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世界

非洲人如何看中國向非洲提供新冠疫苗

音頻 10:07
中國疫苗在非洲
中國疫苗在非洲 © REUTERS - MIKE HUTCHINGS

或無償捐贈、或友情出售,中國正在加緊向非洲國家提供新冠疫苗——這一疫情下全球最為緊俏的需求。塞內加爾上周剛剛隆重接受了20萬劑中國國藥新冠疫苗,其它非洲國家埃及、摩洛哥、赤道幾內亞、津巴布韋、塞舌爾等也紛紛在接受國之列,於此同時,七國集團首腦上周五宣布,追加資金75億美元用於支持全球新冠疫苗實施計畫COVAX,法國總統馬克龍呼籲歐洲和美國“儘快”向非洲提供1300萬劑新冠疫苗,用於非洲650萬醫護人員的接種。如何看中國向非洲提供疫苗,是守望相助的人道之舉還是旨在擴大影響力的又一外交工具?若論“疫苗外交”,則無論在能見度還是供應效率上北京都已超過歐洲,走在前列。對此接受一方的非洲民眾如何看?他們對世衛組織主導下的COVAX全球疫苗供應計畫有怎樣的期待?是否對中國新冠疫苗感到放心?是否對西方疫苗的缺失抱有遺憾?本台法語“時事通話”節目就此徵集非洲聽友的來電吐槽, 本次專題我們就聽聽他們怎麼說?

廣告

首先是一位自塞內加爾聽眾阿卜杜拉 蒂斯,他從事科研,對於中國向非洲提供疫苗,他這樣說:

“首先,有兩個事實是我必須要先強調的,一是總有人喜歡爭論、靠製造爭論為生;其次是中國利用所有的可能作為外交手段,擴大它在非洲和在世界各地的影響力,這是兩個不爭的事實,我在此並不否認。另一方面,新冠疫苗,無論是中國的、還是俄羅斯的、美國的、或其他國家的,都是經過了非常嚴格的研發程序,處於全體科學界、包括社會及個人的高度審視監督之下,所以在我看來,一個實驗室很難為了商業利益而敢於在數字上造假,不管是中國的實驗室、還是其他國家的實驗室。”

至於他自己是否會打中國疫苗,蒂斯說:當然會打,就像我說的,我相信科學,還記得在疫情開始後,甚至早在疫苗出現之前,每當有一個據稱是新冠療法出現時,都會被其他科學家、或者被社會不斷地檢查、驗證,是否有效?是否有危險等等。這種系統性的、自發的監督驗證存在在整個科學界以及社會當中,因此我不了解為什麼今天會搞出這麼多的爭論,對於疫苗的有效性、接種安全、包括供應等抱有懷疑。”

在被問及他是否認為西方國家並不看好中國或者俄羅斯的疫苗時? 阿卜杜拉 蒂斯說,“這是很顯然的,非洲和全世界現在非常需要幫助,他們和西方國家一樣都需要新冠疫苗,如果一個國家有能力、有手段,那就應擺在桌面上,以平等的方式讓所有國家獲得共享,接種疫苗要全球所有國家步調一致才可能解決問題,因為集體免疫不是在某一個國家,而是要在全球範圍才能實現, 所以應排除對中國疫苗的爭論,回到Covax的主旨:即讓每個人都有權接種疫苗上。Covax應該是唯一能夠在全球範圍內、以普及的方式、有效抵禦新冠病毒的一個機制。相反,如果各國都各顧各,就會走向真正的災難,因為如果一部分人打了疫苗,另一部分沒有打,那麼隨着病毒變異就會出現問題,帶來更大的麻煩,對世界經濟也會帶來更多影響和不穩定。“

第二位聽眾是居住在赤道幾內亞首都馬拉博的菲利普 拜爾德,他表達了對中國疫苗的不信任,他說,“首先這是個好事,因為可能會挽救一些人的生命,但是我從根本上對打中國疫苗有懷疑,因為從研發到生產,我們看到並沒有完全遵守標準,沒有一、二、三期完整臨床數據公布,另外我們都了解一些中國,我不知道,當有懷疑的時候,尤其是上一次口罩供應時,政府有時與中國的中間商洽談,之後我們看到收到的中國口罩不合乎標準。因此只要疫苗接種不是強制性的,我就不會打中國疫苗“。至於現在赤道幾內亞還沒有西方疫苗,而Covax落實可能還需要很長時間的情況下,如何儘快保護自己?拜耳德表示 : “推動落實Covax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它能讓非洲打上西方的疫苗,我自己還是相信西方疫苗,肯定要等Covax計畫進入赤道幾內亞之後,再打西方疫苗。”

