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公民論壇

2020美國總統大選:華裔選民傾向誰?

音頻 14:32
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左)與謀求連任的卸任總統特朗普9月29日舉行首場電視辯論。
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左)與謀求連任的卸任總統特朗普9月29日舉行首場電視辯論。 JIM WATSON, SAUL LOEB / AFP
作者: 瑞迪
37 分鐘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爭奪激烈,選情撲朔迷離,充滿不確定性。這次選舉比以往任何一次選舉都凸顯出美國社會的分裂。而族裔問題,尤其是中國問題都是這次選舉中的重要話題。這些話題對華裔美國人的投票意向是否有影響?民主黨和共和黨是否比往年更重視華裔美國人的選票?我們一起來聽聽美國加州西方文理大學政治系教授季淳先生的觀察。

廣告

亞裔選民多傾向民主黨

法廣:2020總統大選,美國社會非常分裂,兩位候選人的支持者之間立場非常對立。那麼亞裔團體是否也比往年更關心這次選舉?他們在政治傾向是否與往年有什麼不同呢?

季淳:是這樣。我來美國三十多年,這是(我經歷的)第十次總統選舉。的確比往年,甚至比2000年戈爾與布什對陣那一次還要激烈,還要引人注意。亞裔團體也不例外,跟主流社會一樣。因為這次選舉,很多人都講,會影響美國未來四年,甚至更久的整體大方向。對整個人類世界都或多或少的有些影響。所以,亞裔團體比以前更關切(這次選舉)。

至於他們的政治傾向,2016年,四年以前,川普(特朗普 )當選。那次選舉時的一個全國性調查結果顯示,69%的亞裔支持希拉里-克林頓,只有25%支持川普。這次選舉還沒有結束,全國性民調還沒有出來,但有幾項不是太完整的民調,結果基本上清一色支持拜登。甚至有一個亞美裔的政治團體的民調結果是8比1,就是說,每9個人中,有8個人支持民主黨,1個人支持共和黨。這個比例非常懸殊。另外一個9月中公布的比較大型的亞裔民調結果是:54比30。這個結果差距沒有那麼大,但也還是有54%支持拜登,30%支持川普。所以,基本上從2016年到現在,亞裔整體上還是支持民主黨候選人,無論是希拉里,還是拜登,都是非常明顯的。

華裔選民尚有許多人沒有確定支持誰

法廣:川普從上任以來,就把中國作為一個批判的目標。雖然期間他的立場時常也會出現一些反覆,但是越到臨近選舉投票,他的政策好像也越來越強硬。很多措施因為與中國的貿易有關,或者與中國的科技未來有關,因此肯定在一定程度上也影響到在美國的華人的工作和生活。他的這些政策對華裔美國人的政治選擇是否也有一定影響?

季淳:我想一定有。您剛才提到貿易戰,科技戰,包括新冠疫情。川普(特朗普)對中國極不友善,所以,對華人的政治影響當然有 。可是……從民調看不太出來,因為民調沒有那麼細,而且民調是針對亞裔,不是只針對華裔。即使針對華裔,華裔中支持拜登的人也比較多,支持川普比較少。但(民調)問題沒有細到是因為什麼原因,比如是對華政策,還是貿易戰等問題。但我的感覺,我在南加州,南加州華人相當多,在美國,大概就紐約和南加州華人最多,我的感覺是,這些因素對華裔美國人,不管是大陸來的,還是台灣來的,多少有些影響,影響他們更加支持民主黨候選人。

我剛才提到的那份9月中公布的一份全國性的民調注意到,整個亞裔有15個族群,華裔在整個亞裔族群中比較特別的一點是:22%的華裔還沒有決定(支持哪一位候選人)。這一點不像主流社會。主流社會基本上大家都已經確定了,只是去投票還是不投票的問題,基本上已經確定要投哪一位候選人。22%的華人還沒有確定選擇,這個比例蠻高的。這也許多少呼應您剛才所說,很多華裔在加州可能並不像加州主流社會那麼反對川普,加州是非常支持民主黨的,很多人還在觀望,還沒有決定。

法廣:中美關係這四年越來越緊張。在大選背景下,美國朝野兩黨是否有爭取華裔選民支持的努力呢?

季淳:傳統以來,(這種努力)都很少。就一些民調的看法,亞裔團體比不上白人,比不上黑人,我們跟拉丁裔差不多,就是美國主流政黨與族群接觸的程度,我們是遠遠遜於他們對白人或黑人的程度。長久以來一直如此。我15年前寫過一本書,關於亞裔參政主題,那個時候就是這樣。現在最新的民調也是這樣,主流社會對於亞裔還不是特別關切,主要還是因為人數太少,而且很多人沒有註冊投票。很多人沒有公民權,有公民權的人不去註冊,註冊的人不去投票。這當然是長久以來的一個問題。

法廣:美國各地有很多推動華人參政的團體。這些是怎樣的一些團體?他們是否也是共和黨或者民主黨外圍的選舉動員組織?他們是推動一些華人關係的話題,還是本身經常也有傾向,比如支持民主黨或者共和黨的候選人?

