長姆努欽陪同下在白宮玫瑰園宣布美國對中國因香港問題準備採取的措施。
2020年5月29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賴恩,國務卿蓬佩奧和財政部長姆努欽陪同下在白宮玫瑰園宣布美國對中國因香港問題準備採取的措施。 REUTERS - Jonathan Ernst
作者: 艾米
33 分鐘

新冠疫情以令人難以置信的方式給世界帶來了巨大的變化,疫情之後的世界將呈現從何種局面的預測和分析非常多,雖各有側重,但中國與美國之間的競爭關係日益激烈和有目共睹的事實,兩個超級大國是否會在各個領域脫鉤,甚至爆發衝突也是關注的焦點。尤其在目前兩國領導人均面臨國內經濟和社會巨大壓力的情況下,在國際上尋找出口會是他們做出的選項嗎?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已經承認對中國戰略失敗,下一步會如何做?

廣告

我們請旅居美國的王軍濤先生談談他對目前國際地緣政治走向以及中美關係前途的看法。

歐洲對中國態度低調或有三重考慮

法廣:你如何看歐洲目前無論是疫情追責還是香港版的國安法議題上均對北京保持低調的態度?

王軍濤;我認為有三個原因:第一,從歷史上看,在 對付前蘇聯問題上,歐洲和北約的基本步調是一致的,特別是法國,經常會出現和美國不一樣的聲音。但是,我覺得更主要是因為美國承擔了更多責任後,歐洲有點像免費的搭車者,他們可能會為了自己的務實利益,放點兒小水。但在大的問題上,我認為他們還是保持一致的;其次,因為特朗普總統在領導美國的過程中考慮問題會比較單調,處理問題的原則性比較強,  而歐洲還是希望把和中國的關係看得比較複雜,他們已經越來越清楚地意識到西方民主社會和中國制度格格不入,但 正如一些歐洲領導人最近所講,畢竟我們在一個地球上有共同的命運,包括環境和氣候等全球化的問題還是要和中國一起合作應對…… 所以他們在強調地緣政治,意識形態和政治問題上,與中國進行脫鉤和圍堵的同時,在一些人類共同命運要面臨的其他問題上還是要和中國共同合作,所以不想在言辭上表現得太鮮明,以免不利於在本來可以也必須合作的議題上無法合作。我想這是他們的第二現實考慮。

第三個原因,歐盟畢竟是一個很大的群體,內部也有各種各樣的政治派系,雖然圍堵中國現在和將來是一個主流趨勢,但這也還有一個過程,期間,一些政治家可能也會有一些反覆,但是從武漢肺炎開始到現在香港問題的脫鉤過程中,可以看到歐洲對中國的態度上出現兩個特點,一個是原則性越來越明顯,另一個是態度越來越堅定。這是一個趨勢。

反種族歧視大遊行是幾年來對特朗普不滿情緒的總爆發

法廣:美國在向中國施壓的同時,國內目前也遇到了非洲裔人士弗洛伊德致死引發的抗議聲浪,不少分析都推測,為了緩和國內的壓力,特朗普或許會採取加大對中國壓力的方式,您怎麼看?

王軍濤:特朗普怎麼想是一回事,但另一方面,我們也知道,西方的民主制度的優勢並不在於能夠幫助某個政治派別來贏得政治上的勝利,而更在於他為一個國家提供了比較好的自我調節機制。

最近幾天也不斷有網友來問我,說你們一直說美國有多好,但是看看美國現在的局勢怎麼樣?我的回答是,這正是美國自由民主制度的活力所在,從美國和法國等歷史發展過程中也可以看出來,當現有制度不能解決問題的時候,民眾可能會採取一些過激的方式來要求政府解決問題,這些都會給政府一些壓力,使他們找到答案。

我覺得特朗普總統上台之後,美國確實有很多人不滿意,而制度性的問責讓他們沒有辦法制約才發展到今天這個情況。最近幾天也有媒體評論說,目前的局勢根本不是針對黑人被警察致死而發生,而更是幾年來對特朗普不滿情緒的總爆發,這樣就會給美國共和黨和總統本人一些壓力,讓他找到方法來解決。

假設特朗普可能會通過對中國問責的方式來轉移一些注意力,但是,另一方面他也需要對美國國內的方案做出一些調整,以便更好地代表美國人民的整體利益,而不僅僅是代表某個派別的利益。

我的意思是,在中國可以依靠轉移注意力達到目的,因為他們可以統一輿論,但是在美國就很難做到,因為有投票制度。如果現在舉行選舉的話,特朗普實際上很危險。所以對特朗普來說,不能簡單地說可以用一個熱點來轉移對這件事不滿的注意力,他必須對國內的局勢做一些改變才能扭轉局勢。