第三位來電的也是塞內加爾達喀爾的一位聽眾阿杜布,在被問及上周塞內加爾總統馬基·薩勒在達喀爾國際機場舉行儀式,隆重接收採購自中國的新冠疫苗是否令他感到激動時,他說,“一點也沒有,我不會打中國國藥疫苗,原因很簡單,就是我對塞爾加爾政府、對中國的公司沒有絲毫的信任。有兩個理由,首先,健康議題從來不是塞內加爾政府的工作重點,你可以去問任何一個塞內加爾人對醫療體系的看法,他們會說是”一個災難“,雖然現在的確是有疫情的特殊緊急,但現實是政府從來沒有對公眾就疫苗等問題做過任何可信的公開說明,對為什麼要打疫苗也沒有向公眾做任何的解釋和教育,人民對這個政府沒有一點信任。另外,為什麼談着莫德納疫苗,談着輝瑞疫苗,為什麼突然就來了中國疫苗,向非洲提供上百萬中國疫苗?我曾經去過中國,我想說,中國人對非洲人沒有任何尊重,這一點可以去問問任何去過中國的非洲人的感受,為什麼突然就購買了中國國藥疫苗?

此外,北京是向塞內加爾出售疫苗,而不是像對津巴布韋等國一樣捐贈百萬劑疫苗,這是他們的選擇,但塞內加爾政府為什麼不向民眾說明中國疫苗的可信度如何,我查不到任何有關中國疫苗可信度的研究信息,這裡有政府解釋工作缺失的問題,也有民眾缺乏信任的問題。我是一名教師,我向我的學生們做問題調查:如果要求你打疫苗你會打嗎?所有學生毫無例外都說不會打,為什麼?因為他們不相信,政府沒有讓他們相信,沒有向他們解釋打疫苗的好處,沒有讓他們相信中國是一個可以值得信賴提供疫苗的國家。鑒於這個政府的貪腐無能,無論如何,我自己和家人以及我認識的人都不會打這個中國疫苗。“

另一位來自摩洛哥的聽眾拉欣說,“我打過不少的疫苗,的確,最初我也對接種這個在這麼短的時間就研發上市的疫苗感到很猶豫,但不幸的是,看現在的形勢是必須要打疫苗,因此我就自己做了些調研:摩洛哥現有的疫苗有中國疫苗,有阿斯利康疫苗,另外也剛剛訂購了俄羅斯“衛星5號” 疫苗,我從不同媒體報道了解到的是,中國疫苗研發使用的是已有的傳統技術,幾乎所有摩洛哥專家都說,最不濟這個疫苗不會有危險,摩洛哥國王也打了中國疫苗,希望讓人們放心。摩洛哥從一月底開始啟動疫苗接種,現在已經有250萬人接種,我住的地區按年齡先給75歲以上的人接種,這個星期開始給60歲以上的人打,沒有見到發生危險的情況,至少我本人沒有看到的有人有真正嚴重的反應,所以我想,如果輪到我接種的時候,我會打的。因為生活要繼續,必須要出門,不打疫苗會很麻煩。現在摩洛哥還在實行宵禁,跨大區活動手續很複雜,還有出國,歐洲正在討論使用疫苗接種證書,因此我們基本上沒有選擇,我想我會打中國疫苗。的確我們是聽到不少有關中國疫苗的事,比如疫苗沒有第三期數據,很多人感到擔心,但因為就我所見沒有看到有接種發生危險的,所以還是會打。“

一些聽眾也通過網絡社交平台表達了各自的看法,一位聽眾在推特寫道,“如果疫苗真正合乎標準,真正有效的話,就是一個好的行動,但的確,這也是中國的地緣政治的工具,以此獲得非洲國家更多的信任,從而削弱其他在非洲的競爭對手國”;署名弗蘭克的聽友通過臉書表示,“所有捐助都好,不管是中國的、法國的還是美國的,但至少中國的速度要比西方國家快”。聽眾伊斯邁爾寫道,“世界現在處在一場非同以往的特殊戰爭中,各國都在試圖擴大自己的影響力,疫苗只是又一個地緣政治的工具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