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QUAD

特朗普所有聯盟都不睬唯獨重視對付中國的QUAD

美國總統特朗普資料圖片
美國總統特朗普資料圖片 © 路透社圖片

特朗普自從上任以來,對之前美國參與的國際聯盟組織,不是把友當敵就是乾脆退出不玩了,例子包括他對北約組織的德國從來不加以顏色,一個不爽甚至退出巴黎氣候變化公約和聯合國的世衛組織。但根據外交政策雜誌一篇文章的分析,特朗普卻非常重視它與澳洲、印度和日本所組成的四國聯盟(QUAD),一個被外界分析為對抗中國的國際聯盟。

廣告

文章以最近國務卿蓬佩奧造訪東京為例,突出特朗普對這個四國聯盟的重視。眾所周知,特朗普日前因為被新冠狀病毒感染而一度入院,白宮多個官員亦相繼中招,但特朗普仍不忘叮囑蓬佩奧要騰出時間前往東京,參加當地舉行的QUAD會議。

蓬佩奧在周二會議召開首天即呼籲 QUAD其他三國要加強聯手對付北京的“剝削、壓榨以及貪腐”。印度外長蘇傑生(S Jaishankar)用詞稍微客氣一點,指出QUAD四國的組成系基於“共同擁有充滿活力以及多元化的民主”,來說明QUAD與中國之間的分歧。

澳洲外長佩恩(Marise Payne)和日本外務省茂木敏充亦差不多以同樣論調點出這個聯盟組成的原意,勾畫出印度太平洋區一個和平的遠景,但他們都沒有指名中國。

根據外交政策的文章分析,QUAD在這個時刻突出其存在的意義,似乎令人有點摸不着頭腦。這個聯盟2007年由當時的日本首相安倍所牽頭成立,成立至今一直沒有達成任何有意義的共識或動力。目前未悉安倍的接班人菅義偉是否會追隨前任的外交路線。澳洲甚至有一段時間還希望加強與中國的關係。而印度,尤其在2014年莫迪上任之前,似乎仍然守住傳統的不結盟外交政策。

分析指出,不過到了今年2020年,坎培拉和新德里,尤其是新德里已經修改了對華的政策。澳洲開始在外交上採取積極的政策對付中國的外交影響力,而印度則把焦點放在印、中兩國經常爆發流血衝突的邊界。

文章提出一個問題:華盛頓到底要些什麼?特朗普政府的外交哲學其中一項是對多邊主義和國際聯盟的厭惡,但白宮似乎對QUAD又是另眼相看。分析認為這或許是因為QUAD今天的存在並不在乎於它代表些什麼,而是它有一個共同的特性:對抗中國。特朗普政府視中國為美國的主要敵人,其外交政策也自然將其列為首要議題。特朗普上周感染新冠狀病毒入院接受治療,蓬佩奧立即取消了他的亞洲其他行程,但東京卻是他的行程的重中之重。

問題就是華盛頓2021年將對QUAD採取何種的態度,特別是一個新的美國政府。這個星期三現任副總統彭斯與民主黨的對手哈里斯進行選前辯論,哈里斯一直迴避她與拜登一旦當選如何將中國定位的問題。

根據以往的從政經歷,拜登政府對華政策可能會老調重彈。曾任奧巴馬政府資深外交官員並提出所謂“美國軸心轉移亞洲“的坎普爾(Kurt Campbell),現在已成為拜登競選團隊的資深顧問。坎普爾日前告訴華爾街日報:“民主黨內部普遍的共識是,特朗普在對付中國野心兼又進取的行為,大致上是正確的。”

文章最後指出,坎培拉、新德里和東京極可能將這番言論視為未來的一個啟示,即不論誰在11月3日的大選中勝出,QUAD最近的申明可能會延續一段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