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世界

拜登上台後對中對台政策改變 陳一新教授點評

音頻 11:45
圖為中美台多邊關係報道配圖
圖為中美台多邊關係報道配圖 網絡照片
作者: 珍妮特
32 分鐘

在全球新冠病毒肆虐,感染人數衝破一億人之際,美國新任總統拜登已經正式登基。本次美國總統大選當中,可說全球當中最力挺特朗普國家之一的台灣政府,在大選結果揭曉後,當然尷尬處境也就不言而喻了。那麼,特朗普(川普)的打擊中國的5G,以及限制半導體產品的供應中國等的對中強硬政策到了拜登時代會怎麼個走法呢?美中的關係發展也成了全球矚目焦點,這當然也影響到美中台的三角關係。本次中華世界法廣為大家邀請台灣淡江大學外交與國際關係研究所榮譽教授陳一新教授為大家點評分析。

廣告

法廣:您認為從特朗普(川普)到拜登,美國對中國的政策會有什麼改變?

陳一新教授:我看拜登不會改變太多特朗普的政策,有些他會照常用,有些他會推翻特朗普的政策,譬如國際的退群,另外還有一些不太妥當的防疫措施,拜登也改過來了。氣候變遷方面,拜登也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等的,這些他都會改的。但是有一些反中政策,一種是不改。一種是把它當作籌碼再加利用。第三種,就是對台政策,他不提反中,但是也沒有說像過去那樣遷就台灣。目前為止,我們還看不出來他打的台灣牌是否和特朗普一樣,看起來他是做了某種程度的調整,包括像BTA,他是做了某種程度的更改,例如BTA,他不讓台灣抱有任何希望。第二在軍售方面,他沒有變,別的國家的軍售很多都喊卡,但對台灣則沒有變。所以有些地方,我們要看他的情況,他有時會拿來當做籌碼,作為和中共談判,有些他本來的主張就和特朗普不一樣,例如氣候變遷上是完全相反的。在國際退群方面,拜登是完全相反 的,在加入國際自貿體方面,也是和特朗普相反的。這兩個人的政策可說南轅北轍:一個要加入國際自貿體,一個要加入國際組織。所以是看情況,並不是一成不變。例如在龐培奧此前與新任的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見面時,蓬佩奧說,新疆有種族滅絕的嫌疑,布林肯也同意這個觀點。所以有些他們是一致的,有一些是不一致。不一致的,他現在已經表明非常清楚了,他一上任的第一天,就簽署了15個行政命令,另外有兩個行政動作。連續幾天的政策宣示,都顯示他與特朗普有些區隔。但從一些政策考量來看,拜登和特朗普還是有些連接,一些政策他不想一下子廢掉,有些則還是可以當籌碼用。

法廣:就美中台三角關係局勢來看,2021年是中共建黨100年。2022中國將召開二十大,而且有關習近平的第三個5年任期,他對美不能示弱,那麼對台灣又將如何呢?

陳一新:第一,中共建黨百年,中共雖然非常重視,但是其他國家並不會和中國大陸一樣那麼重視,因認為這是中國大陸共產黨自己的事情。當然,它和其他很多國際事情也會掛鉤,但是2021年的建黨是否能對中國大陸做出更大的改變呢?我看,生活還是要過、路還是要走。該走的路還是要繼續下去,所以也沒什麼太大改變,也不可能說2021年就會達到什麼目標。反而就我所了解的,大陸所謂的脫貧政策,並沒有完全達到目標。去年,李克強就說,大陸還有好幾千萬人生活在貧窮線以下。所以就這個情況來看,努力的目標還是要繼續,但是跟建黨,是否一定要在哪一年完成什麼事情,這也未必,先試一試是可以的。至於就國際情勢的變化來看,2022年是它的二十大準備開始,也就是習近平要進入第三個五年的任期,當然對他非常重要,他當然不會示弱。所以台灣除非接受九二共識,否則是連門都沒有。兩岸對話是否要促談,而拜登怎麼催促,怎麼要求兩岸促談,都沒有用。首先是習近平不會讓步,這是進入他第三個五年的任期,所以他不會示弱。第二,台灣的蔡英文也不會示弱。我看蔡英文想盡辦法想要釋出善意,或者遞出什麼橄欖枝,都有點無效。大陸不做正面回應。假如要回應,除非恢復九二共識,或者接受九二共識。所以兩岸要在2022年以前完成恢復對話溝通管道,可能性不大。假如有什麼溝通管道也是非常低層的。那個海基會能夠與海協會恢復溝通管道,那就已經不錯了。陸委會和大陸的國台辦的溝通管道想恢復,可能不太容易。

法廣:習近平寫信給星巴克創辦人。中國官方智庫呼籲:放寬推特、臉書的限制,又透過美國商會透露說,將派遣高級官員訪問華盛頓。請問北京是否會對美國展開以商業手段圍堵政治的攻勢呢?

