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經濟

全球公衛危機當前,應否解除新冠疫苗專利權限制?

音頻 05:58
一批世衛組織COVAX協調的新冠疫苗2021念月26日運抵科特迪瓦阿比讓機場。
一批世衛組織COVAX協調的新冠疫苗2021念月26日運抵科特迪瓦阿比讓機場。 SIA KAMBOU AFP

2019年底自中國武漢爆發的新冠病毒疫情在全球範圍內引發一場規模空前的公共衛生危機,並重創世界經濟。雖說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研製成功的疫苗為走出危機帶來希望,但疫苗生產遠遠無法滿足全球規模的迫切需求,而貧富差距造成的各國獲得疫苗能力的不平等也可能在一定程度上令富裕國家的疫苗防疫努力失效。幾個月來不斷有人呼籲解除專利權的相關實施限制,讓各國、各地可以自行生產疫苗,以滿足緊迫而且巨大的需求。但相關提議引發多種爭議。

廣告

疫苗分配重不平等

的確,如果說歐美達國家都不同程度面新冠疫苗供不問題,眾多展中國家和貧窮國家尚無法獲得疫苗。世界組織近期不斷提醒關注疫苗分配重不平等和不公正所來的危險。根據世衛組織的數據,全球 50個啟動疫苗接種行動的國家,幾乎全部是富裕國家。10個國家佔有了全球75%的疫苗。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認為,有些國家甚至購買了超過其實際需求的劑量。事實上,雖然世衛組織早早就設立了保證疫苗公平分配的多邊機制COVAX。但有些國家與制藥廠私自簽署雙邊購買合同,繞過這項世衛組織的多邊協調機制。而大部分疫苗產商也優先向富裕國家提交使用申請。

南非以及印度自去年10月就向世界貿易組織提議,希望世貿組織暫時開放“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定”(ADPIC)中關於專利權的某些限制,比如工業產品外觀生產模式版權所有及未發表資訊保護等等,直到疫苗在全球範圍內實現廣泛接種為止。這項建議迅速得到數十個發展中國家和貧窮國家的支持。世衛組織總幹事也表示贊成。無國界醫生等非政府團體認為,這樣的措施可以讓有需要的國家,即時獲得價格合理的醫藥產品。無國界醫生組織藥品發配事務的負責人Sidney Wong指出,新冠疫苗的醫學工具與技術,應當是解除了專利保護措施的全球公共產品。

專利權壁壘與技術壁壘

反對這項提議的聲音主要來自擁有大型藥廠的歐美國家。首當其衝的理由是這些藥廠為研發疫苗投入了巨額資金,這些藥廠也最有能力生產出所需要的劑量。而且,知識產權領域原本也有在緊急狀態或非常情況下,尤其在公共衛生領域,對專利藥品,給予強制許可,開放生產的條款規定。世貿組織可以給予強制許可,允許非專利所有人投入生產。

本世紀初,世貿組織確實曾通過多項協議文件,為貧窮國家可以獲得價格低廉的艾滋病治療藥物抗逆轉錄病毒藥提供了可能。2001年世貿組織多哈部長級會議在幾番爭辯之後,同意靈活處理藥品的專利保護,承認面對公共衛生危機的國家有權生產價格便宜的仿真藥品。不過,這項措施忽略了另一個現實問題,那就是貧窮國家未必有能力其實運用這項寬鬆措施,自行投入生產。

的確,是否開放專利權限制並不單純是經濟問題。國際藥品製造商協會聯合會(Ifpma)總幹事Thomas Cueni近期向法新社表示,疫苗生產並不會因為取消專利權或暫停專利權而增加一針一劑。關鍵的問題是技術。 法國公共衛生高等學院社會心理學研究員Jocelyn Raude向法國媒體《20分鐘》表示,尤其是輝瑞疫苗和Moderna疫苗,採用的都是最新的信使核糖核酸技術。只有很少的廠家有能力使用這種斷代創新技術。也就是說即使沒有專利權壁壘,還有一道技術壁壘。

有能力開發疫苗的大型藥廠不肯放棄專利權雖然主要是不肯放棄巨大經濟利益。但是一些學者也認為對是否解除專利權所附帶的限制應當謹慎行事。雖然新冠疫情的全球公共衛生危機構成一種不可抗力,但對於投入大筆資金研發疫苗的企業來說,失去專利保護在資金層面得不償失,可能因此失去研發動力……

在各方找到妥協方案之前,也許英國的阿斯利康疫苗與印度血清研究所的合作是個可以借鑒的方式。印度血清研究所在新冠疫情之前就已經被看作是全球最大的疫苗生產工廠。幾個月來已經滿負荷運作,大批量生產相對容易保存的阿斯利康疫苗。但阿斯利康疫苗使用的不是信使核糖核酸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