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論壇

夏明評拜登執政百日

音頻 13:33
美國總統拜登資料圖片
美國總統拜登資料圖片 © 路透社圖片

4月20日,美國總統拜登上任100天。新總統執政的頭100天往往可顯露總統的執政風格,並為未來四年的執政目標定下基調,從而倍顯重要。的確,拜登上任以來便大刀闊斧地做出了許多重大決策,從美國國內看,新總統上任之初,便推出丶並準備繼續推出頗具天文數字的經濟刺激方案,可謂展開了一場小規模的革命;從國際角度看,拜登在就職當天就簽署政令,宣布美國重返《巴黎協定》,並加緊與世界各地盟國的聯繫,努力謀求與盟友合作丶共同抗衡中國,重新確立美國領先世界的地位。如何評判美國總統拜登執政100天的作為?對此,我們請美國紐約市立大學研究生中心政治學教授夏明先生向我們闡述一下他的看法。

廣告

法廣:首先請談談,您認為,拜登上台頭100天內,做出的哪件事最得美國民眾民心?

夏明:是,我們看到拜登上台確實接管了一個爛攤子,川普總統確實治國丶理政經驗不足,所以留下許多大的問題。拜登做了幾件大事,第一,當然他想穩定經濟丶也想復興經濟;第二,也面對着美國的種族衝突,他想彌合美國的種族的族裔關係,尤其是想針對種族的不公正問題作出許多的努力。另外一個就是美國的國際地位,(美國)如何重新回到世界舞台裡面,承擔世界領袖的角色?這幾個(問題)都是拜登總統非常關心的。

但是我認為他做的最重要的丶讓美國人現在給他的支持度最高的丶也就是美國大概百分之六丶七十的人,基本上對他的工作進行肯定的,就是他圍繞着新冠疫情進行的工作。主要是兩方面:一個就是紓困,當然就跟穩定美國經濟丶復興美國經濟也有關;另外一個就是推廣疫苗。我們看到,現在美國已經有50%以上的成年人接種了疫苗,而且拜登上台時說的100天內丶他的目標是要接種一億支疫苗。但是現在已經達到兩億支了,也就是說,有許多的美國人已經完成了兩劑的注射。所以對美國人來說,尤其是這次抗疫,美國的疫苗的開發還是非常成功的,而在整個推廣疫苗的方面,拜登總統顯然是工作經驗丶組織能力丶對政府的運作丶還有跟地方的各種合作,顯然顯得更成熟。所以我認為,拜登總統圍繞這個疫情所做的工作,是他最高的一個成就,給他得分最多,這是我覺得他最得民心的事情。

法廣:拜登推出龐大的經濟刺激計畫頗具雄心,相關計畫能否順利實施?您如何評判此一振興計畫?

夏明:我們看到,拜登總統無論是圍繞新冠疫情的紓困,紓困也是一個很大的刺激經濟。我們看到他給美國家庭丶每個人(當然是80%的家庭)都拿到了這個救濟款,每一個人是以1400塊錢這樣在發。當然對美國的經濟刺激是很大的,在萬億單位上。現在拜登總統又提出1.9萬億的新的丶針對美國基礎設施的投資計畫。這個投資計畫現在引起了美國很大的反響。美國的國會,儘管是由民主黨控制的下議院(也就是眾院),但民主黨並沒有完全的控制住參議院。(兩黨的比例)是50對50。所以關鍵的時候,還需要副總統丶作為參議院臨時的主席,要她去打破僵局,去投票。現在遇到了共和黨某一些阻止,但是我認為,這個計畫會很得美國的民心。而且即使共和黨人丶選民,很多也在支持這個計畫。所以我認為:共和黨現在的這些議員,他們其實是跟共和黨的選民是有一定的差距的。所以如果拜登總統能夠推行這個計畫,他不僅會贏得民主黨選民的支持,而且也會贏得共和黨選民的支持。這種計畫的推行,對幫助民主黨能夠贏得明年就來的中期選舉丶甚至對他自己的連任都會奠定非常好的基礎。所以我認為,拜登總統是會去推,而且一定會去實施這個計畫,一定要把它作為重頭戲丶成為他執政的一個重要計畫。

