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美國/中國/網絡

美國“乾淨網絡”欲與中國割席 小紮對兩個互聯網價值觀的警告

臉書創始人兼CEO紮克伯格與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資料圖片
臉書創始人兼CEO紮克伯格與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資料圖片 © 路透社圖片
作者: 弗林
21 分鐘

自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7月23日發表了題為《共產中國與自由世界的未來》這一重要涉華政策演說後,最新跡象顯示,美國政府正在加大努力,從數字網絡方面與受北京控制的中國互聯網公司和平台割席。蓬佩奧在8月5日參加美國國務院新聞會上宣布了擴大美方的“乾淨網絡”倡議,以確保美國的網絡不受到中國共產黨政府的影響。他的發言不到24小時後,諸如谷歌和推特等美國互聯網巨頭紛紛宣布舉措,其也引發了來自北京堅決反對的呼應。

廣告

蓬佩奧在這一新聞會上專註介紹了美國政府宣布擴大美方的“乾淨網絡”倡議,其被指是為了確保美國的網絡不受到中共政府的影響。據悉,華盛頓的這一政策方向主要集中在五大領域,它們包括“乾淨運營商、乾淨商店、乾淨應用、乾淨雲儲存以及乾淨電纜”。這一最新措施是對蓬佩奧今年4月宣布的5G網絡“乾淨路徑倡議”的擴展。他在當天的新聞會上一上來,就談起了其口中“共產中國”在近期的幾個問題。它們中包括香港立法會選舉被推遲,民主派人士遭到打壓和逮捕,以及包括一名美國公民在內的海外流亡港人遭到通緝的事件。此外,他還談到了中共政府對新疆穆斯林少數群體地持續控制,美方所採取的制裁等反制措施和中國船隻被指在南美厄瓜多爾沿岸進行的“掠奪性捕撈”等事例。

蓬佩奧說, “這些不是個例。正如我上個月在尼克松圖書館所說,熱愛自由的國家必須團結起來,直面中共咄咄逼人的行為。好消息是潮流絕對正在轉向。‘不信任然後並核實’這種中心思想,我想全世界正開始將其視為應對這些挑戰的正確方式。我們在本屆行政當局,特朗普行政當局,正在努力去保護美國人免於遭受這些威脅。”他隨後將話題轉向美國國內,開始介紹當局將擴大此前宣布的“乾淨網絡”倡議。蓬佩奧在對上述倡議所包含的5大方面介紹完後強調稱,“我們不能允許這種情況繼續下去。我們呼籲所有熱愛自由的國家和公司加入‘乾淨網絡’。”

值得一提是,在蓬佩奧宣布這一倡議不到一天內,多家美國互聯網公司便紛紛傳出相關的舉措。谷歌公司最新宣布,已經撤下2500多個與中國相關的“油管”(YouTube)頻道,並稱系該公司為在視頻分享平台清理虛假不實信息做出的努力。谷歌表示,這些頻道在今年4月到6月間被移除,並稱其“持續調查與中國相關的協同影響力行動”。谷歌在季度公告中披露稱,被撤下的上述頻道通常發布“非政治的垃圾內容”,但一個小的分類涉及了政治。

此外,推特在周四亦宣布決定給政府官員和受國家控制的推特賬號貼上標籤。推特表示,“各國外交部長、大使和官方發言人等重要政府官員將獲得這個標籤,而屬於‘國家附屬’媒體實體,其總編輯和高級職員的賬戶也將獲得這一標籤。”推特說,各國元首的個人賬戶將不會獲得這個標籤,因為“這些賬戶享有廣泛的名人認可、媒體和公眾意識地關注。” 此外,新標籤還將專用於“國家通過財務資源、直接或間接政治壓力以及/或者控制製作和發行而對編輯內容行使控制的媒體”。據悉,推特的這一貼標籤計畫首先將針對聯合國五常的相關機構和官員,並逐漸將其轉向全球各地國家的賬戶。

顯然,美國科技企業所遵循的“乾淨網絡”倡議措施才剛剛開始,其形式也頗具多樣化。以近日備受關注的微軟計畫收購抖音國際版TikTok的案例為例,據英國《金融時報》周四援引5名消息人士的話報道指,微軟調整計畫,希望收購TikTok的全球業務,包括其在歐洲和印度的業務。蓬佩奧則在周三的講話中曾點名談到了TikTok問題,並稱,“有着總部位於中國的母公司,TikTok、微信等應用程序對美國公民的個人數據是重大威脅,更不用說是中共的內容審查工具。”

美國政府此次宣布的系統性倡議,專註於切割美中兩國就互聯網領域的聯繫其背後除了有兩國政府的關係交惡外,也體現出近年來在中國互聯網公司走出國門,對已形成的國際互聯網體系進行影響和重塑時,所謂中國“局域網”體系與國際現行互聯網的價值觀對峙的擔心。

