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論壇

流亡藏人新政府上任 與北京對話希望依然渺茫

音頻 13:11
資料圖片:2020年10月的布達拉宮外觀。
資料圖片:2020年10月的布達拉宮外觀。 REUTERS - THOMAS PETER

2021年,流亡世界各地的藏人經過1月和4月的兩輪投票活動,選出了新一屆藏人行政中央司政,也就是政府總理,和新一屆議會。新當選的司政邊巴-次仁於5月27日正式走馬上任。這是藏傳佛教精神領袖達賴喇嘛2011年正式退出政治生活後的第三次民主選舉。從形式上說,達賴喇嘛推動的政教分離的民主化進程已日趨成熟。但新團隊能否給西藏問題帶來新的轉機?新當選的邊巴-次仁有否可能實現其前任未能實現的突破?來自美國的壓力能否阻止北京插手自成體系的達賴喇嘛轉世傳統?長年研究西藏問題的法國高等研究應用學院研究員、民族學和藏學學者Katia Buffetrille(以下簡寫K.B. )女士對此頗感悲觀。

廣告

事實上,逐漸遠離國際輿論關注的西藏問題始終在原點徘徊。達賴喇嘛特使與北京的對話自2010年以後再也沒有恢復。北京當局既不承認流亡藏人普選產生的行政中央的合法性,也不願與不再擔任任何政治職務的達賴喇嘛繼續對話 。問題是,一方面隨着中央政府加速在少數民族地區推進同化政策,中國境內藏人的處境日漸惡化,另一方面十四世達賴喇嘛年事已高,繼承人問題日益緊迫地提上桌面,他在70年代末提出的在中國框架下高度自治的中間道路主張也始終面對獨立主張的壓力。

法廣:洛桑桑蓋剛剛結束他作為流亡藏人行政中央司政的兩屆任期。這10年也是藏人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正式退出政治生活的十年。在您看來,這十年間,流亡藏人行政中央是否確實得以成為藏人事業的政治代表呢?

K.B. : 這個問題可能更應該由藏人自己來回答。流亡藏人對洛桑桑蓋是否滿意?和所有政治人物一樣,有人支持他,有人反對他。但重要的是,他是第一位由藏人投票,直接選出,並且不需要達賴喇嘛任命的世俗司政,也就是總理。這一點很重要。他的前任桑東仁波切(桑東仁波切5歲時被認定為四世桑東仁波切的轉世靈童-法廣注)雖然也經過直接選舉,但依然需要達賴喇嘛任命。那時,達賴喇嘛是流亡政府最高領導人。

這次選舉中我們還看到參選者大都是非宗教人士。

洛桑桑蓋當然沒有達賴喇嘛那樣的聲望,但作為旁觀者,我認為他還是得以維持了(流亡政府)與一些國家的對話,維持了藏人事業在國際舞台的存在,他也得以進入白宮……他與很多國家的政治人物都保持了一定程度的聯繫,這很重要。儘管這些聯繫的級別可能未必非常高。至於藏人是否都滿意他的執政表現,只要看看社交媒體上的發言就可以了解:很顯然不是所有人都滿意。有人不滿他的執政表現,有人不喜歡他這樣的人,但他也有自己的支持者。

中間道路?流亡藏人中分歧嚴重

法廣:邊巴-次仁競選獲勝可以說也是對達賴喇嘛主張的中間道路的肯定。達賴喇嘛在上個世紀70年代末提出中間道路主張,但藏人事業並沒有因此而取得任何進展。在流亡藏人社團,是否有關於中間道路的討論?如果達賴喇嘛離世,中間道路是否還能繼續?

K.B. : 這個問題涉及很多層面。首先,中間道路是達賴喇嘛提出的主張。洛桑桑蓋在任時維護了這項主張,邊巴-次仁也維護這項主張。的確,到目前為止,這項主張並沒有取得什麼成果,但是暴力行動除了引來追殺,也不會有什麼成果,從2008年的拉薩騷亂中可以清楚地看到這一點。在西藏,藏人大約有600萬到630萬人,而解放軍駐軍人數只略微低於這個數字。可以說,藏人沒有多少選擇。在西藏的藏人沒有多少揭竿而起的條件,尤其是現在的情況下。在流亡藏人中,支持西藏獨立的人與支持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的人之間,分歧非常明顯。問題是,那些反對中間道路的人會被指責為反對達賴喇嘛,也就是說很難公開主張獨立,因為這意味着反對達賴喇嘛。邊巴-次仁非常明確地表示他將繼續中間道路。但的確,這條中間道路沒取得任何成效,因為中國方面不做任何讓步。多年來,達賴喇嘛做出了讓步,但北京當局處於強勢,始終沒有任何響應。達賴喇嘛說堅持中間道路,北京方面會說,這是變相獨立!中國官方立場一直如此。2021年發表的西藏問題白皮書也仍然是這一立場,沒有絲毫改變(2021年5月21日,中國國務院新聞辦發表《西藏和平解放與繁榮發展》白皮書-法廣注)。

重啟對話?期待什麼呢?

法廣:邊巴-次仁在就職講話中表示,他將致力與北京建立溝通。達賴喇嘛特使與北京的對話自2010年起就已經中斷。藏人流亡政府始終沒有能與北京重新建立聯繫。在您看來,邊巴-次仁是否可能取得他的前任沒有取得的進展呢?