所以,中國問題是一個熱點。我們假定中國問題可以讓特朗普擺脫目前國內選情的危機的話,那也是因為這個問題是被美國人民認可的一個問題,不是一個獨裁者強迫大家或者進行洗腦出來的問題,美國人在討論中確實覺得特朗普總統確實提出了美國社會和美國這個國家應該面對的問題,所以願意支持總統,願意放下內部的一些爭論,這是大家自願接受的。特朗普無法強迫大家,所以,有時候我們提到的諸如“替罪羊”這樣的理論,對專制國家的解釋性更強,對自由民主國家的解釋性比較有限的原因也在此。

延伸閱讀:王軍濤:中國一黨專制讓世界感到威脅 疫情後可能大脫鉤

美國下一步要推動中國內部的一些健康力量去變革中國 ?

法廣: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最近一個有關中國的報告曾說,他們曾經期望中國通過經濟發展走上民主道路,但他承認失敗了…… 為什麼在中國實現民主如此困難?

王軍濤:其實我覺得在世界各國都比較困難。當年他們對希特勒,對日本都曾有過綏靖,但都不成功。 只是在對前蘇聯的時候,總結了法西斯的教訓,一上來就採取了圍堵的方式,這樣才比較有效,但也經過了幾十年的長期隔絕。從一個方面看,對前蘇聯的圍堵其實並不是美國和西方要做的,正如里根總統所言,戈爾巴喬夫把這堵牆拆掉,實際上這是前蘇聯自己建的一道鐵幕,要把前蘇聯和世界上的其他地方隔絕開來。

我覺得西方和中國的接觸本身就是一個問題,簡單的圍堵只能堵出一個“西朝鮮”,北朝鮮就夠令人頭疼的了,如果再出一個那麼 大的“西朝鮮”,和朝鮮,俄羅斯聯合, 往西邊通過中亞各國和穆斯林國家結盟,可能對全世界的和平事業構成更大的威脅。

我認為關鍵是,西方國家在和中國接觸的時候放棄了對中國變局力量的支持,他們為了讓統治者進行一些變革,就不再支持中國的民主運動,支持中國的內部變革力量,這樣就讓他們和中國的合作或接觸變成了支持或鞏固共產黨獨裁專制政權的力量。

所以,蓬佩奧國務卿一方面說與中國的接觸政策失敗,但另一方面,在今年的五四青年節,我們也看到白宮的副安全顧問博明用中文對中國人喊話就很有意思。首先,他用中文表示對這個國家和民族的敬意,這也表明他們不想簡單地放棄接觸,而是希望更深地接觸到內部,直接對中國人民喊話,不再對中國政府用英文交談,過去要中國政府和美國講中文,現在要用中文直接和中國人民喊話了。其次,他在講話中高度讚揚了一些中國人,包括胡適,李文亮等,表明美國人民對他們是尊敬的。

蓬佩奧國務卿也是非常小心地將中共,中國人民和中國分開來談,他實際上期待的是下一步要推動中國內部的一些健康力量去變革中國。

延伸閱讀:王丹:美國支持很重要 但中國民主要靠中國人自己爭取

法廣:從另一個側面也可以看到,美國總統和國務卿周圍現在有一些非常了解中國的人,他們可能會促成一些變化?

王軍濤:是的,我認識其中的一些人:有些是從中國來的,在美國受教育,非常出色,而且對中國共產黨的制度深惡痛絕,我們可以看到蓬佩奧的每個講話都是非常及時地對中國網絡上的事情做出的反應,這和很多美國領導人的做法很不一樣。實際上,特朗普總統不同,他更關心貿易問題,身邊也有一些中國通,   當時因為他本人的意志很剛強,所以不太願意接受周圍人士的看法,但是國務卿非常關注他周圍的這些中國通的建議,比如,中國外交部法案人趙立堅三月十六號發推文說,美國欠給中國一個交代,說是美國軍人參加軍運會的時候把病毒帶到了武漢,但蓬佩奧立刻就回應說武毒所應該負責,特朗普總統也接著說這是“中國病毒”,這就說明他的身邊有一批人密切地關注着中國網絡的變化,而且他的每一個反應都是對着中共去的,同時對中國和中國人也表達出一種敬意,這是一個很好的變化,和美國之前的歷任國家領導人的選擇都不一樣,之前,他們要麼對中共採取親熱的政策,要麼對中國強硬,前者是在扶植專制政權,後者則會讓中共利用民族主義情緒去煽動青年人發西方反自由的情緒提供一個方便。

謝謝王軍濤先生接受法廣專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