對此,臉書創始人和CEO紮克伯格曾對國際互聯網在近年來的發展進行過詮釋並發出警告。他在去年10月於喬治城大學發表演講時,以臉書在中國發展嘗試的起伏為例,並表示該公司之所以於不久前停止了在過去數年中,對中國執行的“魅力計畫”就是因為當地所實行的網絡審查制度,與他設想中將臉書作為連接全球民眾的平台互不兼容有關。紮克伯格在這場演說中介紹指,中國擁有龐大的互聯網市場,全球前10個互聯網平台有6個都在中國,但這些平台並不提供大部分民眾熟悉的未經審查的互聯網內容服務。他說,“直到不久之前,中國以外的幾乎每一個國家的互聯網都受到擁有強烈言論自由價值觀念的美國平台的界定”,“現在無法保證這些價值觀念將會勝出”。

據彭博社報道,紮克伯格還在近日參加美國國會針對四大互聯網企業提出的反壟斷聽證會時,更是一度打算警告稱,“中國正在建立自己的互聯網版本,着眼於截然不同的想法,他們正在將自己的願景輸出到其他國家。”在這場記者會上,當談到美方對中國政府的知識產權盜竊指控時,紮克伯格則坦言稱,“我認為有充分的證據表明中國政府從美國公司竊取了技術。”他強調,“臉書代表着一系列的基本原則,包括維護民眾安全,維護言論自由等民主傳統。”紮克伯格補充說,這些“對我們大多數人來說都是基本價值,但不是世界上每個人的價值,不是與我們競爭的每家公司或它們所代表的國家(擁有的價值)。”

紮克伯格強調,“如果你看一下十年前頂級科技企業的來歷,則絕大多數是美國公司。 今天,幾乎一半是中國的公司”。相比之下,同樣就這一提問,蘋果的庫克說,從未在自己的公司見證過知識產權被中方盜竊。亞馬遜的貝佐斯說,聽過有關美國知識產權被中方盜竊的報道,但聲稱從未在自己的公司看到過。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皮查伊一開始表示,不知道谷歌曾經發生過這種情況,但後來又補充說,該公司在2009年經歷了一次網絡攻擊,該攻擊似乎起源於中國。

對此,美國司法部長巴爾在7月16日發表的涉華政策演講中曾點名對矽谷的一些大企業進行了批評。他說,“向中國叩頭的遠不止好萊塢。美國的大科技公司也讓自己成為中國影響力的棋子。在美國與中國實現貿易關係正常化的2000年,克林頓總統將這個新世紀稱為‘自由將通過手機和電纜調製解調器傳播的世紀’。相反,在接下來的十年中,思科等美國公司幫助中國共產黨人建立了中國的防火長城,這是世界上最複雜的互聯網監視和審查系統。”

巴爾稱,“多年來,像谷歌、微軟、雅虎和蘋果之類的公司已經顯示出來,它們過於樂意與中共勾結。例如,最近,在中國政府對有關香港民主抗議活動的報道提出抱怨後,蘋果公司在其中國應用商店中刪除了新聞應用Quartz。蘋果還刪除了允許用戶繞過防火長城的虛擬專用網絡的應用程序,並從其中國音樂商店中刪除了宣揚民主的歌曲。同時,該公司宣布將把部分的蘋果雲數據轉移到中國的服務器上,儘管人們擔心此舉將使中共更容易接觸到存儲在雲中的電子郵件、短信和其他用戶信息。”

巴爾還談到這些公司的高管指,“中共長期以來一直利用公開報復的威脅和禁止進入市場來施加影響。然而最近,中共也加大了發展和脅迫美國企業高管來實現其政治目的的幕後努力---這些努力更加有害,因為它們很大程度上隱藏在公眾視野之外。”對此,他略帶威脅的指出,“美國的企業領導人可能不會把自己視為遊說者。例如,你可能會認為,建立一個互惠的關係只是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展業務所必需的‘關係’---也就是一個有影響力的社交網絡系統的一部分。但是你應該警惕可能會被利用,以及你代表外國公司或政府所做的努力可能涉及《外國代理人註冊法》。該法不禁止任何言論或行為。但它確實要求那些充當外國負責人‘代理人’的人通過在司法部註冊,公開披露這個關係以及他們的政治或其他類似活動,允許受眾在評估一個演講的可信度時考慮到這個演講的來源。”

他強調稱,“在一個全球化的世界中,美國公司和大學等可能將自己視為全球公民,而不是美國的機構。但是他們應該記住,當初使他們成功的是美國的自由企業制度和法治以及美國的經濟、技術和軍事實力所提供的安全。”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