這也就是人們說的,拜登總統越來越像羅斯福總統。我們看到小羅斯福總統丶弗蘭克林-羅斯福的新政。我也認為拜登總統現在的做法在推出一個“新新政”。他有沒有可能成功呢?我認為有四個因素決定他的成功機率會很高:第一個,就是拜登總統已經跟奧巴馬總統合作了8年。當時他們想推出(因為當時正好是2008年的金融風暴)丶他們想推出振興美國的丶尤其是基礎設施的這些計畫。但是當時跟共和黨妥協太多,結果沒有完成這些計畫。我認為拜登總統吸取了上次的教訓,他這次,即使共和黨一個都不合作(就像我們看到紓困計畫一樣的)丶一個都不合作,他也會往前走。這一點是推動他成功的第一個關鍵,即他的經驗。第二個,美國國內,因為它的基礎設施現在在老化:橋樑丶公路,美國的企業也認為:這些壓力讓他們在全球競爭丶包括美國的投資的環境也在惡化。所以他們希望美國政府能夠改善美國的基礎結構。

另外你可以看到,這次無論是新冠疫情丶還有氣候變遷,暴露出美國在這種基礎研究丶科研丶文教丶衛生上面,全國的協調能力和投資出現不足。所以我認為,目前這個新冠疫情丶大疫情,還有面對着氣候變遷,其實讓美國人也意識到:我們應該做些集體行動,應該提供這些公共產品。最後,我認為中國的挑戰讓美國意識到:如果美國不再跟中國的競爭中能夠繼續保持領先的話,那麼美國不僅是國內的生活方式丶而且在世界的處境也會受到威脅。因此,美國目前形成了某一種合力,在支持這種大的振興計畫。另外我覺得拜登總統有這麼一個定力,也會推。

法廣:拜登對全球氣候議題深表關注。4月22-23兩日,美國總統主持全球氣候視頻峰會。並邀請中俄兩國領導人參與。這次峰會的意義何在?

夏明:是。你可以看到非常有意思:拜登總統不僅邀請了40來個國家的領導人,也包括聯合國丶歐盟這些國際組織的領導人參與。這是一個非常大的丶非常高層次的這麼一個峰會。當然對拜登總統來說,他認為氣候變遷是全球都應該有共識的。因為不僅是發達國家關心,而且對發展中國家(也很重要),因為窮國在氣候變遷的過程中受的傷害其實是最深的,是第一位受到傷害的。所以這麼一個共同的話題,可以讓全球的領導人來一起討論,能夠加強大家的合作。

在這次峰會前,習近平跟普京與美國的關係都出現了一些緊張。但是他們兩位都出席了這麼一個高峰會議。我覺得這就是一個合作的良好的開端。而且我還注意到:習近平在國家領導人中是第一個發言的。所以你可以看到,這一個大國領導人就這麼個氣候峰會進行合作,不僅僅是針對氣候丶不僅氣候對挽救我們人類的未來丶 制止巨大的災變有意義,而且這些領導人也都講得非常清楚,涉及到我們的生活丶涉及到就業丶涉及到整個的企業向新的方向轉型。因此我認為,這種峰會也有非常實際的經濟價值。另外,我還覺得這種峰會的合作,可能會為下面的丶有更深的領域這種合作做一個比較好的開端。因為畢竟我們現在看到,“氣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另外我們也講到,像防疫,這也是目前很大的挑戰。因為全世界丶尤其像印度丶巴西丶墨西哥都陷入了深度的危機,而且在許多發達的國家也在出現第三波的(疫情)回復。所以我認為,這種氣候的合作也會出現這種影響在防疫上面的合作。我們看到:全球面臨著許多重大的災難。另外一個就是全球的金融風暴,全球的經濟危機。所以我覺得這種高峰平台讓各國領導人能夠加強合作,這種示範效應也是非常有積極價值的。

法廣:在對待中國的立場上,美國總統再次選擇了強硬路線,將中國定位為“最大威脅”,同時與日本等亞洲盟國加緊聯繫,以期共同抗衡中國並加強在印太地區的影響。您如何展望美中關係未來四年的走向?