陳一新:大陸已經說過,希望中美關係能夠恢復正軌,那屆時什麼問題都可談,包括戰略問題、包括限武談判,把中國大陸拉在一起參加美俄之間的談判。

中國大陸則是希望不能只單挑中國為限武的對象,應該把所有核武國家都納入考量,包括以色列,巴基斯坦、印度、英國、法國等國家,不能只有中俄美三個國家。

這也是一個合理的要求。過去中國大陸說,美俄飛彈或是核武的數量遠超過中國。所以大陸沒有這個利基來跟這兩個國家談判。所以要求他們恢復和大陸差不多水準再來談判。這是不可能的事,因不但美國不接受,俄羅斯要想接受都不容易。所以,只能說,增加談判的國家數量,讓更多國家加入這個限武談判,大家來做一個規範,尤其是中程導彈方面的一個協議可以藉此推動。至於其他很多方面,美國說得很清楚,布林肯在參議院的外交委員會證詞中特別提到,將來要跟中國談判或者合作,要按照美國的方法,要符合美國利益才能做,不能只是看北京的看法,或者只是大陸的利益。所以這兩者之間有很大的差別。

過去的談判,美國只要中國能坐上談判桌就覺得不錯了。現在,中國大陸要和美國談判,那是中國有求於美國,或者希望跟美國談判。所以,當然就是美國開條件、出意見,這個當然雙方還會有琢磨的空間。但實際上,美國準備扮演一個主導的角色,在很多領域都要與中國大陸爭鋒,包括在國際的領導權方面,包括重回國際組織跟中國大陸競爭,另外還有,在國際的自貿體方面,美國也會跟中國大陸爭領導。

另外,還有很多其他國際組織,像美國已退出的國際人權理事會,或者巴黎氣候協議,還有TPP,美國可能重新考慮加入,這個當然擺明了就是要跟中國大陸爭領導權,爭話語權,遊戲規則的制定權。這當然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大的結構的改變。過去四年,美國跟中國雖然有見面,有對話,經常在高峰會議見面,但好像都沒談出什麼問題來。現在,美國要中國坐上談判桌,要談美國想要談的議題。至於中國大陸提出來的議題,美國可能有些會接受,有些則不會。例如在氣候變遷,美中就會合作,但是在防疫方面,中國大陸已經喪失了他以防疫或疫苗來作為外交的工具。因為美國自己就有疫苗,還有其盟國,如英國、德國都有疫苗產生,應該可以說,這方面合作的空間不大。在防疫方面,拜登非常的積極,也不需要其他國家來幫忙。至於經濟方面,美國認為它的順序是:先把疫情控制住,就可以在國際上增加其話語權。而且跟盟國打交道時,別的國家也會願意跟美國合作。這是拜登的想法,當然實際作為上可能會有很多阻礙,包括前不久,在拜登還未上台之前,中國搶先與歐盟簽訂了一個中歐投資協議,這對於美國是一個打擊。因為美國本來希望是美國與盟國先 商量好了,再採取一個協同一致的對中政策。現在,歐洲先搶先跟中國簽訂了一個中歐投資條例,這對美國不利。不過,美國還是按照它固有的想法,就是先跟盟國打商量,協調一致政策後,才一起來對中國大陸施壓。這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尤其跟特朗普來比較,這是一個重大的變化。特朗普總是喜歡單打獨鬥、不甩盟國、不理會盟國,甚至經常取笑盟國、矮化盟國。當然盟國也就會對美國不爽。現在,拜登願意跟歐洲盟國、亞洲盟國商量,亞洲及歐洲盟國當然比較樂意跟美國合作。這個可能也是拜登的不含反中,但事實上是對中國大陸施壓的政策,可能會比特朗普策略更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