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情報部門據報幫助美國調查武漢實驗室泄露論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 © 路透社圖片

英國《每日電訊報》5月28日報導稱,該報獲悉英國的情報機構正在幫助美國調查新冠病毒是否從中國的一個實驗室泄露出來的可能。

廣告

美國總統拜登26日通過聲明表示,已要求美國情報界加倍努力,收集和分析可能使更接近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來源明確結論的信息,並在90天內向他報告。此舉是在拜登下令後展開的工作。報導指,在新冠病毒實驗室外泄論出現後,英國情報官員已經對病毒溯源進行了自己的調查。

英國軍情六處前負責人迪爾洛夫爵士(Sir Richard Dearlove)周五晚評價說,這種情況正在成為一個 “情報問題”,如果中國不開放溯源研究,英國安全部門可能需要“激勵”中國的叛逃者去了解真相。英國的官方立場是,不應忽視關於新冠病毒從武漢的一個實驗室泄漏的說法,武漢是新冠疫情的起始地。報導稱,英國政府的一位高級安全人士證實,英國情報官員正在與美國的新調查行動合作,試圖確定新冠疫情的真相。

該消息人士說,“我們正在貢獻我們所擁有的關於武漢的情報,以及提出幫助美國人證實和分析他們所擁有的任何我們可以協助的情報”。其補充說,“確定新冠病毒爆發背後的真相所需要的是來源充足的情報,而不是知情的分析,而這很難得到。”美英兩國對世界衛生組織此前就疫情起源進行的調查提出了嚴厲批評,稱中國在世衛組織小組於1月訪問時“故意拒絕提供數據和樣本”。

周五晚上,包括國際著名學術期刊《自然·醫學》在內的主要科學期刊,拒絕發表顯示新冠病毒可能在實驗室中被設計的證據。據該報看到的信件顯示,去年4月,疫苗專家聯繫了幾家期刊,因為他們擔心病毒中看起來是人造的結構細節被忽略了,同時也指出了之前發表的論文中的缺陷,這些論文表明病毒是自然起源。

報導稱,儘管沒有發現分析的錯誤,但《自然·醫學》期刊拒絕發表這項工作,並告訴作者有許多其他 “緊迫的公共衛生和臨床利益問題 ”需要優先考慮。《病毒學雜誌》和生物學預印本服務器BioRxiv也拒絕了這項工作,但一位知名教授悄悄告訴《每日電訊報》稱,“在我看來,這篇論文不錯,結論雖然令人吃驚,但似乎是有效的”。

迪爾洛夫認為,實驗室里的工程病毒逃逸是新冠病毒爆發的一種可能情況。他說,期刊沒有發表主要科學家挑戰標準觀點的報告是 “令人憤慨的”。他說,“在我看來,絕對沒有進行過科學辯論。”迪爾洛夫說,“中方在沒有任何解釋的情況下做出了一個斷言,而科學界的大多數人似乎都接受了這個斷言的價值。很明顯,他們已經開展了一個信息行動,試圖壓制任何其他觀點。”

迪爾洛夫說,“一些科學期刊絕對拒絕發表任何與中國觀點不同的內容。我把《自然》放在最前面,《自然》在與中國的敘述合作的方式上絕對是令人憤慨的”。他說,“這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全球最大的顛覆性事件。它是巨大的。我們坐在那裡,對中方說的話照單全收,而我所主張的是絕對清晰的辯論和適當的討論,而不是完全壓制。” 《自然》雜誌當晚表示,該雜誌的出版是基於證據的重要性,它仍然指向新冠病毒的自然起源。

《自然》雜誌總編輯斯卡普爾(Madelena Skipper)說,“我們根據結論的力度來做決定。當然,我們想了解病毒是如何進化的,它從哪裡來。”她說,“但是我們在很大程度上處於大流行的中間階段。我想說,現在真正的問題是處理大流行病、感染、死亡、推出疫苗接種。”

斯卡普爾說,“據我所知,關於它是一種人造病毒的理論並沒有被討論。我們沒有要求關閉辯論。沒有人聲稱這是一個被關閉的案件,所以我們在我們的網頁上寫道,我們應該繼續研究該病毒的起源”。她說,“一個能有力地證明病毒起源的突破將是每個雜誌都想發表的東西。”

華威大學分子腫瘤學教授勞倫斯·楊(Lawrence Young)當天談到,關於實驗室泄漏仍有未解之謎,科學家們“非常擔心”世衛組織的調查不夠詳細。楊告訴英國廣播公司(BBC 4)說,“他們沒有被允許接觸該實驗室的任何主要數據。這感覺太巧了,不是嗎?最初的病例是在武漢發現的,而你在那裡有一個非常大的冠狀病毒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