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公民論壇

廖天琪:拜登就任後,有望終止並糾正特朗普惡性國際退群造成的惡果

音頻 12:23
拜登近照
拜登近照 © REUTERS - LEAH MILLIS攝影
作者: 流芳
33 分鐘

美國總統大選歷來如火如荼,吸引世人關注。2020年的大選更勝似以往。這場選戰激烈空前,投票率創下紀錄,雙方力量幾度呈現勢均力敵的態勢,牽動着世人心弦。一向不按常規出牌的卸任總統特朗普一如既往,我行我素,在投票的翌日,就信心滿滿地宣布贏得了大選,並要求停止計票。 隨着民主黨候選人拜登的獲勝,特朗普試圖操縱選情,鼓動選民質疑選舉的合法性。

廣告

如今,大選結果已成定局,特朗普將如何退出歷史前台?美國本次大選給了世人怎樣的思考和警示?對此,我們連線到國際筆會和平委員會副主席、“歐洲之聲”社長廖天琪女士。

法廣:首先請就本次美國總統大選談談您的感想。

廖天琪:美國是個超級大國,民主陣營的盟主,美國大選自然是國際政治上的重大事情。像2020年這場大選如此牽動世人神經的,在歷史上也不多見。

從11月3日到現在,已經將近三周過去,初步結果早在11月7日就揭曉,民主黨的拜登勝選,現任執政的共和黨總統川普失敗。時至今日,各州的點票和重複點票,甚至複查都接近尾聲,拜登贏得的票數和選舉人票比原來還高,是306 對232,就如2016年川普贏希拉里的票數一樣。

令人不解,也無法接受的是川普依然糾纏不休,不肯認輸。他聲稱有舞弊現象,卻又拿不出證據,提出的法院控訴,都被駁回。我們看看在這過渡時期,他本應該只執行留守總統的職責,做好交班的工作,特別在此新冠疫情嚴重,美國日日新感染人數高居不下,死亡人數已超過25萬,但是他依然不肯交出有關抗疫的部署計畫和資料。再者他頻頻撤換高級官員,包括國防部長,今日消息傳來,他要不顧盟軍的安危和局勢的兇險,單方面從阿富汗撤軍,甚至還想挑起跟伊朗的軍事衝突。要說一句直白的話,我認為川普在做最後非理性的破壞民主制度、踐踏國際和平的瘋狂舉動。這個人有自戀癖、自大狂,不弄得世界雞飛狗走不罷休。他是民主制度最壞的榜樣,他的行為也暴露了民主制度的弱點。他在落選後的一切行為都為接任的拜登布下了一道道絆腳石,也讓更多美國人無辜死去,讓民主世界盟友們陷入更深的泥潭裡,世界的危機加深了。

目前我還擔心他對中國的一些舉動,會給習政權發動軍事行動的借口,台海的緊張對峙加重了,台灣的安全受到更大的威脅。總之一句話,“送瘟神”川普走人,越快越好,當然12月4日選舉人投票是個關鍵日,明年1月20日新總統就職日也才是真正塵埃落定之日。


法廣:美國的選舉制度已經存在了200多年。如今在高度發達的網絡時代,這種古老的選舉方式凸顯了怎樣的弊端?

廖天琪:由於新冠病毒的影響,許多選民都選擇通信投票的方式,以防被感染,而我們知道通信投票的選民民主黨佔大多數,這就給川普一個借口,選舉尚未開始時,他就嚷嚷道,選舉不公平,會有舞弊現象出現。當然他這麼一嚷嚷,各地地方上的發選票和計票就更加小心翼翼了,所以連共和黨的議員都說,這次大選是歷史上最安全的一次選舉。

不過我們在電視轉播上看到,選舉那天,有些地方選民們排着長龍,有時候竟然要等上幾小時,才輪到投票。這是在落後的第三世界才會出現的景象。您說,這高度發達的網絡時代,如何出現這種畫面?不能用人工智能和大數據來協助嗎?如果採用新科技,不但投票容易,少出錯,連計票都會十分精準而快速的。可見美國在數據化方面是落後於許多國家的。

另外,這選舉人制度,雖然是美國先賢所訂出的,主要是為保障小州的權益,不讓人數多的州佔上風做主導,也要讓小州的民意得到尊重。但是這種各州分別以本周選票多少,來在兩黨中訂出勝負,卻也忽略了很大數量選民的民意,我個人認為此法很不理想。


法廣:拜登勝選,頗令歐洲欣慰。歐洲最大的期待是什麼?跨大西洋夥伴關係能否回到過去?

