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世界

50年來首次下降?中國正面臨的人口危機

音頻 10:08
今年2月中國表示正在考慮採取新措施 鼓勵生育更多的孩子。
今年2月中國表示正在考慮採取新措施 鼓勵生育更多的孩子。 © Mark Schiefelbein, AP

自上世紀五十年代末的大饑荒之後中國人口是否會首次出現下降?這個問題似乎非常微妙,而中國於去年年底結束的第七次人口普查數據遲遲沒有公布,引發眾說紛紜。在英國《金融時報》報道中國人口下降已經跌破了14億之後,中國統計局次日即宣布中國人口去年繼續增長,但同時表示,具體數據仍有待在人口普查公報中發布。

廣告

《金融時報》在4月28日的報道說,中國即將發布 2020年全國人口普查結果,將報告50年來首次人口下降,儘管近年來中國政府已經放鬆嚴格的計畫生育政策,以企扭轉出生率下降的局面。《時報》援引知情人士透露,已於去年12月完成、但尚未發布結果的最新中國人口普查將報告全國總人口不到14億。而2019年已有報道稱,中國人口已超過14億。

此外,29日的香港《南華早報》也發文援引分析人士說,中國最新的全國人口普查數據預計將顯示人口出現關鍵性的下行趨勢。這使得人口規畫的決定性改革成為決策者的緊迫任務。

法國電視france24署名塞伯特(Sébastian SEIBT)的報道指,中國沒有在原定的4月初發布此次人口普查結果。據國家統計局的表示,這是為了“提供更多的資料”,增加發布更多更細的信息,因而“發布前的準備工作有所增加”導致,但這個解釋似乎沒有說服中國人,在網絡社群平台許多網民留言批評,他們懷疑這是政府不希望讓外界知道此次人口普查中暴露的這個令人不快的”小秘密“。

毛時代“大躍進”的痛苦先例

因為三年前已有報道稱中國人口已超過14億,2019年當局甚至高調宣布跨過了這一人口裡程碑。據《金融時報》報道,中國國家統計局堅持認為“人口在2020年將繼續增長”。但並沒有具體說明這一增長是相對於2019年還是針對上次即2010年的人口普查結果計算。由於這個數據被視為十分敏感,因此在政府各部門就數據解讀達成共識之前暫時不會公布,報道引述的專家稱,普查結果會對中國民眾對自己國家的認知看法以及政府各部門的工作產生巨大影響,因此必須極為謹慎地對待。

法國著名漢學家、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CNRS)研究員白夏就北京的做法這樣向法廣表示:

白夏:很簡單中共這是壟斷信息,它不能容忍其他媒體,尤其是外國媒體來宣布人口下降的消息,我們都知道中國正在加緊國際競爭,成為世界第二甚至第一強國,總之必須位列前茅,而人口開始出現下降, 這就意味着印度可能超過中國,這對於中國現任領導人來說是不可接受的。但現實是我們很難理解, 因為達到人口峰值逐步下降這從根本上就是中國既定的目標。當然這會帶來一系列經濟和社會影響,如老齡化問題,同時我們也看到國家統計局數據中所沒有撒謊的是,現在中國的出生率是自1971年以來最低,這裡要指出的是,當日本出現社會老齡化時國民已經實現富裕,而中國還沒有達到真正的富裕,這就將導致問題。

人口下降低於14億閾值的多重不利影響

法國France24電視的報道更直接指,人口下降低於14億閾值對北京來說是一個多方面產生不利影響的壞消息。首先它可能會喚起人們對上一次中國人口出現下降的痛苦記憶,那是在1959年至1961年的三年大饑荒時期,而主要原因是由於毛澤東發起的“大躍進”造成,大躍進迫使數百萬農民離開土地參加工業生產。

習近平的人口政策的失利

其次這一下降也將標誌着習近平的人口政策的失敗,特別是他在2015年終止了獨生子女政策的實施。但在法國中國經濟研究所(Idrec)主任瑪麗·弗朗索瓦·雷納德(Mary-FrançoiseRenard)看來,“這一做法為時已晚” 。在2016年中國謹慎放鬆計畫生育政策的執行之後,出生率從2017年開始下降超過10%。雷納德總結指,當時中國經濟增長已經開始放緩,而居民生活的支出日益昂貴,導致中國人不想生更多孩子。

