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論壇

旅法學者劉學偉:新冠病毒精準地擊中了西方文化的諸般弱點

音頻 10:05
新冠病毒3D圖
新冠病毒3D圖 via REUTERS - Nanographics.at

一年多前爆發的新冠疫情大流行病至今仍在困擾着許多國家民眾的生活常序。小小的新冠病毒從發現到肆虐全球,僅僅用了幾個月的時間。從亞洲到歐洲乃至美國,各國的醫療體系都在經受着空前的考驗,經濟運作也處於部分停頓狀態。各國政府治理疫情的方式引發了不少非議,民眾的不滿情緒有所增長。

廣告

不過,隨着接種疫苗活動逐漸在各國展開,戰勝病毒似指日可待。回顧過去一年多的經歷,法國政府在管理疫情的方式上是否存有瑕疵?疫情為法國社會帶來了怎樣的影響?對此,旅法學者丶歷史學博士劉學偉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法廣:首先,請您簡單描述一下您看到的現在法國/歐洲乃至世界的疫情狀態。

劉學偉:世界的新冠疫情去年初從中國開始,大致經歷了中國、西歐、美國+南方、歐洲二波反彈和現在的開始全面降溫五個階段。現在相對而言的重災區主要還是在歐美,其中法國在歐洲現在就算是獨領風騷了。具體一點說就是法國的二波疫情的確已經大為下降,第三波並未成型,但在平均日增兩萬甚至更多新確診的高位盤旋的局面,還是迄今無法擺脫。如果局面還有惡化,法國政府可能在重災區擴大局部封禁。 全面封禁,大概率不會發生。

法廣:您如何評判法國當局治理疫情的方式?

劉學偉:法國當局現在治理疫情的方式大體上與西方各國並無不同,就是要求無事不要出門,盡量居家工作,勤洗手,出門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避免群聚,宵禁。如果情況嚴重,則局部乃至全面封城。效果嘛,當然還是有。比如本在擬議中的第三次全面封城至今還可以避免施行,急救病房還有一半左右的餘地,疫苗已經開始大規模施打。政府應當已經有了底氣,認為法國可以堅持到疫苗普遍施打後的群體免疫生效而不至整體局面失去控制。要打分那也就是勉強及格吧。

至於歐美的疫情普遍嚴重,根本原因顯然不在政府的舉措失當。西方富裕國家醫療體系強大,政府組織完善,一般認為真無道理疫情比欠發達國家還嚴重。但是,歐美國家的疫情事實上就是普遍嚴重。無法說是每個西方國家的政府都有一個特朗普在壞事。具體措施當然會有許多失當之處,但整體效果不夠好的原因,真的主要還在國民性,在於歐美國家人民的自由主義生活方式由來已久,習以為常,無法因疫情來襲而迅速改變。西方對比東方是如此,西方內部南北東西的差異也如此,更主要的應由國民性而不是由政府的施政能力來解釋。而政府的施政能力,其實基本上也就是國民整體素質或特質的一個鏡像。只有那種在國情類似,但疫情奇重或奇輕的國家,政府才有明確的罪過或功勞。西方政治文化總是苛責於政府,而習慣於認為尤其是整體的人民總是有理。他們很是難於體認此點。

導致西方國家疫情最嚴重可能還有其它若干原因,但本人相信,病毒精準地擊中了西方文化的諸般弱點是主因。

法廣: 一年多來,法國先後兩次封城,至今還在實施宵禁措施,重創了經濟,許多中小企業名存實亡。法國的經濟會否從此一蹶不振?

劉學偉:整個世界的經濟都受到至少是比2008年金融危機還要深刻的重創,西方尤甚。但西方畢竟發達已久,底蘊深厚,整體狀況,似乎還遠沒有到毀滅性的地步。在政府的海量發錢,大力救助下,西方的、法國的經濟應當還不至於就從此一蹶不振,還是可以復蘇的。至於西方國家整體的長期的經濟發展緩慢,則與疫情無關,那要另行討論。更危險的應當是一些體質虛弱的南方發展中國家。但迄今還沒有聽說哪個國家真的陷入全面經濟崩盤,以致出現人道危機。這也和一般而言南方窮國由於種種原因疫情反倒較輕有關。

法廣:遭遇重創的經濟將為社會帶來負面影響,有觀點甚至認為,嚴重受損的經濟現狀將引發社會動亂。您如何評判此一觀點?