廖天琪:拜登就任總統職位之後,會把川普的惡性國際退群,所造成的惡果終止並糾正。川普執政不到四年,已經退出超過十個重要的國際組織和協議,其中最為重要的有:2017年退出經濟上能遏制中國的「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改善全球氣候環境的「巴黎協議」、美國欠了很多錢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把難民推給歐洲,美國不奉陪的「全球移民協議」;2018年:退出「伊朗核協議」威脅了歐洲的安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礙了川普的眼、退出了。 2019年:聯合國「武器貿易協定」讓他覺得損害美國人的「持槍權」,也退啦;2020年最大的動作是退出「世界衛生組織」。另外他從德國撤退9千名美軍,轉到波蘭去,現在又如上提到的從阿富汗二話不說撤出2500名美軍,這超過原來4500士兵的一半。他做的退群行為,等於釜底抽薪,直接傷害到盟友的安全,也妨礙國際在氣候問題、反恐問題、跟中俄等集權國家對峙的局勢上,失去平衡,喪失主導權。不僅歐洲國家,連亞洲國家都寄望於拜登上台,重返國際社會,擔負起國際政治、外交、軍事和地緣政治上的重要、甚至主導的角色。大西洋夥伴關係可以逐漸恢復,但是歐洲國家如今也明白,不能再繼續依靠美國的“保護”,必須在環保、安全問題上,有獨立自主的能力。可以說,川普的任性和不負責任,也喚醒了東西方民主國家的警覺意識。歐洲國家近兩年來,介入印太地區聯盟,就可證明,歐盟也逐漸跨出區域性的狹隘思維,面向世界了。

法廣:拜登勝選的消息傳出後,西方國家較快做出反應,紛紛表示祝賀。但是俄羅斯和中國等國卻沒有在第一時間表態。您如何解讀這種做法?


廖天琪:自從柏林牆坍塌,冷戰結束,民主、共產兩個陣營的對峙和軍備競賽不復存在,俄羅斯和中國之間,雖然有裂隙,但是依舊保持着兄弟關係,相互抱團取暖。普京在10月下旬,還暗示俄中有結成軍事聯盟的可能, 只是暫時還無必要。中方也笑臉相迎,外交部說:「中俄友好沒有止境,合作沒有禁區」。這倆獨裁國家,已於2019年6月建立了「新時期的戰略夥伴關係」,雙方定期舉辦聯合軍演,進行戰略和核武技術的合作。那麼拜登勝選,西方國家紛紛第一時間祝賀,是表示他們對川普的不滿和對拜登的期待。普京和習近平同時「失語」,是釋放出一種信號:你們美國民主大選鬧出笑話,看來民主制度也不咋地。我們社會主義兄弟穩坐泰山呢。普京手裡還握着川普的把柄,他不必去巴結拜登,何況這新總統對俄國並不友善。

習近平原希望川普再繼續倒騰4年,把美國弄到萬劫不復,中國就真正可能「崛起」,在國際上跟美國較量了。現今出來一個穩重的老牌政治家拜登,亂局要收場了,習近平並不高興,所以慢吞吞,落在最後才發出賀函,他要表示大國風度,不卑不亢,反正跟美國打交道,不能隨着華盛頓的指揮棒旋轉,必須自己胸中有譜。

法廣:拜登上台後,有否可能推動改善與中國的關係?


廖天琪:表面上拜登會跟中國恢復平和穩定的關係,不再那麼張牙舞爪, 不會在關稅問題和武漢病毒上繼續執意頂牛,然而在地緣政治、商貿和科技競爭上,他可能會蕭規曹隨,繼續抵制抗衡北京。在華為5G的問題上,因涉及國家安全,他大約也不會讓步,只是在言詞和做派上會採取文明的外交手法,不會當面撕破臉。 至於對台灣,他也會十分謹慎,一時不會再有高級官員訪台,也不會再層層加碼,賣昂貴更強的武器給台灣。據台灣中央社的一篇報導裡說,拜登以往多次重申信守台灣關係法,他也反對中國動武。他認為單靠武器數量再多都無法確保台灣安全。他表示,台灣的安全是來自民主的治理模式,台灣應與中國增加經濟、文化與政治的往來。2001年拜登擔任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即到台灣訪問,並與陳水扁總統會面。蔡英文今年連任時,拜登也透過推特表達祝賀。總之,拜登的對中對台政策會比較穩健而有持續性。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