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魯特港重建

貝魯特港重建涉地緣政治 美中法德俄土都盯上了

貝魯特港2750噸硝酸銨爆炸造成200人死亡、5 000人受傷、25萬多人無家可歸2020年8月。
貝魯特港2750噸硝酸銨爆炸造成200人死亡、5 000人受傷、25萬多人無家可歸2020年8月。 © REUTERS/Mohamed Azakir

貝魯特港口毀滅性大爆炸8個月後,重建計畫的意向申報開始了。法新社4月14日發自貝魯特港的消息說,國際公司爭先恐後。重建項目不僅關涉數十億美元,也連着地緣影響力的重組。

廣告

貝魯特港代理負責人凱希Bassem al-Kaissi總結說: “俄羅斯人、中國人、土耳其人、法國人,現在又有了德國人,所有人都盯着這個港口。但目前只是意向申報階段"。

德式生態

柏林支持的一家德國海運財團4月9日在貝魯特公布了耗資300億美元的雄心勃勃項目,計畫20年內在貝魯特港口的廢墟上,建社會住房,開發綠地和海灘。一家德國公司今年2月已負責處理了貝魯特港發現的52個集裝箱的危險品,而去年8月4日大爆炸源於一個倉庫里存放的大量硝酸銨。

法式智能

法國海運巨頭CMA-CGM也在起跑線上。去年9月,法國總統馬克龍在爆炸發生後第二次訪問黎巴嫩時,這個集團的法國-黎巴嫩首席執行官魯道夫-薩德就跟着去了。該集團的區域主任達卡克Joe Dakkak向法新社表示,那次他們向黎巴嫩當局提交了 "一份完整的三階段重建計畫"。他解釋說,目標是重建、拓寬和更新基礎設施,使其成為一個 "智能港口"。

地緣政治

除商業利益之外,貝魯特港重建也有着區域和大國間爭奪影響力的地緣政治因素。政治學家伊馬德-薩拉米(Imad Salamey)解釋說,"地中海盆地近海天然氣的勘探", "以色列和阿拉伯國家未來的經濟協作", "俄羅斯在中東的擴張"都是這些覬覦的 "催化劑"。

這位黎巴嫩美國大學(LAU)的教授強調說,控制了貝魯特港,可以對控制海上天然氣產生"重大的影響"。

2018年,黎巴嫩曾與法國道達爾集團牽頭的財團簽訂了第一份勘探合同,這個財團包括意大利的埃尼公司和俄羅斯的諾沃泰克公司。薩拉米教授說,現在俄羅斯 "已經在勘探敘利亞海上天然氣了"。

中國伊朗聯盟

至於中國,薩拉米教授說,也許這個港口對中國來說是小菜一碟,但中國在黎巴嫩落腳"可以強化北京與德黑蘭的聯盟關係(......),遏制西方對該地區的影響力。伊朗及其盟友黎巴嫩真主黨在敘利亞和黎巴嫩都起主導作用。

美國中東外交政策智庫華盛頓研究所最近的一份說明堅持認為,美國有必要在貝魯特港口問題上與柏林和巴黎"密切協作",以阻撓中國的野心。

美國前中東事務特使戴維-申克(David Schenker)警告說,不要讓中國中標。他寫道:北京對透明度的反感及對真主黨的曖昧態度使中國在貝魯特重建中發揮作用成為最糟糕的場景"。

兩大障礙

然而,貝魯特港口的重建面臨兩大障礙,一是黎巴嫩在貝魯特港口大爆炸後,陷入深刻的政治和經濟危機已經一年多,國家完全癱瘓。在這樣的情況下,這些項目如何能夠實現。

在組建新政府之前,無論如何都不會取得任何進展,因為自去年8月以來,在無休止的政治討價還價背景下,政府工作一直停滯不前。

另一個障礙是:德國和法國項目都以透明和改革為條件,而黎巴嫩的政治階層則被指控腐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