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經濟

全球政府債務創歷史新高

音頻 05:35
圖為美元紙鈔
圖為美元紙鈔 網絡照片

受新冠疫情衝擊影響,很長時間以來就開始膨脹的全球公共債務進一步大量增長。根據全球資產管理集團駿利亨德森投資(Janus Henderson)周一發布的報告,全球政府債務水準已經處於記錄新高水平,截至2020年底,各國央行持有全球政府債務的24%,去年超過一半的政府借款是用央行新發行貨幣支付的。

廣告

駿利亨德森投資針對全球債券市場上35個最活躍國家的情況進行的研究顯示:最近25年來,這些國家的債務增長了4倍。而在法國,1995年以來,這一數字增長了274%。該投資主權債指數所涵蓋的國家中,今年整體政府借貸預料將再度大幅跳增約4萬億美元,這些國家涵蓋了49億公民,平均每人背負的公共債務將增加768美元,主要原因則是新冠病毒持續肆虐所致。但這些債務還本付息支出仍處於偏低水準,因利率相對偏低。駿利亨德森投資估計:今年全球利息支出只會微幅增加,2022年將會下滑。

針對35個國家進行的研究顯現: 1995年的公共債務數額為167億美元;佔全球國民生產總值的59%,至2019年,此一數額達到533億美元,佔比70%;到了2020年,則升至625億1500萬美元,佔比84% ,創歷史新高。公共債務雖然達到新高水平,但債務融資卻空前低下。從貸款利率看,世界各國政府1995年的貸款利率為7,6%,而2020年則僅為2%。儘管公共債務幾乎增長了三倍,但全球利率負擔僅增加了五分之一多一點。25年前,各國支付的債務利息佔世界國民生產總值的3,3%。如今,佔比僅為1,5%。不過,駿利亨德森投資預計:2023年,債務利息將明顯增長。

一年多來,為應對新冠疫情的挑戰,一些國家承擔的債務多出其他國家。從絕對數量上看,最大經濟體是借貸最高的國家。2020年,僅美國,日本和中國就占政府新貸款一半以上的比例。與其經濟規模相比,英國成為最大的借貸國,其政府赤字相當於該國國內生產總值的五分之一。美國丶巴西丶南非丶西班牙丶加拿大丶日本和新加坡的赤字紛紛則占各自經濟規模的八分之一。瑞典和瑞士雖然列位於借貸最少的國家之列,卻不能與台灣相提並論。台灣面對疫情採取的果斷對策,令其經濟得以發展,其債務與國民生產總值比率幾乎沒有發生變化。

實際上,在新冠疫情爆發前的最近25年,全球各國政府每年均處於赤字狀態:各國的支出均始終超過稅收。值得慶幸的是,經濟也有了長足發展,為承擔債務而建立了更大的稅收基礎,但主權債務的增長仍超過經濟增長的五分之一。

2021年,公共借貸將再次急劇增加。但是由於強勁的經濟復蘇,債務比率已經達到頂點。駿利亨德森投資一名負責人表示:債務的概念具有道德內涵,從而歸為應該避免的事情類別。但是,另有分析觀點認為:這種道德化的主張忽略了債務在諸如2020年的危機時期對支持經濟的重要性。債務水平創歷史新高,但融資成本卻如此低下,表明借貸是正確的決定。

經濟增長是吸收大量公共債務的最佳方式。不過,新冠疫情之後的復蘇將呈現十分不平衡的態勢。在2020年疫情中遭受重創的國家-如英國一類的服務業佔主導地位的經濟體-預計反彈速度將快於像德國等以製造業為主的經濟體,因為這些以製造業為主的經濟體去年受全球需求下降的影響較小。許多國家的近期債務也集中在相對短期的借貸上。而這些貸款未來則存在以高利率為大量債務進行再融資的現實風險。

駿利亨德森的全球固定收益負責人Jim Cielinski指出:債券市場十分重要,它是判斷每個國家的信譽和經濟表現的巨大工具。其重要性不僅相對債券投資者,也會因其利率而影響到從房屋到股票市場的每一項資產的價值。實際上,也就意味着與所有人均有關聯:從養老金到管理風險和財務損失的保險業務,資金紛紛源自債券市場;銀行系統中的抵押貸款利率和儲蓄賬戶利率也都取決於債券市場。沒有債券市場,現代經濟則無法運轉。

近年來,各方的投資者充分享受了巨大的債券收益率,目前,利率已開始回升,同時伴隨着風險。各國央行將試圖暫時維持低利率現狀,但是,對債券價格而言,強勁的經濟並非是個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