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周刊

泛亞鐵路斷尾之痛,馬新高鐵破局幕後

音頻 04:10
泛亞鐵路 斷尾之痛
泛亞鐵路 斷尾之痛 © 亞洲周刊
12 分鐘

亞洲周刊最新一期的封面專題是:泛亞鐵路斷尾之痛,馬新高鐵破局幕後。馬新高鐵破局造成兩國雙輸,令泛亞鐵路計畫遭遇斷尾之痛。中國銜接昆明至新加坡的五千公里泛亞鐵路,是一帶一路的大戰略的布局。當前老撾、越南與泰國的泛亞鐵路路段正在進行中。傳言大馬將自行興建銜接柔佛巴魯與吉隆坡的高鐵,大馬也曾向泰國建議興建銜接吉隆坡至曼谷的高鐵計畫。預料新加坡不會放棄以高鐵通過大馬銜接昆明的大戰略,但將來若重新談判要解決一國兩檢的棘手問題。

廣告

什麼是泛亞鐵路的「斷尾之痛」?

大馬中華總商會社會經濟研究中心執行董事李興裕對亞洲周刊說,在一帶一路大戰略下,中國正積極在東盟其他國家興建鐵路,銜接昆明至新加坡的五千公里泛亞鐵路是大戰略的布局之一。當前老撾、越南與泰國的泛亞鐵路工程正在進行中,按照原定計畫,如果馬新高鐵建成,將連接中國昆明到新加坡的路線,屆時將對沿海地區帶來巨大的經濟效益,而馬新首都之間的無縫連接也有望改善吉隆坡的經濟活力,並提升全球宜居城市的排名。同時,在高鐵車站附近規畫興建新的城鎮,綜合房屋開發、可負擔房屋、教育設施和科技園等,可帶來更多的價值,但馬新高鐵計畫的破局意味着泛亞鐵路斷尾。

 

對於馬新高鐵破局的原因,馬來西亞方面給出了怎樣的解釋?

大馬負責經濟事務的首相署部長慕斯達化表示,新冠疫情導致馬新雙方在二零一六年簽署雙邊協定的原有條款不再適用於大馬,政府必須重新檢查協議中包含的總體專案結構和業務模型。過去六個月,在技術和部長級會議上有深入討論這些建議,慕尤丁和李顯龍也舉行了視訊會議。但最終雙方還是未能達成協議。另有馬國媒體指稱,由於新加坡反對高鐵路線經過柔佛士乃機場甚至吉隆坡國際機場,以免影響新加坡樟宜機場的業務,以及新加坡要干預鐵路沿線的規畫,導致最終談判破裂。

 

新加坡方面對於馬方的說法是否存在不同意見?

新加坡交通部長王乙康爆料,指出在種種原因之中,最關鍵的是馬國當局要求將雙方本來同意成立的負責馬新高鐵計畫設計、融資、建造、運作與維修等工作的高鐵資產管理公司,從項目內容中剔除,若沒有這家資產管理公司,馬新兩國將就各自領土的高鐵部分招標,也無法插手對方的招標過程。同時,馬方也要求更換高鐵路線,以在吉隆坡國際機場設立終站,且與現有的機場快鐵共用軌道。

 

除了封面專題外,本期還有哪些其他重要內容嗎?

本期亞洲周刊還介紹中國於跨年之際舉辦的跨年思考晚會。中國流行歲末思想性的大型跨年演講,票價不菲,網上觀眾以億計,反映民間好學精神,成為全球獨家現象。羅振宇跨年演講強調中國的組織網絡化特性,吳曉波年末演講對新一年中國的發展持謹慎樂觀態度,並且都對中國產業升級抱有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