夏明:是。我總的認為:美中關係未來四年的走向一直會衝突不斷。但是我相信,兩國應該也會管控好衝突,不至於(讓)衝突變成一種地區性的這種熱戰,從而引發全球的這麼一個世界大戰。(中美)兩國和兩國其他的盟國,恐怕也都會刻意地去管控的。

但是,中美關係未來四年,我們一定可以看到,中美的部分的脫鉤已經在出現。部分的脫鉤,尤其在一些重大的領域。在重大的領域裡邊,我們可以看到,尤其是像科研丶科技合作領域丶還有全球生產鏈條的合作。所以我認為,中美會出現部分的脫鉤。另外在文教丶包括科研人員丶研究生這些教育交流方面,也會出現一些冷卻,也會出現一些拖鉤。尤其我們可以看到,中國政府當然一再強調說:希望美國跟中國要“相向而行”。當然,美國也說:希望中國能夠適應歷史發展的潮流。那麼這兩個國家現在面對很大的衝突就在於:他們的價值取向,無論在政治制度上丶還是在自由丶民主、市場經濟的根本的價值觀上丶和制度取向上,其實都是有一點180度的這麼一個不同。所以我認為;如果要“相向而行”,到底是中國想讓美國脫離它的個人主義的丶自由主義的丶民主丶選舉民主和自由主義市場的這麼一個體系,跟中國國家資本主義丶共產黨的寡頭統治丶還有壓制人權丶壓制民族的這種民主的專制體制,跟它相向而行?這顯然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認為,如果中國不進行基本的價值觀的調試,如果中國丶尤其是習近平不停止他的這種倒退丶甚至出現反動,如果這個歷史倒退不停止,如果中國不再回復到一個真正的歷史的主流價值丶也就是說更多地與普世價值接軌的話,那我認為:中美關係會一直出現衝突,而且我相信:這個衝突是一種結構性的,而且是一種長期性的,也就是說,如果中國沒有發生重大的這些價值觀丶政治取向和普世價值的轉變的話,那我認為,這種衝突會持續,不僅是未來的四年,甚至是十年二十年。

現在有許多人發出警號認為:中國政府一定會在2020到2049年之間一定會取下台灣。另外,中國國內的有些官員丶也有學者在外面放風。我認為這種警告本身,其實是中國政府顯示肌肉,而且是中國政府為了國內的需要。因為現在它需要強調它的合法性。所以這種戰爭叫囂,一方面是為他擴充軍備丶增加國防開支,同時強化這種緊張氣氛, 能夠對國內的老百姓在國家的安全的名義下進行壓制丶管控。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從新疆到香港都出現了這種在國家安全的名義下進行的專制的努力,更加的管控。我不認為中國政府能夠取下台灣。中國取下台灣的機會,十年前(曾)有短暫的出現。但是,今天已經完全的消失了。尤其是台灣作為美國印太戰略的紐扣,如果台灣出現戰爭的話,中國如果進攻台灣的話,那麼一定會捲入美國。而日本最近也表示得很清楚,日本跟美國是共同關心台灣的,但是日本並沒有說:台灣受進攻,日本馬上就會保護台灣。但是日本跟美國有一個最根本的戰略合作,即:只要美國參戰,日本一定是會跟美國一起戰鬥的。所以我認為這些根本的因素使得中國進攻台灣的可能性基本上是不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