季淳:這就涉及到華人和華裔美國人的不同。一般這些都是Non Profit organization,所謂的NPO(非營利組織)。大部分華裔NPO都在紐約或加州,這兩個州本身,尤其是加州,都是非常傾向於民主黨的。但是,即使有這樣的傾向,在美國,成立一個NPO,一個公益組織,規定很嚴謹,網站結尾不是.com,是.org;他們本身也有自律。所以,這些是推動選民參政的團體,基本上平常的作為並沒有很強的政黨傾向,但是到選舉前夕,往往這些組織會決定支持哪一位候選人。就像《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現在就開始表態了,本來媒體應該是中立的,平常他們儘力中立報道,但到最後……。這些組織也是一樣,他們在最後會表態傾向於哪一位。在加州和紐約州,尤其是加州,這些團體大部分傾向於民主黨。 民主黨是否有特別的選舉動員?我覺得還不至於有這樣積極的作為。但亞裔或華裔美人這些年本身是傾向支持民主黨,但這並不是民主黨刻意主導的,而是整個大環境。

法廣:您提到華人或是華裔美國人,這兩者有什麼區別嗎?

季淳:是蠻不一樣的。您剛才提到在社交媒體上看到有川普的鐵粉。這種情況其實在美國亞裔社會比較少。美國亞裔社會,就是asian american community, chinese american community,尤其是比較年輕的一代,他們跟主流社會基本是一致的。要知道,如果分析的話,川普的支持者主要是中西部的、高中教育以下的、比較中低層收入的白人。亞裔不符合這樣的特點。所以亞裔美人大部分是與美國主流社會一致,傾向民主黨,尤其是由於川普反移民等各種各樣的政策。至於華裔,尤其是華僑華人、兩岸移民來的社群中,多少會有一些人因為各種不同因素支持川普。但是華裔美人或亞裔美人整體而言,我們在採訪開始時已經提到, 比例相當高的人支持民主黨的候選人。

法廣:今年5月非洲裔美國人弗洛伊德在警方執法過程中被窒息而死,這在美國各地引發大規模反種族歧視和反警察暴力的運動;同時亞裔群體內有觀點認為一些大學對非洲裔美國學生有優惠錄取條件,使得亞裔學生感覺受到不平等待遇。這些訴求是否也影響亞裔美國人的投票選擇呢?

季淳:美國選舉的時候都會有一些公投提案。主流社會現在有一種傾向,要把二十幾年以前加州曾經通過的一個大學招生不考慮族群因素的公投(這個政策已經執行很多年)廢除,廢除以後會把種族因素重新帶入招生政策考慮,可能就對亞裔不利,這引起華人團體很大反彈,希望不要扭轉回到過去。這種情形對於美國全國總統當選的影響不大,對支持共和黨還是支持民主黨影響不大。這還是比較地方上的公投提案。支持者與反對者中,兩個政黨的人都有,區別不那麼明顯。我相信對於全國選情,這樣的事件,就是招生政策問題,影響不大。但是,對於他們投票的時候,在地方上,哪些州參議員、州眾議員立場如何,可能會對他們支持誰有些影響。但這和您剛才提到的整個美國反種族主義或說族群正義公平的運動,這個不太一樣。美國這次反種族主義運動如火如荼,我相信是自60年代以來最強烈的一次社會運動,也是這次總統選舉中很重要的一個議題。這次總統大選有三到四個重要議題:新冠肺炎、經濟狀況,這兩個議題當然是相關的;第三個應該就是族群問題,第四個可能就是中國因素。所以,在聯邦層面的關切和地方不太一樣。

法廣:隨着投票日期臨近,川普不斷推出針對北京的強硬政策。但美國選民整體而言,是否真正關心中國話題?這些政策對川普的選情是否真有影響?通常情況下,一個國家總統選舉的時候,選民一般更關注的是國內的民生或政治話題……

季淳: 在美國也是一樣。一般也是內政為主,外交其次。而且一般美國大眾,我想每個國家都一樣,對於外交政策並不是很了解,也不是很關切。但這一次相對來講,我感覺中國話題絕對比過去2016或2012的選舉要引起美國整體選民更多的注意。我剛才提到,中國是第三或第四個大選議題,在川普的競選網站上,前三大議題就是經濟、疫情和中國。所以,相對來講,這個話題這次引起廣泛的關切。但這麼多議題放到一起來看,就又回到我們剛才說的,無論是法國,還是美國,一般人很難因為對外政策,影響到他對大局的評估,或投票的傾向。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