劉學偉:言重了。現在整個世界的疫情已經明顯渡過最高點,疫苗正在大量施打,數月之內,就可以看到明顯效果。大家已經有了指望,大規模的社會動亂,並不可能發生。局部自是難免。比如在法國,雖然有很多人生活陷入困境,但在政府和民間的大力救助下,真正吃不上飯,要挨餓的人,應當還是絕無僅有吧?

法廣:您對疫情在今年內的發展前景有何預測?

劉學偉:疫苗已經開始普遍施打。從唯一施打量已達80%,超過群體免疫門檻的國家以色列的先例看,效果可以指靠。我現在的樂觀預測是,三個月內,就可以在部分先行國家看到明顯效果,六個月內就可以在整個西方看到明顯效果,九個月內就可以在世界的大部分國家看到顯效。到年底,整個世界的疫情應當就進入真正的尾聲。不過由於天冷,也可能出現一定程度的反彈。明年上半年,世界大概就可以基本恢復常態。唯一的變數是病毒變異會不會嚴重到大量逃逸的程度,以及新的疫苗能不能追上疫苗變異的速度。這個只能估計,我認為人類能夠對付變異的幾率應當在80%以上。當然預測將來的事,總是充滿風險。以上整體預估,自己給個置信區間也是80%。

研製疫苗一役,西方科技界領先,東方也沒有輸陣。大家精誠合作,就能全球抗疫成功。

法廣:您如何展望疫情後的世界?

劉學偉:疫情後的世界應當可以較快復蘇。會有很多的後遺症,但應當還不至於到讓整個世界長期癱瘓的地步。人類是一個非常聰明的物種,在預防傳染病方面,還是積累了很多的經驗的。這次疫情雖然百年未遇,但與歷史上的若干次大疫情比如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相比,其實受損程度還是相對有限。與兩個時代不同的總人口數相比,今次疫情的嚴重程度大體還是只相當於當年的五到十分之一的規模。當然現在人類科技發展豈當年可比,疫情的嚴重程度不可低估,但顯然還遠在人類整體不可承受的閾限以下。中世界時,歐洲有好多次大疫,國別人口死亡多次達到20%以上,人類也沒有絕望。現在這番疫情死亡人數還不過總人口的4%%,好像還不必過於恐慌。只有殖民時代美洲土著中有被西方人帶來的瘟疫達到過種族滅絕程度。他們才絕望過。

經過這次疫情,最大的感觸是世界的東方和西方之間疫情嚴重程度的巨大差異。整個東方,可絕對不僅僅限於中國,也不僅限於華夏文化圈,整個東亞,抗疫的整體表現,比起西方好出的程度實在讓人莫名驚詫。確切的整體統計數據我還沒有,大體上,罹病人數與人口之比相差在500倍以上,死亡人數相差也在200倍以上。這樣巨大的差距,已經完全不是一個或幾個特朗普的無能可以解釋的。更全面的反省,應當在疫情真的已經結束以後再來進行。但由於對抗疫情的成效的不同,東方在疫情以後的全面國際地位會有所提升,則是可以預判的。

法廣:新冠疫情繼續威脅民眾健康的背景下,疫苗接種活動已相繼在多國展開。一些國家接種疫苗速度較快,為實現群體免疫,防止病毒擴散帶來希望。走在較前列的國家分別有:以色列,阿聯酋和英國。然而,總體而言,各國民眾對疫苗或多或少表現出的積極性有所欠缺。為推動接種,各國政府不得不採取鼓勵方式或措施,許多內閣政要也做出表率,率先接種疫苗。英國衛生部長日前在呼籲更多人接種疫苗時甚至表示:疫苗是通往自由的道路,我們將一針一針戰勝病毒。

無論如何,戰勝病毒之路並不平坦。發展中國家疫苗接種能力有限,病毒本身的變異潛力等因素均影響着群體免疫的形成。世界衛組織首席科學家曾在一月份對全球的疫情局勢做出預測表示:2021年內人類還無法實現群體免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