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通脹,美聯儲會不會提高利率 ?

音頻 05:05
Podcast
Podcast © FMM

英國《金融時報》網站5月8日發表題為《面對通貨膨脹,美聯儲有多大的意志力?》的文章。 作者是美國外交學會高級研究員塞巴斯蒂安·馬拉比。他擺出了批評者們提出的三個理由,說明美聯儲可能缺乏應對問題的意志。

廣告

《金融時報》的文章說,在美國所有制度中,很少有像美聯儲這樣在逆境中蓬勃發展的。美聯儲安然挺過了金融危機、美國前總統特朗普的摧殘和新冠疫情。通過它的努力,通脹大致穩定,美聯儲獨立性不受損害。

人們將在這個背景下評估美聯儲的下一個挑戰——通脹反彈的危險。

參考消息報道,塞巴斯蒂安·馬拉比表示,25年來,去除易波動的食品和能源的核心通脹率,大多數時候無法達到美聯儲2%的目標;但現在,物價可能以高於預期的速度上漲。如果美聯儲任憑這種情況失控——通脹率上升到3%至4%的區間——後果可能對全球造成破壞性影響。

美聯儲將不得不提高借貸成本。金融市場將會暴跌。舉債經營的企業將會破產。美元走強將重創那些債務以美元計價、收入以其他貨幣計價的新興經濟體。 

有關通脹的討論始於6個月前,現在則越來越激烈。特朗普去年12月公布的9000億美元經濟刺激計畫,被放大為美國總統拜登今年3月公布的1.9萬億美元一攬子計畫,而且有傳言稱即將出台兩項大膽的支出法案。與此同時,在私營部門,本已處於高位的個人儲蓄率繼續攀升——個人儲蓄率高是危險的信號,因為可能預示着未來將有巨大支出。

在這場大流行病暴發前,個人儲蓄率一直徘徊在7%多一點。去年12月為13.5%。今年一季度的平均值為20.5%。數以百萬計的美國人剛剛接種完疫苗並且持有大量可支配資金,隨時可能把美國經濟點燃。

與此同時,其他領域的變化卻破壞了防火措施。新冠疫情擊垮了一些企業,損害了經濟滿足激增需求的能力。貿易緊張削弱了全球化抑制價格的能力。

通脹猛漲並非不可避免,但通脹猛漲的風險非常大。很多問題取決於價格真的飆升時,美聯儲是否準備堅決應對。這就把我們帶到了通脹討論的第二部分。

美聯儲的批評者提出了三個理由,說明該機構可能缺乏應對問題的意志。首先,美聯儲模糊了有關通脹目標的承諾。為了平衡過去通脹過低的情況,它現在希望突破2%關口,但沒有說明維持多長時間。由於貨幣政策發揮作用具有滯後性,這種觀望態度可能意味着加息來得太晚,來不及在價格上漲形成勢頭之前對其加以抑制。

如果通脹率超過3%,你可能預計美聯儲會迅速作出反應。畢竟,過去20年通脹一直較低,很少出現距離2%目標偏出1個百分點的情況。但批評者的第二個擔憂是,美聯儲可能認為通脹飆升是暫時的——一旦工人轉向新行業,公司也進行調整,這種暫時性的問題就會被糾正。如果這種判斷是錯誤的,那麼通脹將有機會自我強化。

這就導致了第三個,也是最基本的擔憂。央行的決策者在不確定的情況下作出決定,而且這些決策不可避免地具有政治性。央行決策者的獨立性並非象牙塔般與世隔絕,而是按照時間表到國會露面、與政府官員會晤,儘管他們有意願認定提高利率是正當舉措,雖然這會付出短期代價。一群專業的美聯儲觀察家喜歡猜測央行官員缺乏作出這一判斷的勇氣。一些人甚至竊竊私語說,美聯儲主席、共和黨人傑羅姆·鮑威爾為了確保民主黨總統允許他連任,寧願維持貨幣的寬鬆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