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氣候/中國

克里:中美不會因為沒有對方作為處理氣候問題夥伴而受益

美國總統氣候特使克里資料圖片
美國總統氣候特使克里資料圖片 © 路透社圖片

美國總統氣候問題特使約翰·克里(John Kerry)近日接受了總部位於華盛頓的《外交政策》雜誌專訪。他在採訪中就其對環保主義根深蒂固的支持,以及近日如何就氣候問題與中方代表談判,還有對綠色經濟發展的看法等系列問題接受了訪問。採訪中,克利說,“中國不會因為沒有美國作為處理氣候問題夥伴而受益“。

廣告

記者問道,“克里國務卿,讓我們從剛剛結束的氣候問題領導人峰會開始。如果你必須從這次峰會中挑出一個大的成就,從你的角度來看那會是什麼?”他回答說,“從我的角度來看,這是一個事實,即(代表)全球GDP約55%的國家現在承諾追求減排的道路,這將使我們的溫度上升保持在1.5攝氏度以內的可能性。我們有來自歐洲、美國、加拿大和日本的非常重要的承諾,而現在我們必須在此基礎上再接再厲,因為其他國家還沒有作出如此重大的減排步驟。”記者問,“國際能源署執行主任法提赫·比羅爾(Fatih Birol)警告說,即使一些國家正在制定雄心勃勃的新目標,世界仍然‘處於全球變暖的危險水平’。例如,對煤炭的需求,今年將上升4.5%。你如何回應關於政府仍然做得不夠的批評?”

克里回答說,“(這些批評)是正確的,他們不是。中國佔世界排放量的30%,而大自然並不衡量它是否來自中國、美國或廷巴克圖。事實是,影響我們氣候的是所有這些排放的總量。因此,我們都必須為減排做出貢獻。即使美國明天達到零排放,我們仍然有一個問題,因為其餘85%的排放來自世界其他地區。因此,這確實是一個全球性的挑戰,而我們的反應還不是全球性的。”就中國問題,記者在採訪中提問說,“本屆政府對中國一直相當強硬。其指責中國對維吾爾人進行種族滅絕;其與台灣接觸;其正在重振所謂的四方對話機制,一個包括美國、印度、澳大利亞和日本的國家集團。但在這一切中,拜登白宮也確實需要中國作為合作夥伴來應對氣候變化。你如何將這一問題、氣候變化,從所有其他競爭領域中畫分出來?”

克里說,“我認為從歷史上看,有分歧的強大國家總是能夠,幾乎總是能夠做到這一點。顯然,朝鮮目前可能是一個例外,但通常我們已經能夠走到一起,能夠嘗試談判和解決某些分歧”。他補充說,“這方面的例子是(美國前總統)里根在蘇聯。他一直稱其為邪惡帝國。他告訴蘇方要拆掉柏林牆。他是自由和民主的偉大倡導者。最終,他與(當時的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在雷克雅未克會面,他們達成了一項協議,即擁有5萬枚彈頭,一觸即發地指向對方,並且每天都生活在這種危險之中,實在是沒有什麼意義的。”

克里說,“這些都是能夠產生影響的事情。而現在,氣候對我們所有國家來說都是勢在必行的。中國不會因為沒有美國作為處理氣候問題的夥伴而受益。而美國也不會因為沒有中國作為氣候方面的夥伴而受益。因此,我們只是有紀律的。我們在經濟規則和網絡方面有分歧。我們在人權和地緣戰略利益上有其他分歧,但這些分歧不必妨礙像處理氣候問題這樣關鍵的事情。而中國做出了這個決定。前幾天我在中國的時候,我們真誠地來回談判。”他補充說,“我們沒有必要挑釁對方或對對方大喊大叫。我們進行了嚴肅、艱難的對話,但我們設法找到了一個能夠達成一致並向前邁進的地方和方法。我認為這為其他領域的其他可能性打開了大門或窗口。我的感覺是,中方知道,我們雙方能夠解決氣候危機是有好處的,因為我們的公民因我們未能這樣做而深受影響。”

記者說,“我知道你與你的中國同行,即氣候特使解振華有長期的個人關係。告訴我們你對他的了解。是什麼讓他如此活躍?”克里說,“他很關心這個問題。解振華已經在這個問題上工作了多年。這麼多年來參與這些談判的人都非常尊重他,因為他能夠在意識形態的拉鋸戰或其他分歧之間穿針引線,保持對氣候問題的關注”。克里評價解振華稱,“他是一個專業人士,讀得很好,研究得很好,我認為習近平主席和中國領導人對他很有信心。因此,他是一個在我被任命為對話者之後被任命的人,我認為,正是因為我們確實認識對方,我們已經一起工作,我們已經在這個問題上縱橫交錯。我認為,如果你與多年來參加過聯合國會議的任何人交談,他們都會對解振華表示尊敬。”

記者問,“與中方談判是什麼感覺?把我們放在發生這種情況的房間里。”克里說,“當我們交談時,我們在私下裡交談。我想我們都知道,在那個特定的時刻,有大量的電視攝像機侵入你,並沒有什麼好處。我們在交談時相互尊重,這是真正完成工作的唯一途徑。我認為在談判中,你必須知道你的底線是什麼,你必須對他們的底線有一個相當好的理解。而你正在努力尋找獲得裂縫的方法,並找到雙方的協議。”

克里說,“很明顯,他是按照談判的指示來操作的。我認為有一些限制。我認為拜登總統可能給了我更大的自由度來嘗試完成事情,因為我們是那些實際上正試圖將他們推向某個地方的人,而他們是那些有他們預先確定的某種路徑的人,而我們正試圖將他們從這個路徑上移開,轉向我們認為是更好和更可實現的路徑,以及對世界和中國有更好後果的路徑。你來回走動。這就是談判的性質。我認為,你知道,他們是準備精良和強有力的談判者。但話說回來,我們也是。這使得談判變得相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