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經濟

經濟領域中的全球不確定性

音頻 05:38
Podcast
Podcast © FMM
作者: 法廣
15 分鐘

新冠疫情暴發之初,全球不確定性達到空前水平,並且持續處於高水平。世界不確定性指數是衡量全球經濟和政策不確定性的季度指數,涵蓋143個國家。這個指數顯示,儘管不確定性已經從2020年第一季度新冠疫情剛剛暴發時觀測到的峰值水平下降了約60%,但仍比1996-2010年的歷史平均水平高50%左右。

廣告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專家Hites Ahir, Davide Furceri 和斯坦福大學經濟學教授 Nicholas Bloom  撰文解釋了驅動全球不確定性的因素。他們說,主要系統性經濟體(如美國和歐盟)的經濟增長是世界其他地區經濟活動的主要驅動因素。主要系統性經濟體指的是七國集團國家加中國。

那麼對全球不確定性而言,也是這樣嗎?例如,鑒於各國之間的互聯程度提高,美國大選、英國退歐、中美貿易緊張局勢這些因素帶來的不確定性是否會對其他國家的不確定性產生溢出影響?

為回答這一問題,專家們構建了一個指數,衡量七國集團國家加中國對其他國家的“不確定性溢出效應”。具體而言,通過對“經濟學人智庫”的國別報告進行文本挖掘來識別系統性國家的不確定性溢出效應。這些國別報告涵蓋1996年第一季度到2020年第四季度的143國家。

每個系統性經濟體產生的不確定性溢出效應,是用國別報告中與這個系統性經濟體有關的詞語附近出現“不確定性”一詞的頻率來進行衡量。具體而言,對於每個國家和每個季度,在國別報告中搜索與每個國家有關的詞語附近出現的“不確定”、“不確定性”等詞彙。與每個國家有關的詞彙包括國家名稱、總統姓名、中央銀行名稱、中央銀行行長姓名以及一些國家的重大事件(如英國退出歐盟)。

為了使各國指數具備可比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專家們根據每份報告的總字數對原始計數按比例進行了調整。指數的上升表明不確定性正在上升,指數的下降表明不確定性正在下降。

分析結果揭示了兩個重要事實:第一:系統性經濟體的不確定性影響着全球的不確定性走勢。第二:只有美國和英國產生了顯著的不確定性溢出效應,而其他系統性經濟體總體來說影響很小。

先從美國說起。與美國有關的不確定性對總體不確定性比率的全球(不含美國)平均值顯示,過去幾十年以來,與美國有關的不確定性一直是全球不確定性的一個主要來源。例如,2001-2003年,與美國有關的不確定性對其他國家不確定性的貢獻程度約為8%——約佔全球不確定性相比歷史平均水平增幅的23%。過去四年裡,與美國有關的不確定性對其他國家不確定性的貢獻程度約為13%,峰值水平約為30%——約佔全球不確定性相比歷史平均水平增幅的20%。

過去四年裡,與英國退出歐盟談判有關的不確定性也產生了顯著的全球溢出效應,對這一期間全球不確定性增加的貢獻程度約為11%,峰值水平超過30%。

最後,與其他系統性國家有關的不確定性對總體不確定性的比率顯示,加拿大、中國、法國、德國、意大利和日本合起來對世界其他國家產生的不確定性溢出效應很小。 一個例外是中國近年的情況,但與中國有關的不確定性主要來源於中美貿易緊張局勢。不過,儘管其他系統性經濟體對全球不確定性的溢出效應有限,但它們對所在地區的不確定性有重要影響,例如,德國對於其他歐洲經濟體,以及中國和日本對於若干亞洲經濟體都有重要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