不利於北京對外展示實力形象

再次是人口的減少也將嚴重不利於北京試圖向外部世界展示其實力形象。 人口學者、《大國空巢》作者、美國威斯康星大學婦產科系研究人員易富賢在接受《南華早報》採訪中說:“美國人感覺中國將必然趕超他們,而人口的減少表明中國並不是那麼強大。”

相對於中國在地區最大競爭對手印度來說也是一樣,中印幾乎在各個方面都在比賽較勁,人口也不例外。印度人口13.8億,以逼近中國,應該會更快地超過中國,因印度的生育率並未放緩而相反保持走高。

威脅中國經濟增長奇蹟

但比較而言人口減少首先將威脅到的是中國的經濟增長的奇蹟。雷納德表示“人口問題是中國經濟的中心結構性問題。”,她回顧近幾十年中國的經濟增長說,人口的增加,更具體地說是勞動人口的增加,“對近幾十年來中國經濟的增長做出了重大貢獻。” 對此《紐約時報》報道更進一步認為人口增長甚至是中國經濟模式的支柱之一。英國《金融時報》也指出,過去中國總是可以實現更多的人在工廠工作,增加其製造業的產量,進而促進其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增長。

社會的快速老齡化

最後一點正如白夏所指出的,這一人口下降反映了中國人口正快速老齡化,這一現象在許多成熟經濟體(如德國、日本等)都曾有出現,但中國社會可能對此準備不足。雷納德強調說,“這導致對就業者的依賴增加,而在一個幾乎沒有全民福利的國家,意味着可觀的支出。” 人們必須要照顧老人,同時也要為自己退休而儲蓄存款,這就導致人們更多儲蓄,而中國居民現在的儲蓄水平已經很高,這不利於消費”。

因此人口減少和老齡化直接阻礙了習近平發展國內市場、以減少中國經濟對出口過度依賴的宏偉計畫。

那麼解決這一問題的途徑在哪裡?如果已出台的放寬計畫生育政策不足以阻止人口下降趨勢,政府是否應該更進一步、全面放開生育?對此白夏教授這樣向本台表示。

白夏:“實際上,鼓勵生育似乎是矛盾的,因為中國自1970年以來一直是在努力限制生育。實際上,這是中共取得的一個成功,如果能這樣說的話,因為現實已經超出了計畫。設想如果中國是保持人口的自然增長率,那麼今天將會有20億人口,中國的處境將更加嚴峻。因此問題在於,當局是否最終會鼓勵出生率。顯然,就像我們在放鬆限制後所看到的,城市居民不願意更多生育,獨生子女也往往傾向只生一個孩子。希望多生的人多是一些欠發達地區,而這不是官方希望看到的,中國最應擔心的是人口過度增長,因為中國的可耕地面積不到國土的10%,因此13億人口已經是相當多了。

針對當前這一人口挑戰的解決方案,《紐約時報》說中國政府已經考慮過提高退休年齡,以減少工作與和不工作人群之間日益嚴重的不平衡。但這一在多國採用、引發不少批評反彈的做法,在中國同樣存在質疑和反對,而且這一解決方案只是針對了人口下降所引發的後果,而並不針對其根源。

雷納德認為,“這一狀況只有在國家建立了更有效的社會保障體系前提下才能扭轉,如果生活費用更令人足以承受,可能會說服中國人生育更多的孩子、減少他們在銀行的儲蓄”。但這樣的改革需要時間和資金。雷納德表示,“應該向負責實施這種社會政策的地方當局分配更多的資源。”同時也有必要組織和計畫養老體系機構的建設。

最後是世界其他國家同樣與中國的人口狀況利益攸關。英國《金融時報》報道說,中國的人口危機“可能會給中國之外帶來極大影響”。如果中國消費放緩,依靠中國市場的外國公司將會面臨困難。但另一方面,雷納德則強調,“一些領域也可以從中受益”。比如建造和經營養老院的公司,她提出在此領域處於領先的法國或者可有所作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