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提出臨時豁免疫苗專利與孫大午醫院

疫苗接種示意圖
疫苗接種示意圖 © AP - Bikas Das

美國貿易代表戴琪本月初發表聲明,一反此前美國政府的立場,聲稱支持豁免新冠疫苗的專利,將積極參與世貿組織有關專利文本的談判。戴琪解釋說,美國作出上述決定的原因是為了儘快結束這場大流行病。美方的上述立場使歐盟國家頗為被動,因為此前包括法國在內的歐盟國家都在世貿組織表示反對由南非以及因印度等過提出的豁免專利的要求,認為導致全球疫苗供應緊張的原因並非是疫苗的專利的限制,而是各國生產疫苗的產能有限。不過,在美國政府公開改變立場之後,歐盟國家也隨即表示支持美國的提議。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將美國政府的聲明稱為是結束這場致命的大流行病鬥爭中的一個“里程碑式的時刻”。值得指出的是,俄羅斯與中國也隨後作出了支持美國的表述。中國主席習近平也曾經在聯合國大會上承諾中國研製的疫苗將為世界人民共享,不知中國出口的疫苗在價格上是否兌現了國家主席的承諾?

廣告

那麼,具體而言,臨時豁免疫苗專利究竟能夠起到什麼實質性的作用?美國此舉確實是為了應對疫情還是出於外交考量?會對今後的國家合作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歐美輿論普遍認為臨時豁免專利並不會對疫苗生產帶來立竿見影的作用,而且美國是在美國國民接種疫苗的比例超過40%之後,才作出上述提議。事實上,美國與加拿大等國家所囤積的疫苗數量早已超出了實際所需。但是,美國的提議將使疫苗專利權問題成為下個月八號舉行的世貿組織大會的討論焦點,預計會議召開的前夕,南非與印度將再度提出具體的申請,因為必須明確豁免哪些疫苗的專利,如何豁免?其他生產商是否必須繳納一定金額的使用權?臨時豁免的期限有多長等等,諸如此類的問題都必須經過各國與疫苗專利擁有者之間經過逐個談判,因此不排除,等所有的細節都敲定之後,或許疫苗供應危機早已成為過去。

而且,正如歐盟國家此前所表述的那樣,也是西方醫藥製造集團列舉的反對取消專利的原因之一,這裡不僅涉及到經濟利益,而且也事關技術產能,疫苗生產需要高端技術,原材料以及製作經驗,排除了專利的障礙之後,還必須作出一定的技術轉讓與培訓。不過,所有這一切,是否意味着美國政府的提議並沒有任何實質性的意義?

輿論認為並不盡然,美國的提議掀起了一場有關包括疫苗在內的醫療產品的經濟模式的討論,新冠危機為上述議題的討論提供了鍥機。儘管一場危機或許不足以完全推翻一個經濟運作模式,但是,至少它彰顯了目前國際醫藥運作模式的不足,疫苗危機使人們意識到必須重新審視國際協助的模式。包括法國經濟學家皮凱蒂在內的多位國際知名學者近日都撰文就上述議題闡述立場。

世貿組織總幹事奧孔喬-伊韋阿拉早在美國作出共享疫苗的聲明之前表示,公平獲得疫苗、診斷和治療的問題是“我們這個時代的道德和經濟問題”。 

此話令人相起幾個月前遭到中國官方逮捕的中國農民企業家孫大午,孫大午曾經就他所創建的大午醫院經營狀況評論說,醫院是用來治療病人的,而不是用來賺錢的,賺錢可以通過別的行業,通過別的方式,而醫院虧本對他來說是一件令人榮耀榮耀的事。確實,醫療,教育這些涉及國計民生的重大的事業又何能僅僅以經濟效益來衡量,記得幾年前辭世的比利時漢學家,生前在澳大利亞悉尼大學執教的西蒙萊斯曾經寫道,當澳大利亞大學將學生叫做“顧客”之後,他就決定辭去教授的職務,因為他認為澳大利亞的教育行業已經徹底腐爛。今天看來,這位未卜憲先知的賢者又一次作出了正確的判斷,包括澳大利亞在內的許多西方國家的大學因為經濟利益而招收大量來自中國的留學生,長期以來造成大學運作預算對中國留學生的嚴重依賴,也使北京得以在學術自由等領域向學院施加影響。今天各大院校才意識到有必要重新審視自己的招生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