K.B. : “流亡藏人與北京過去曾有過9輪對話。在這9輪對話中,達賴喇嘛特使與中國統戰部的會談從未取得任何成果,只是讓中國政府可以說:我們努力了 ……重啟談判,卻沒有任何成果,我看不出那有什麼意義。西藏目前的形勢引人憂慮。邊巴-次仁表示他不僅關注流亡藏人事務,也關注西藏藏人面對的處境。但我看不出中國政府會讓藏人流亡政府總理插手西藏藏人事務。我不喜歡預言未來,但從新疆維吾爾人問題目前引起的廣泛關注以及不少國家政府做出的反應,而中國政府無動於衷的情況來看,我看不出中國政府會在藏人問題上有所行動。而且能期待中國政府做什麼呢?放鬆監控?不要搶奪藏人的土地?要知道,藏人的土地被剝奪通常要麼是因為那裡有礦產,要麼是因為有基建項目,但所有這些都不會改變;要求保護藏語?當局不斷推動同化政策,我很懷疑流亡藏人政府能阻止北京的這項政策……也就是說,我不相信藏人流亡政府能從對話中爭得什麼成果。要能爭得成果,必然是可以給北京帶來某種利益的成果。只要中國政府依然如此強勢,一切就只能來自北京的意願。”

法廣:藏人流亡政府確實始終難以與北京建立起對話渠道。那有沒有可能在政治對話之外,雙方在宗教領域找到某種妥協呢?多年來一直有一種假設,也就是達賴喇嘛前往中國內地的佛教聖地五台山訪問……

K.B. : “達賴喇嘛很多年前就已經提出想去五台山訪問。邊巴-次仁就職後的演說中也承諾將盡一切努力促成此行。但我個人認為北京允許達賴喇嘛去五台山訪問的可能性不大,除非是北京當局可以從中獲得某種利益,並確信達賴喇嘛的五台山之行不會給北京帶來什麼麻煩。 但要知道,在2006年,只是因為有傳言說達賴喇嘛可能前往塔爾寺(青海境內),就有大批大批的藏人湧向那裡! 如果達賴喇嘛去五台山,當局需要能夠控制局面,因為可能所有藏人都會湧向五台山! 有在西藏的藏人,還有其它藏區的藏人!所以,我個人不認為北京會鬆口。除非是北京認為達賴喇嘛在政治上影響力受到削弱,不會帶來任何問題。但我非常懷疑會是這種情形。而且,最新發表的西藏問題白皮書中,官方對達賴喇嘛使用的言辭仍然十分具有攻擊性,而且再次強調達賴喇嘛繼承人將由中國政府選擇(2007年中國頒布了《藏傳佛教活佛轉世管理辦法》-法廣注)。”

一個不為藏人接受的班禪喇嘛指定未來達賴喇嘛?

“我覺得,關鍵問題是達賴喇嘛自己至今沒有明確他在轉世問題上的想法。不少相關信息自相矛盾:他曾半玩笑地說,他會轉世為一名女性;他也說過,達賴喇嘛轉世傳統可能就此停止;最近他又說他會非常長壽,能活到110歲,等等。我覺得他始終不肯明說他是否遵循傳統轉世,帶來的問題很大。他此前多次提到如果轉世,那隻是為了完成他未竟的事業,那就是說他會在中國之外轉世……總之,我真覺得他明確表態非常重要。但到目前為止他都沒有這樣做。”

“無論怎樣,將來都會有一位中國政府指定的達賴喇嘛。他會像此前中國指定的十一世班禪喇嘛一樣,完全不被藏人所承認,只為中國政府服務。2016年我去西藏自治區,只在班禪喇嘛駐錫的紮什倫布寺里看到過一副這位班禪喇嘛的肖像。在其它寺院,我從沒看到過他的畫像,四處懸掛的仍然是十世班禪喇嘛的畫像。將來可能是同樣情況:一個由中國的班禪喇嘛認可的人,成為中國的達賴喇嘛。這是肯定的。(也就說,將來可能有一位,或兩位達賴喇嘛)”

法廣:的確,達賴喇嘛是否和如何轉世問題已經十分迫切。美國方面已經多次敦促中國不要插手相關事務,但中國政府的立場也十分堅決。您認為中美雙方在這個問題上各自有多少迴旋餘地?

K.B. :“這的確是目前需要面對的諸多問題之一。美國國會的這些法案是在洛桑桑蓋在任時通過的,也算是洛桑桑蓋任期的政績之一吧。確實,美國方面公開表態,反對中國插手達賴喇嘛轉世問題,但我個人認為,假如中國政府這樣做了,美國也不會因為達賴喇嘛而與中國開戰。美國可能會說相關的中國官員不再能進入美國,那這些人就不去美國就是了。總之,我不太樂觀。我也許會判斷失誤,這些都是在預測未來。而在此之前還可能發生很多事情。如果以目前我們所掌握的資訊來看,只要看看白俄羅斯最近的表現就會明白,西方的干預能力有限。美國或其它國家能否做到讓中國徹底改弦更張?我很懷疑。”

 

Katia Buffetrille著有《L’âge d’or du Tibet》(西藏的黃金時代)一書。該書2019年由 Les Belles Lettres出版社出版。Katia Buffetrille近日也在法國國際關係與戰略研究院( IRIS)最新一期“聚焦亞洲”欄目發表文章: “西藏-被遺忘的國度?”,呼籲國際輿論在關注新疆維吾爾人問題、香港問題之際,不要忘記同樣在高壓政策下生活的藏人。

值得指出的是,作為藏傳佛教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在藏人中享有的崇高威望一直是北京當局在西藏問題上面對的難點。Katia Buffetrille女士在訪談中提到的2006年大批信眾因聽信達賴喇嘛可能到來的傳言而蜂擁湧向塔爾寺的事件就是一個很好的證明。北京當局或許期待十四世達賴喇嘛圓寂之後,可以更好的操縱藏人事務,但達賴喇嘛過世後,藏人中的獨立主張是否會因此贏得更多支持者還是未知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