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論壇

廖天琪:G7與北約峰會均提到“台海安全”,凸顯國際政治新動態

音頻 13:26
台海兩岸 
台海兩岸  © 網絡照片

美國總統拜登結束了為期(近)一周的歐洲訪問行程,這是拜登當選後首次外訪。在歐洲期間,美國總統先後出席了七國集團峰會、北約峰會、美俄峰會、會晤了多國首腦並舉行了密集的會談。拜登此行突出了美國與歐洲盟友的密切同盟關係,成功地營造了“美國回歸”的氣氛,高調敦促西方形成共同陣線挑戰中國。

廣告

兩個峰會結束後發表的公報中,均對中國議題格外關注,分別首次提到台海問題、新疆、香港等諸多敏感話題,並首次將中國定義為“安全領域的系統性挑戰”。如何評判拜登本次歐洲行?對此,國際和平委員會副主席、歐洲之聲理事會主席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採訪。

法廣:拜登歐洲行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尋求與歐洲結成統一陣線共同抗衡中國。這一願望是否在一定程度上得以實現?

廖天琪:您在一開頭就已經畫龍點睛地提到了美歐之間由於拜登總統的破冰之旅,已經形成了民主的統一陣線。我說破冰,是指前任川普總統在四年任期間,退出原來的結盟和條約,跟歐洲盟友結下樑子,歐洲盟國都心涼了。拜登宣布“美國回來了”,受到了預期的歡迎。由於習近平政府自恃經濟上的強勢,近年來越來越囂張狂妄,不但不遵守國際的商業、政治的遊戲規則,而且行事急功近利,大家都看到中國「戰狼外交」的嘴臉,它跟美國進行的貿易戰,對澳洲的商貿制裁,對歐盟議員和機構的制裁;南海島礁爭端它的蠻橫霸道、一帶一路的狡詐漁利做法。另一方面,對內則加大力度打壓少數民族、遏止公民社會發展、對香港強凌施暴、對台灣軍事威脅。新冠病毒爆發它對世界推諉責任,對內則用鐵腕手段控制病毒,也用同樣手段壓制住異聲異音。國內用禦用的高級五毛如金燦榮、張維為之類給人民洗腦,對外用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對國際社會進行宣傳。凡此種種引起了國際社會的警惕、反感 人們感到這個缺乏透明度,又經常散布虛假信息的「超級大國」已經構成對自己的威脅。說它是「超級大國」,因為14億人口眾多、地大物博、集權國有制使得全國財富集中在政府,也就是掌權的共產黨手裡,人們認識到如果再不聯合面對這樣的巨大對手,就將被各個擊破而受制於它。

當然歐洲和美國各自本身的條件和利益並不相同,不可能在許多細節上都達成一致,歐盟又是27國 集團,任何統一的共識和行動都處處被牽制,但是中國是歐美共同的“系統性對手”、不同理念和價值觀的競爭者,這種共識已經達成,這就是統一陣線的基礎。最為難得的是不論在七國峰會還是北約峰會,裡面都提到「台海的安全問題」,這是幾十年來在歐洲都沒有直接碰過的議題,這次能在美國的極力推動下,在公報中高調提出,非常亮眼,顯示出國際政治的新動態。

法廣:美俄舉行了首次首腦會談,從當前地緣政治角度看,美國“聯俄制華”的夢想有可能成為現實嗎?

廖天琪:美俄兩國關係近期以來降到少見的低溫程度,雙方在今年年初都召回了本國大使,至今沒有恢復,美國驅逐了數十名俄羅斯外交官,關閉了兩個俄國駐美領事館。由於俄國並吞了烏克蘭的克里米亞、並且嫌涉干預了美國的選舉;來自俄國的黑客攻擊美國的個人和機構的設施;兩名美國海軍陸戰隊隊員被指控為間諜,還關在俄羅斯監獄。還有就是反對派異議人士納瓦尼被投毒,如今被關在獄中,健康情況堪憂等等,因此從2018年以來雙方國家首腦都沒有會過面。前不久拜登在接受採訪時,記者下套,他說了普京是“殺手Killer ”,這每一件都是極為不愉快而棘手的議題。這次會面地點選在日內瓦,普京應拜登之邀前去,這是正式的二國首腦會議,應該說很給俄國面子,這多少緩和了彼此的緊張局面。

拜登普京談了4個小時,涉及的議題廣泛從上述的那幾個問題到伊朗、敘利亞、利比亞、阿富汗區域的衝突到核軍備控制等問題都有涉及。

至於拜登是否想“聯俄制華”,我想這個提法在中國的媒體里被提出得較多。我們知道拜登對俄國是缺乏信任感的,美國對德俄的“北溪二號”油管放棄了反對態度,更多的是對德方釋放善意,因為德國在歐盟的地位是非常重要的。俄羅斯和中國兩個已經“變性”的半吊子社會主義兄弟國從地緣政治上看是緊鄰,從意識形態上來說,也是連體嬰,彼此依附,從經貿上看,能源石油的貿易數量極大,不是美國可以輕易插足的。不過北京和普京還是都各自打著自己的算盤,只是當下民主國家對這難兄難弟都有相當抵觸的情緒和行動,他倆只好抱團取暖,相互打氣。

“聯俄制華”的可能性非常渺茫,只有那個蠢貨商人總統川普才打過這個算盤,派老基辛格到莫斯科去摸底說項,無功而返。拜登夠聰明,知道至少目前這是做不到的。

法廣:七國集團與北約針對北京發出的警告,似乎並沒有產生效應:6月15日,中國派出28架軍機進入台灣西南空域,這是中國軍機單日繞台數量最高的一次行動。您從中解讀到了什麼?

廖天琪:習近平政府近年來覺得羽翼已豐,已經放棄了鄧小平的“韜光養晦”策略,他近期的所作所為都是“兵來將擋”、“睚眥必報”。他對台灣這兩年發表的元旦獻詞里,雖說不放棄武力,其實着墨甚少,並未有直接要動武的架勢。但是只要其它國家,連小小的捷克對台親善,他就要拉下臉了,尤其是美國的任何護台的舉動,中共都立即反應。這次拜登訪歐,造成了一股抗中風潮,7G峰會和北約峰會發表的聲明中,指出新疆、西藏、香港的違反人權狀況,並強調台灣海峽的和平穩定至關重要。北約的峰會的30個成員國甚至把中國定為“系統性挑戰”,督促中國遵守國際承諾,遵守在太空、網絡和海上等領域的國際準則。這就牽動了習近平的神經,務必要秀秀肌肉給民主國家看,北京一邊發出抗議的聲明,指出這些都是“中國內政”,一邊就發動了一次軍事表演,派出28架軍機進入台灣領空,其中還有可攜帶核彈頭的轟炸機,這是目前為止最強的一次示威。習近平政府的行為模式我們都很清楚,他們自己定義的“內政”問題,外國一經觸及,他就反應強烈,變本加厲地,幾乎不顧代價地進行報復。世界各國必須認清這一點,採取任何哪怕只是口頭的聲明或譴責,都要預期到後果,做好應對的準備。這次中共軍機一出動,美國就派出里根號航空母艦到南中國海去,這就是應對之策。

只可惜,好好的民主台灣竟被當成皮球,夾在民主和極權勢力對峙間,被踢來踢去,但願不會擦槍走火。

法廣:從全球角度看,美國重返多邊主義意味着什麼?

廖天琪:川普的“美國優先”,弄得民主陣營離心離德,拜登重返多邊主義又重新凝聚了人心和人力。七國峰會上,各國達成協議將推出一項 B3W——重建更好世界(Build back better world)方案,這是一個全球基建大項目,可以說是直接跟中國“一帶一路”對抗的計畫。七國集團的領導人已經下定決心要通過這樣的計畫來抵擋中國那種表面幫助貧困國家基建,卻讓它們深陷債務,不得不出讓港口、鐵路給中國的做法而淪為其經濟殖民地。

這項新的倡議打算融資數千億美元來投資,並且強調透明可持續的投資,在環境、氣候保護以及勞工權益方面,做到公平合理的標準。我們知道中國的“一帶一路”到目前已經投入3.7萬億美元的資金,這個天文數字,美國能帶領世界各國籌集到嗎?而且這樣由眾多國家參與的大計畫,不說籌資困難,以後實施起來也非常不易。民主國家有自由選舉,政府首腦經常換,弄不好再來個川普類的大國領袖,那造成的傷害是無可預期的。

無論如何,美國依然是自由世界的領航者,美國的元首必須是眼光胸襟都寬闊的政治家,才能勝任這樣的角色。拜登這次訪歐就是多邊主義最好的詮釋,跟共同理念、共同價值觀的國家結盟,來化解區域性的矛盾和分歧,連對俄羅斯、土耳其這樣半專制的國家元首,他都能坐下來談,這是伸出橄欖枝的大國元首的氣度,畢竟這個世界需要更多的談判、妥協,盡量避免用武力、暴力、脅迫來解決問題才是正道。